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黑水,年中

對時事有很多事情想說(看河道和WB)不過思緒沒有完整整理好之前不想好好說。

先點一下我一直、一直想到雙城記,一直。
何況我理論上要先寫原稿XDD (現在寫的活動文並不是這次要出的新刊內容!)所以還是先忍著吧、忍著。


看WB並不明顯,但是看我河道(噗浪)就會知道我幾乎不發對別人的批評的。
倒不見得是鄉愿,而是我覺得「很多(別人的)事情其實不需要去批評它」而忍住了。這是從人生裡學到的經驗。

年輕時口快、常常把直接看到的表象當成真相,批評一下子就出了口,事後才發現完全不是那麼回事,看走眼或者並沒有考慮到嚴重後果損人不利己的場合發生很多次。後來才學到「忍」,先不開口,然後也許很快就會發現「事情完全還有另一面」,於是慶幸「還好剛剛沒說話。」

同時也理解到「因為自己在很多方面超級不專業」「閱歷根本不夠」所以很多情況自知不能說話(不僅是立場,更是切入角度不夠深,更遑論提出有意義的建議),慢慢演變為現在的狀態。

有時看到朋友加入筆戰,戰邏輯、戰論點、戰引經據典是否恰當.......
不得不佩服與讚嘆他們思路之清晰(我就不懂如何從描述看出是邏輯有問題、立場問題、是否雙重標準、是否以偏蓋全、是否...的種種問題),也同時欽佩他們願意就(在大眾認定範圍下)「需要糾正」的議題上花時間和精力去辯論。

My dear Carlton, I just keep thinking of you. 這的確是最好與最糟的時代。
我從來沒有忘記你是怎麼死的。
在那個眾人自以為正義的年代,他們先是救了那另一個你,然後突然間瘋狂一般的,把那一個你送上斷頭臺。
群眾是瘋狂的、不理性的、很多時候只會導向最不希望的結果的,因為這個社會對他們太不公。

如果一個社會持續讓群眾如此激憤,需要用到這類機制來制裁各種「不公」,即便它看似公正、公平
 — 畢竟那另一個你曾經在法庭上獲得重生,也在同樣的法庭上被判死刑 —
這絕對不是一個好社會。

然而遺憾的是,似乎所有的社會都在朝這樣的機制邁進。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