寫文躁鬱

0117


最近幾天的MODE都無法調成想寫土子的狀態,
因為被淺草的觸手銀土生火,MODE一直停在「想寫銀土H」「不然寫DMMD好吃的紅雀好了」「至少寫一下日本行計畫路線」


總覺得好像不把什麼「打出來」就會一直無法發洩啊(各種意味
為什麼土子這麼困擾我(苦笑)
好想寫H、很濕很濕的H
可是根本不是用來放本的東西不該寫啊orz



覺得很煩躁。
畫圖的至少可以娛樂自己,我偏偏又是個圖像人。
如果文字不能用來滿足自己我上哪裡去找成就感啊

當然我也還記得自己的手(圖)跟不上自己的腦時候的那種暴烈無力趕
記得好清楚啊哈哈哈擦過時幾次就是抓不對表情、畫不對動作、怎麼找參考資料都是撞牆的感覺

到底為什麼我一開始會畫畫呢?

因為當時我是班上畫得最好的,只是這樣
這種、必須說、優越感,在成績還有任何其他東西都沒有辦法給我成就感的時候,只有畫圖可以

因為我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會,我渴望成就感,也明白只有自己才能生得出來。
只是我生得太慢了,自耕總會餓死

塔羅禁止我明天下午請假/ v\ (中午請)第一張死神正、(下午三點請)第二張節制反
當然我也知道我工作堆積如山,只是心情上真的...唉

每天晚上都在期待奇蹟、每天睡前也都不記得自己做了什麼有效益的事情、這真的很糟糕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