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土吧活動文,才剛寫完就拿來存檔吧(炸)

本月是土方月!(握)


視界從意識落定之後開始定型:顏色、形體......還有自己的存在。

"睜眼"的動作感覺不似肌肉的運作,而是運用意念展現。
放眼望去是無際的黑暗蔓延了上下左右,腳下無實地的浮游感本該勾起警戒,已經有過類似經驗的土方十四郎沒有驚慌。


看來又跌到了名為潛意識的空間,沒追究成因、思索起上回的運作方式,土方由踏出第一步開始試驗。
「美奶滋美奶滋美奶滋....笨自然捲」喃喃唸著、邊走邊想召喚熟悉的物品來穩定自己,但此回,毫無動靜。

就算是RPG也會給予指示先打什麼怪物、先去誰家收集道具的啊!
我的潛意識你給我振作點!!!

如同泡泡被戳破,空氣突然開始流動,將周遭的黑暗層層推開,另一項線索加入:水聲,聽起來水勢還蠻湍急,宛如瀑布就在不遠處,印象裡沒有到過這類地方。
光源隨自己的意思推進、點亮,逐步擴展能見度,土方發現自己走在河堤邊,斜坡上的青草隨不應存在的風搖曳,一片平和。
應不甚寬廣的河面沒有霧氣籠罩,卻是連五米以外的能見度都沒有,即便嘗試令光源飄過去,徒勞無功。


聽說只要看到不是現實也不是夢境的河流通通不是好事,或許、這裡不是自己以為的潛意識空間。
土方首次低頭審視自己:四肢健全,一絲不苟的真選組制服、還有腰上的刀,都是"正常"的配備,要說真在哪裡死於非命多少會反映出來吧?
所以說這裡到底是哪裡?!


土方想得發悶,可以名為"痛"的感覺從胸口炙燒出來,身體瞬間熱得像是置身熱帶,他只得以手緊緊按住,努力排除「跳下河裡會很涼快」的想法。


「嘻嘻」


也就是在這時,土方聽到另一人的笑聲。



那種聽來像是女孩子掩著嘴輕笑的方式,土方竟覺有一絲熟悉。


抬頭,前方不遠一個人影浮現。
褐長髮女孩身著薄桃色和服,其上白山茶花盛開得栩栩如生,一瞬令人誤以為會聞到茶花香氣。


是沖田三葉,以記憶中最美的姿態出現,面對自己、微笑。



原來如此。
自己的路不知何時走到盡頭,到了這個最後一程了?


意外地、也許因為先看見三葉的關係,土方覺得很輕鬆,原本還認為難受的躁熱瞬間都像是騙人一般地消失了。
畢竟比起以往曾經設想過的"跟在自己刀下枉死過的冤魂糾纏到最後"之慘狀,現在的境遇已是不可多求了。

土方定了心,朝三葉走過去。


「不用那麼視死如歸,十四郎的時辰還沒到唷~」


『耶?』
才剛做好的覺悟被三葉的話輕巧地推翻了大半,土方一時困窘地僵在原地,看得三葉是笑個不停。

「別擔心~這段時間我會當十四郎的導遊。」
三葉的笑不知為何看來不懷好意。
「話說十四郎,你知道女方過三途川的時候,會由首次交歡的男人引導過去的事情嗎?」



『嗯?啊...耶?那、呃?』

因為土方很清楚地知道自己並沒有跟三葉.....那麼難道對象是他自己?!
啊不不自己也是男人啊何況那個笨自然捲(剛剛企圖召喚過了)不在...咳、不對!!想那麼多做什麼!

土方就這樣臉燒紅了起來的手足無措,眼前的三葉則很沒良心地大笑,
「唔呼呼~~這麼可愛的十四郎被我獨佔了真是不好意思哪~~」

 


與故友相見,理應有許多話題能談。
面對以往的自己最嚮往的時刻,卻是心煩意亂得想不起怎麼抵達這裡,就算要給予訊息也沒自信拿得出正確的情報,更不是一句「最近好嗎?」的單純問候能開場。

「不用太煩惱要告訴我什麼......我知道小總、近藤先生他們都很好,這就夠了。
 倒是、十四郎記得怎麼到這裡的嗎?」
刻意忽略正兀自煩惱的土方,三葉特意繞著他走了一圈、細細打量,
「即便到了這裡仍全副武裝,十四郎在那邊過得很辛苦?」

『不、不辛苦,』
土方搖頭得很確實,儘管在記憶斷層之前是全然空白。
不知為何,有股力量告訴自己不要回想。
『我過得很好。』

眨著的酒色瞳仁似在審視土方那句話的真實性,帶著櫻色的唇一抿,
「本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停在這裡,剛到時覺得景色四季如春還不錯,但久了知道這是不對的。
  直到看到十四郎,我的時間才終於有流動的感覺:風開始吹了、我也聽得到水聲。
  既然十四郎的時辰還沒到,說不定是我的任性把十四郎拉來了。」


『不、在這裡有你,很好!』
一時呼吸緊促了起來,想急切地表達意思,卻將話語切成好幾段、削弱了說服力。
土方甚至伸手握住三葉的手,深怕又再失去她。


三葉執起兩人相握的手,搖了搖,
「我早就是該走的人,感謝十四郎來這趟,我沒有遺憾了。
  但十四郎不一樣,你還有該回去的地方。」


『我也、沒有遺憾!
  那邊......沒有我,也沒問題的。』
適才抗拒回想的力量增強,讓土方吐出了這些句子,雖非違心之論,聽來像極了逞強之語。


三葉沈默了會兒,姣好的臉上是對倔強起來的土方一絲無奈的寵溺表情,
「好吧!
  那我帶你去看看,沒有你的那個世界是怎樣。」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