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一個到醒來前都覺得很真的夢,儘管有腹話BGM擔當和窪田正孝救援,現在還是很想睡而且心情很糟。

アイ 歌ってみた__(Vocal 腹話)
退紅トレイン 歌ってみた__(Vocal 腹話)

BGM是這兩個的混合

 

 

 

 

夢到在大學跟同學準備觀賞一個被老師指定的戲劇
同學都好興奮,因為是一個非常嶄新的戲劇
沈浸互動式的表演,範圍是幾個相鄰的樓頂和街道,其實是全部(也就是要爬來爬去)

在挑衣服準備去看的時候就一直覺得跟著的家人很煩,我只是想看戲劇而已

第一場是由所謂的「村民」來表演,疑似背景一直有看不到的人大合唱。
村長、富豪、部分村民的表演非常有意思,他們帶領、吸引著觀眾走,像是真正在與觀光客的我們互動,也跟彼此互動,如果跟著的人不一樣好像會看到不同(部分)的劇情,也像是在跑團。

我記得的部分是村長跟富豪的,富豪一度攀爬著建築物外側,一不小心就會掉落好幾樓,記得為他捏一把冷汗。

然後窪田正孝登場,他在劇中是「外鄉人」,他不講話,沒有台詞也不唱歌,只用行動、眼神來引導觀眾看著他,非常迷人也很高竿

「外鄉人」被村長、和被煽動的村民討厭甚至阻撓,但他不受影響,默默地做著自己的事情

途中我們知道要換場,換地點了,下樓到了街道。
有一些像是沈到地底只剩下屋頂的傾斜小平台的地方

這時我已經被家人弄得很煩了,我只是想要好好看戲而已,我又不是去殺人放火做壞事為什麼要罵我阻撓我

疑似是感受到我的煩躁,在其中一個平台上的窪田正孝,沈默著把手伸向了我,要我跟著他上平台

我沒有猶豫,上台之後,BGM從退紅變成アイ

我眼中只有他

在台上的他有一種用眼神就能說話的魔力。
我知道我也有想法,而我依據自己的認知和他互動,進行一種不是舞蹈的舞蹈,不是祈禱的祈禱。
非常神奇的感覺。

然而家人對於我上台參與互動怒不可遏。
在我下來之後二老當下痛罵我不該參加不三不四的活動,說我剛剛的動作褻瀆信仰,有咒殺家人的意味要我立刻進寺廟去懺悔。
我整個莫名其妙也覺得很委屈,我只是應邀上台繞著一張小桌子走了幾步外加看著一個沉默的男人罷了,哪有這麼嚴重,需要用這種罪名剝奪我的自由和原本的,如果可以稱為娛樂的活動

在二老源源不絕的痛罵中醒來的時候,都以為眼睛的乾澀是因為剛剛痛哭了很久。

因為這個夢,還有腹話的BGM加持,窪田正孝在我心中目前是+20分的狀態(喂)

現在覺得有趣的是,「外鄉人」的他穿著讓我覺得很米津,但因為看得見眼睛而且氣質不一樣,所以我非常清楚知道他是前一天才看到結婚消息的窪田正孝。(我對這人的認知也只有花子&安妮的竹馬男二和銀魂2帥得飛起的萬齋)
台上那一段特殊的是留下了「我是擁有自由意志的」的感覺。
我的意思是,上台、進入眾人的目光之下,一般說來不管在現實或夢境都是讓我不自在、恐慌的存在,但是被邀請上台的當時我沒有恐慌,也不緊張。


我眼中只有他。

這個空間只有我跟他,我不知道我要做什麼,但我不害怕,是他讓我不害怕,而我、有想要表達的事情,且我並不在乎表達得好不好。

這裡沒有比較。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