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放黑水

不希望放到明年去啊~~

1025

等我念經完來發黑水! (不要講得這麼歡樂!!

 



我花了好一陣子才想起來我原本要發的黑水是什麼(爆)
←跟這有關(給自己筆記)

不講出來我會三不五時想要講XD

混著好幾種東西一起講好了(BGM:腹話)

那天在公車(?)還是捷運上,我突然有感而發,「抱歉,看來是我沒有訓練好你們」

啊、我想起來了,是公車,沒錯。

那個帶著小孫子的老先生,非常有耐性地面對小孫子的「為什麼」連發,好強大的精神力。
不過,我想更應該讚賞的是,老先生非常明顯跟著想答案的思考。

其他人怎樣長大的我不清楚,我很清楚我成長過程到底花了多少時間在跟自己對話、做多少沙盤推演(因為我生長在一個隨時要為自己辯護到底、一直被找碴的環境),這類的思考量有些時候讓我覺得很累

何況內部反省的確不容易有所突破(我又不是一個很容易頓悟的人XD) 我可以理解一般人不想做這種事情的理由

我記得上面說我小時候很乖(=長大不乖)很安靜,很滿足於自己的世界(長大以後很不乖)

所以他們其實並沒有經歷很多我用「為什麼」轟炸他們的時期(然後我突然有點想推測,當初父上非常執著於買「千萬個為什麼」系列丟給我叫我看,是不是想說「不要問」的意思之一www)

聽著那小孫子其實不算天馬行空的層層詢問「為什麼」,那幾乎像是抽絲剝繭的行為時,我自己也會為了要找答案而去思考「為什麼我會記得是這樣?」「為什麼我不曾質疑過這樣的答案?」

「為什麼我要相信別人告訴我的這個答案?」

然後我給了自己一個答案:因為這樣比較省事(姑且不論正確不正確)

被告知、不去思考「為什麼」,某種程度的有效率

我的「不發問」,是被教導的。
我很清楚地記得大人們劈頭一句「問那麼多幹嘛?找打找罵啊?」

如果我能夠再勇敢(=白目)一點,用這種「為什麼?」的方式去訓練上面,上面也許會真的開始「思考」。

畢竟那不是他們的被教育方式

身為非權力擁有者,時常會覺得為什麼擁有權力的人腦袋都很詭異。
我想,是因為權力讓他們不需要思考

 


「這小鬼好煩,用權力讓他閉嘴」

坦白說,在那公車上的時候,我也想過這點

很可怕,還好我限制自己不要擁有這樣的權力。
還好我不會有小孩。

再來回到我說←的事情

我承認我是一個不及格的文組生,然後我腦袋就是不理科XDDD

其實我從小就發現自己會把東西看反(上下或左右),譬如說我也會腦袋跟嘴巴都是「啊、左邊」身體往右邊走這種現象。
換做語言和知識的狀態具體來說就是我很容易張冠李戴,我永遠記不起來哪些名言是誰說的,頂多能模糊地記得「有過這麼一句話」

記憶力不好是從小就有的問題ww

加上被要求忘記很多事情還有一些我自己想要忘記的事情,就是我應該會把求學時弄到的知識短時間內全部忘記(爆)

這應該就是為什麼我寫出來的東西通常沒有深度的原因(本身不閱讀+就算念了也照樣忘記ww)

大概因為本能上知道這部分的自己沒救了,就只能朝著另外一種也許比較有救的層面發展:故事邏輯和架構,這後來也成為我寫故事的重心。

比起「這故事要怎樣發人深省」,我比較傾向於「我把這個故事說好、說完吧」

在這樣的訴求下,外加我被好萊塢片養大的,我的表現方式其實也相當速食

於是在某些時刻,這些架構會碰到瓶頸

譬如說怎麼安排劇情、用什麼方式推進比較好...不過那又是另一個話題了。繼續下一個黑水

當初想到這裡,我也開始可以理解,當初願意跟我說我的文感想的人,那句「不是不好或不夠好,只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到底是什麼意思。

How could you say anything, if there's nothing to begin with?

既然我的文不會引人思考、不會發人深省,其實沒有特別的寓意,那麼就頂多跟看了一場好萊塢爽片一樣,事後吃個飯就什麼都沒有了,而至少餐廳還有多項評量標準(服務、餐點、氣氛etc)

希望這麼定論之後,我能夠終止這種無盡的期待

每天打開噗、BLOG、打開百度、打開WB時的、期待

那是很過份的期待。

 


然後回來在這邊放點黑水

之所以會突然居住到山洞去,是因為久違了的跑去看別人的同人文,覺得「啊、果然深度是要這樣塑造耶我還真辦不到啊哈哈哈我畢竟是速食文化出身的」感到太羞愧所以回到山洞去了

山洞住民☂←記錄一下

於是來換暱稱(喂)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