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土# #未來#




「抱歉啊、最近因為一些事情手頭有點緊,只有這樣的東西可以供奉了,
還請不要介意喔!」


銀髮男子將懷裡的草莓保久乳和一瓶美奶滋放到看來有些年久失修的墓碑前。
看著墓碑上的名字而瞇細了的紅色瞳仁裡,有著幾許深刻的哀愁。




「好久沒來......
  也不是說不想來,只是覺得、心情沒整理好的話,不知道要用什麼表情面對......」
銀髮男子彎腰將墓碑旁長得過份茂盛的雜草慢慢拔除,他並輕輕拍去累積在碑石上的塵土,手勁一如對待家人的柔和。
「那就、說說近況吧,像是以前那樣。」




清理完環境的銀髮男子索性在墓碑前坐下,像是遇到好久不見的老友般地打開話匣子,講述週邊人的近況。

像是在手下打工的那個眼鏡少年終於通過PDN48的總選拔挑戰和心儀已久的No.1麵包蟲多元成家;
像是當女兒養了好些年的中國女孩和S星王子從地球打架打到地球外根本不知去向,結果是幾個月後傳回了幾張兩人在鋪滿玫瑰花瓣的大床做各種鬼臉的照,真搞不懂夜兔族的浪漫。

另外、認識的猩猩終於靠著強韌的生命力和赤裸裸紅通通的一片真心(實質上的)贏得了他愛了十年的少女魔王芳心,說是要見識比終端塔還有情調的,前往法藍司星球看什麼艾菲爾鐵塔當蜜月旅行去了。


「......這些年,街道真的變很多,你應該認不出來的。
  可是、如果可以的話.....
  還真、想再一次....跟你一起走在街上哪~
  一定、一定、可以.....很有趣的.......」

說著說著、銀髮男子竟已泣不成聲,語末將臉埋在手裡,靜靜地哭了起來。










許久。






『銀時,可以了嗎?』

似是在荒廢已久的墓園外圍等候很久,估量天色之後走進來叫喚。
黑髮男子拿下嘴邊的煙不疾不徐地問出,隱約可聽出話語中的關心。


「....嗯、可以了。」

銀髮男子抹了抹臉,在自己海浪衣袖上擦掉那些多餘的水氣。
站起後仍舊依戀地看著墓碑,深吐一口氣。

「這次真的是再見了,松陽老師。」




不管你的真實身份是五百年不死的<虛>也好、奈落的一份子也好,
<吉田松陽>對我來說都是最為真實的,我也只認得這樣的你。

你養育我、教導我成為現在這樣的人,
而這樣的我為了守護自己的信念、守護自己所愛的家人而奮戰,不管經歷什麼我從來沒有後悔過。


所以在此埋葬的骸骨,是身為<吉田松陽>的你,不是其他身份。
這是我願意守護的你。




「走吧、十四。
  我現在沒事了。」

銀髮男子走下斜坡,一邊伸出手牽住了等候已久的黑髮男子的手  —  後者因為知道那隻手剛剛抹過鼻涕而顯得有點猶豫,但之後還是沒甩開  — 兩人一同消失在逐漸低垂的夜暮之中。




-- 應該騙不了人的完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