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4

 

寫作年齡)
自知是一個很重要的要素(思)

我自訂的寫作開始時間是慘痛的17歲(慘痛是因為我當時以我再也無法在畫畫上進度只有退步所以告訴自己放下畫筆,改用文字來表達我所看見的畫面),當然在那之前我已經寫了很多年的夢日記(有做才寫)還有各種動漫電影REPO,充當練習。

寫作時我習慣先把人物都做好設定,然後我會發現:這些傢伙年紀都比我大(廢話)

「啊、那我怎麼知道那個歲數的人在想什麼?」
這是個早期我常常需要解決的問題

自己在大學以前過的是相對非常封閉的生活(家人控管嚴,幾乎沒有跟同班同學以外,甚至同學的交流),現在想想我會在每一個外出機會嘗試跟陌生人講話、甚至明明沒啥錢還會出錢幫別人買週邊這種舉動,應該就是出於這種交流的渴望吧(歪頭

我的觀察範本變成完全從影視類著手,因為我身邊根本沒有任何範本可以看,唯二天天看得到的我不想採用(O)
從POTO(Y版限定)衍生寫到Schwarz,我還記得很清楚那時候我的不安。

我當然沒有想過「以後」的事情,但我依舊把人物設定到「我未來應該會看得見的路」上
但是我依然自覺無法掌握好,走往「商」路的Brad該會怎麼想事情。

當時對我來說Schuldip是一個相對好掌握的角色,他就是個玩心很強的年輕人,我可以理解他的動機跟行為,但我並不大確定他懂得「愛」
因為我也不懂

同一時間基於對大哥大姊型的憧憬(還有Trigun中Midvalley & Dominique的熱愛),我另外創了Ellurek & Helga,這個在當時比Clofford & Schuldip年紀再大上一輪的角色

他們還不到「父母」的年紀,但在我的定位中一直都是「父母」,是導師、必要時會干涉,但大部分時間他們都只是是旁觀者。
但我也自知,這是我對這樣的角色的「希望」,不見得是「這個年齡的人會做的事情」。

譬如說角色「很穩重」這樣的特質,是要經歷什麼事件才能表達出來,用什麼手法襯托出來,以及「這樣的舉動是否符合年紀」這些考量,大概是我寫作的這時期常常在思考的地方



在進入Homage寫作時期,我寫的人的年齡也繼續往上調了(索格26、克魯34,這是以故事行進最久的時間來論)

到這時候我在乎的已經不是人物年齡跟我的差距,而專注於「我要這個年齡的他們達成什麼任務」。我希望索格年輕早熟年長返童(喂喂)克魯年輕遲鈍年長頑固於是就寫下去了(毆飛)

也許因為架構了半個世界觀,在這樣不需要特別求證的情況下(比對Schwarz的現實世界),我對人物的刻畫(以及他的過往歷程)反而變得不是很重視,「這個人到底要經歷什麼才會變成這樣」的這份考量,在我「先把故事說完啦!」的原則之下就被擱置一旁

於是這點變成現在我認為Homage最需要補足的地方(還有新角色跟經濟架構以及對於戰爭的體驗)




寫到MABI的主線故事,因為角色本身就已經很完整的關係,我寫作態度變成「這角色這樣最萌最帥啦我不管了!」這種「寫爽的」(毆飛)
角色年齡在這個階段已經完全不會困擾我了(喂喂)

最多會因為考量角色的生理需求而想到年齡,
「啊、15歲和19歲這時正血氣方剛精蟲衝腦、兩三次綽綽有餘啦!間隔也短就這樣上吧!」

喔、我向來不管什麼法定年齡18以下不能碰的,我寫的世界都沒在管這個的(奇幻)

寫小L時期,年齡也不是重要的。

小L給我的感覺是擺盪於孩童和極端成熟的成人之間。
他對事物的判定、對於錯誤的承認負責,還有面對巨變的內斂,都是超越我對他這個年記得人的期望,然而他面對喜愛甜食時的各種可愛小舉動一次也不曾激起我「那不符合你的年紀」的吐嘈。

當然L是特殊的,是就算說「媽,這世界毀滅好了」,我也會欣然說出「好啊~你做什麼媽都同意」

寫銀土時,是少見的「寫同齡」到我終於超越他們(笑)
因為是主角等級,各項設定就算初期不完備,空知老師也會慢慢補完,在寫作期間我幾乎沒有想過年齡方面的問題甚至連考量生理需求時都沒有反正就上就是了。

所以我家銀土是我家孩子中生理最健康的存在


因為已經跨越了一定年紀,雖然我不敢說我比17歲時的我實質(而非身體)成熟多少,對於角色「這年紀應該做什麼事情」的要求,會逐漸轉換成「這角色要經歷什麼以致於會在這個年紀做出什麼、想什麼」,說起來其實也就是把數字轉換成實質,這點並沒有什麼了不起。

就像是以前會拘泥於「這角色人設IQ有180!」,現在只想著「要讓他在這個事件中表現出異於常人的聰明舉動,不然就枉費他IQ180了」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