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

給他一張面具,他便會跟你說真話

 

以下嚴肅。

今年內我應該沒有取消追蹤的人(河道上),不過這倒不見得是因為我河道上都是我贊同看法的人

我只是嘗試去用另一種方式去看待
「啊、如果反過來,我也曾經是那樣」

於是接受了。
忍耐得住了。

我還記得我曾經從自豪完全不會罵髒話的人,有一段時間變成出口成髒的人
我會自豪是因為我有個習慣用TMD作為語尾助詞的家人,而我每日耳濡目染居然沒學起來

我也記得在那段黑暗的時間,深深覺得老天沒眼、怎麼可能會容忍這種沒天良的事情發生的強烈憎恨,就算每天罵髒話根本完全不足發洩這種氣憤
簡直是巴不得自己抄把槍去伸張正義

覺得被一直相信的這個世界、所謂的真理、所謂的公平給背叛了

如果不是經歷過那段時間(還有很多事情)我想我沒辦法像是現在這樣平靜,或者是、氣定神閒地在那些我覺得不必要看的噗上消音。

我會覺得另一種聲音是必要的,那是提醒盲點的存在。
也因為這樣我願意去容忍那些情緒性語句帶來的不舒服感

「因為除了立場,我們在做的事情都是一樣的」

不管結果如何,我會致力於不讓那些不堪入目的文字繼續分化我的生活,至少不要在我的河道上。

這一年來念經的時候,我有時候會加上,請幫忙消除這個社會因為動盪不安、因為政治和很多事情所造出來的口業、共業。
那怕是一點點也好。
也期許自己能夠對那些過激的言論更寬大看待,能跨越過那些情緒性辱罵去看看真正重要的事情

看看我河道上最激烈發言的言論,然後在看看我身邊最激烈發言的人說的話,撇開講的立場,其實真的是一模一樣。
甚至表達方式也差不多(言詞上則會因發言人程度不同而有所差異),態度更是完全一致

「你們都是壞蛋、你們都沒腦袋才講這種話」

然而,真是如此嗎?
我看著說這些話的人、雙邊的人,想笑但是笑不出來。

「不需要溝通,他們就是這樣(壞)的人!」
這是雙邊在最偏激狀況講話時給我的同樣訊息。

或者「我今天不講贏你我絕對不罷休」

嗯、還是別溝通了,你們根本沒有基礎啊w
這世界上就是有不需要講話的例子啊
這世界上存在著不管怎樣都不會改變立場的情況啊

而、最應該感嘆的是,不管今天東風吹到西風,或者反向,情況還是不會改變,因為人是一樣的。

我只希望,能用更寬大角度去看待身邊的極端的人,可以更多。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