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麗與特拉克當晚吃了最戰戰兢兢的一餐。

魯艾利自己造成的新傷惡化了原本的傷口,雖然出血並不嚴重,
特拉克擔心原本受毒物感染的區域會因此擴大。
兩人決定連夜趕路,希望能在凌晨時分抵達山米爾南方的村落。

一路上瑪麗較往常沈默不少,背負行李拖曳擔架的特拉克也無心思找話安慰。
離開營地就代表得隨時進入戰鬥準備,手持的火把能照明也會吸引潛伏在
林間草叢裡的魔物。

特拉克不時察看魯艾利的狀況,之前誤以為瑪麗是受到人形魔物的攻擊
所以擊出冰矛時並未手下留情。雖然外傷並沒有增加,魯艾利跌倒時也因為
瑪麗的機警所以並無大礙,但特拉克對於自己的"魯莽"還未能釋懷。

「是魯艾利自己不好啦!」
瑪麗責備的聲音裡少了往常的元氣,
「說得好像是為了我們才這麼做的,結果還不是只會把事情搞複雜!」

從瑪麗的說詞推論,魯艾利是被夢魘迷惑才會執意要弄傷自己。
那句「不然你們會...」是魯艾利反抗夢境的證明。
身體的傷痛是治癒師能掌握的範圍,內心的部分就得靠伙伴了。

下次如果再發生....
特拉克要求自己下回一定要阻止魯艾利,不知覺間握住繩索的手更用力了。


過了三岔路轉往南走,兩人設法走在人跡比較清楚的路徑上。
月光下樹林和房屋廢墟隱約可見,好奇心令瑪麗東張西望。

「不一樣呢...跟伊萊德的...」
「什麼?」

「伊萊德,伐木場附近的遺跡。
以前跟小安和小崔他們去找熊玩的時候就去那邊逛過,
比這裡還集中的房子、只剩下地基而已了~
啊、那邊的房子是圓形的,最大的一間我們繞著走30步才走完呢~」
「伊萊德在杜加德走廊,距離提村有點遠吧?又是熊...
這難道也是雷納德老師給的任務?」
特拉克腦中浮現一群稚齡孩童在森林中與熊玩捉迷藏的畫面。

瑪麗的回答略顯遲疑,掙扎了好一會兒。
「........不是。」
然後不願意說下去。

顯然是瞞著大人偷跑的 - 既然已經過去就不需追究,特拉克下了結論。

「特拉克生氣了?」
瑪麗縮著肩,隔了好一陣才怯生生地開口。

「沒有。」
沒想到瑪麗還介意著,特拉克回以微笑。
「只是快進入山米爾的心臟地帶了,不要掉以輕心。」

「山米爾....我記得是以前發生大戰的地方?
死了很多人....啊、那些...」
月光從薄雲探頭,為平原蓋上一層微光。
瑪麗清楚看見歪斜的十字架、被藤蔓爬滿的簡陋墳墓群,
以及許多似因劇烈衝擊而留下的地面坑洞。

再看遠一點,草叢裡不知為何總是泛著異樣的藍光,卻會隨著他們
路途漸進而移動,忽遠忽近。

瑪麗為確保不是幻覺揉了好幾次眼睛,但異象消失一陣後又會出現。

「瑪麗,怎麼?想睡?」
特拉克抬頭仰望艾維卡的位置,推估已經出發了四、五個小時。
「不然我們找棵樹先休息,等完全天亮後才行動。」

瑪麗本想搖頭,但是顧慮到拖著魯艾利行走數小時的特拉克應該
也需要休息所以轉而答應。

「看到他睡這麼好就很生氣。」
捏起拳頭作勢要打下去,卻只在魯艾利的鼻梁前輕輕地停下,
瑪麗收斂了口中表露的怒氣,表情卻是擔憂居多。

特拉克沿著大樹的周圍以手指一筆一劃慢慢刻出咒符保護的範圍,
若不搭起帳棚只有此法可擋住一時魔物的侵攻。

瑪麗替特拉克鋪好樹下的布墊以便休息,然而解決完防護問題的特拉克
是將擔架上的魯艾利拖抱下來放置其上。

瑪麗似乎有點不滿,她剛剛才把魯艾利用毯子包好。
「唔...為什麼要多搬一次啊?」

特拉克苦笑,
「總要讓魯艾利休息一下。」

「他不是一直在休息嗎?做工的可是我們耶!」
就差把毯子抽走的瑪麗進行最後的抗議,但還是在特拉克的執意下
幫忙拉平了鋪墊。

「我做的擔架其實很不舒服的,瑪麗可以試試看躺在上面的滋味。
我真佩服魯艾利能睡在上面一整天...不、也許他根本不是在睡吧...」
取下手套,手掌貼上魯艾利的額頭卻發現他仍在發燒,特拉克的擔憂之色更加明顯。
考量兩人身上帶的水所剩不多,特拉克打算去採集消炎用的藥草暫時處置。

囑咐瑪麗不能離開符咒圈之後,特拉克將火把留給兩人,循著對藥草知識的認知
往道路邊的草叢裡走去。

「不用想太多啦!
要照顧這個大笨蛋瑪麗一人就可以了~
特拉克要小心喔!」

以夜半來說太過有元氣的高昂聲調,其實應該要被制止的,畢竟魔物也聽得到聲音。
但特拉克知道瑪麗是想以自己的方式鼓勵他,所以他未斥責瑪麗,僅揮手致意。

「呼.....」
望著特拉克遠去,瑪麗輕輕地呼了口氣。
回頭看看腳邊的魯艾利還真有種想趁機把他打一頓看他醒不醒的衝動,
軟硬兼施都不吃的話還是來硬的吧,瑪麗總覺得如此事情才會順利。

趁著難得空閒和護符圈的保護,瑪麗迅速出入將附近散落的樹枝集結生了火,
並費力地把魯艾利拖得更近樹下,就在她旁邊,數著他略微急促的呼吸當消遣。
數累了偶一抬頭上看,瑪麗意外發現這棵是果樹,透過艾維卡的微光可以看出
其上結實狀況,不少即將熟透。

意外自己竟然沒發覺其實一直浸在淡淡的果香中,生長在提村的瑪麗
不禁覺得很親切,這棵樹的品種和在提爾克那的是相同的。

左看右看仍未見特拉克身影後,瑪麗繞樹走了一週,找到適當的攀爬點,
身手敏捷的她一下子上了樹。

「哇~看起來長得真棒呢!」
瑪麗讚嘆著,掏出身上的布巾摘取放置,
「我記得爺爺說在森林時如果能找到樹莓是最好的哪~對..」

對受傷、胃口不佳或是感冒發燒的人很好,瑪麗輕輕地嘆氣,
現在的魯艾利還真全符合。

小心地在粗大的樹幹上移動,瑪麗要站穩並非難事,只是她逐漸發現有些
奇妙的聲音不斷想引起她注意,很難描述為何,瑪麗記憶中最能相近的
就是鄰居大哥哥拿鋤頭在田裡工作時的聲音,但它不間斷。
換了角度確認不是還靠著睡的魯艾利,附近也未有任何值得警戒的跡象。
瑪麗想了會兒,攀上能抵達的最高點,朝更遠方、特拉克尋找藥草的方向看去,
以手指入口沾濕探測風向,判定是處於下風處,其實若附近真有魔物可能不利於他們。

「唔..來什麼殺什麼啦...瑪麗才不怕呢!」
煩躁地說著,瑪麗將已經包滿果實的布巾丟入底下的魯艾利懷裡,
拿出另一條繼續採集。



「咦?」
沿著山壁和藤蔓生長的跡象不知覺間越走越遠,特拉克回頭以眼睛目測已走的距離,
並衡量天色回去的時間。就著夜色尋找藥草本來就相當費神,特拉克蹲下稍做休息時
不禁疑惑自己是否因為疲倦而錯過可用的藥材。

- 應該是三簇集結,箭形葉面,在葉尖略帶紅色的藤蔓植物。
特拉克唸唸有詞,藉以提醒眼睛跟上,同時盤算萬一這附近並沒有消炎藥草的話,
回去還是先以將魯艾利送到南邊村落接受醫療為最重要。

長嘆,在尋完山壁盡頭仍一無所獲後,特拉克閉上眼睛平和地向女神禱告。

睜眼發現星光已開始黯淡,從雲層判斷今日應該是個適合趕路的陰涼天氣,
至少這一點是有助於眼前情勢。如果全速前進應該可以在傍晚前抵達,
到時就希望村落裡的治癒師沒有亂跑,或者是藥草沒有短缺了。

舉步就要回去,山壁稍遠之後卻有異常的聲音吸引他停下。
咻-咻--地兩聲俐落,特拉克輕易判定是弓箭,伴隨著隱約可聽見的魔物低鳴,
和不只一人的說話聲。
這些發現讓特拉克精神為之一振,設法跑出樹林圍繞著的山壁轉角。

- 是人的話、就可以求救了!
特拉克有著強烈預感,轉角過後絕對不只2、3人,若沒料錯就是....

「勒尼、曼克奇,那邊交給你們清除!
傑司、潘達努和利耶往東邊勘查,其他人請繼續例行勤務。」
「是!!」

騎士隊!
繞過山壁後是一面空曠,尚未消失在另一端山頭的艾維卡用她的光芒協助騎士們
在更好的視線下進行清掃魔物的工作。

特拉克無暇顧及或打斷騎士的工作,雖然有幾名已經注意到他,
並且很訝異這種時刻還有旅人單獨行動,他並未受到阻撓或盤問便得以直接走向
剛剛發號施令的銀短髮青年
- 他並未如其他人一般穿著重裝金屬盔甲,僅是一身輕便卻質地細緻的暗色皮甲,
背上的長劍看來頗有歷史,可能承繼自他人。

他正將使用過的闊劍以布巾擦拭後收回腰際。

「你是....?」
草綠色的眼眸不致失禮地打量著特拉克,一手仍未閒著地調整手套。

特拉克對他做了祝禱的手勢,表示並無惡意,
「您好,在下有事相求於艾明瑪夏巡察隊。
我的伙伴在旅途中受傷,缺乏醫者治療已經三天,現在他狀況很不好,
我希望能向您求助,譬如說借用馬匹先送我的伙伴到南邊村落治療,
不知可行與否?」

「是怎樣的傷勢?
如果是一般跌傷或擦傷我想村內的治癒師助手就可以進行完善的治療。
但如果像是被魔物所傷,我只能說您伙伴的運氣很不好:村內主要的治癒師
都已經前往艾明瑪夏參加最近城內舉辦的一連串研討會了。」

以眼神示意部下備馬,銀髮青年語氣和表情均帶著適度的惋惜成分解釋著。

在歷經幾日來連串的不運之後,特拉克連抱怨的力氣都省略,再一次向青年
提出借用馬匹的請求,
「是被魔物所傷沒錯,而且是罕見具有毒性的魔物。
但我想至少先讓他接受消炎類的治療,如果醫者們都在艾明瑪夏,
等他情況穩定了再送他過去也不遲,所以、請借給我一匹馬..」

褐髮的見習騎士將韁繩交給銀髮青年,他簡短地向他道謝。
那是匹有著漂亮鬃毛的栗色馬,高大健壯,適合在戰場上發揮其機動性。
銀髮青年撫摸著馬的長鼻,其呼出的霧氣在其將天明的時刻竟有著可見的白色。

「先生,您會騎馬嗎?」
「嗯?..不,我不會。」

儘管聽來突兀,但銀髮青年的問題的確直指問題核心,
特拉克自知不諳馬性,就算可能會被銀髮青年以公務回絕他仍選擇實話。


「莫爾彌、牽你的馬來給這位先生,你稍晚就跟大家回村莊駐守。
帕里,這裡交給你指揮。」

「副隊長,您...?」


被稱為副隊長,很難令人相信以他年紀之輕怎得以統領艾明瑪夏城外騎兵隊
的銀髮青年,嘴角微微上揚了些,而語調卻不失嚴謹,
「我要執行身為騎士的義務:協助需要幫助的人民。
也請諸位別忘記我們成為光之騎士的初衷和目的是什麼。」

「謝謝您..」
特拉克如釋重負,發現不該以"先生"或"副隊長"稱呼時尷尬地停頓了會兒。
「啊、請問如何稱呼?」

「艾明瑪夏境外編屬第四隊和第七隊副隊長,艾德翰。」
銀髮青年眨著水綠如湖色的眼睛,完整地報上了稱謂。

----

後半是昨晚斷網之後在焦慮中一邊開球賽一邊寫的(爆)
果然很沒效率可是終於把艾德翰推出場了(羞)
之前煩惱的問題都已經解決包括"人類"的出場方式,還也怎麼解決,
只是小魯請你痛一點對不起Q_Q 為了艾德翰(萌)←喂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