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7

 



Q20(?).對路希斯來說,這幾人何時失聯?為何無法通話?
帝國境內的通訊被破壞?何時?
路希斯國內的通訊問題和手機總數量問題&懂維修的人?



A20. 來嘗試回答。
CH11的時候,格拉迪歐還能打電話回去路希斯找薩妮亞問事情,這肯定用的是landline的概念。但是因為礦城那邊諾克特都還能接柯爾的電話所以得知手機通訊(在經歷亞柯爾德的技術修正後)還是行得通的。
CH11-12太短而且發生太多事情導致一行人都沒有想到要跟路希斯聯絡還情有可原,手機的存在在CH13完全被遺忘,我雖然可以用帝都內通訊塔完蛋了所以無法通訊,但是相對的、我文章就要做修改。
改為手機的通訊在帝都之外可以恢復。

那麼對路希斯的人來說,他們在礦城之後就直接失聯了。
嘗試打電話過去但是都沒能接通,所以柯爾焦慮的組織搜查隊想要去找,但是欠缺實質的運輸工具吧(思)
CH12之後往帝都的火車上眾人應該也發現無法通訊,但可能以為是荒郊野外的關係,到了帝都就會好,然而到了帝都是各種混亂到最後。

最近唯一讓我振奮的就是跑大戰線走嚇死伊媽路線(增補了好多有趣的細節) 嗚嗚我的進度還暫時到不了那裏(還在前面的火車之旅)(假日在搞定電腦沒有寫) 只好先用腦補滿足....
被(格爸)各種驚嚇的伊媽真好吃......

阿銀:媽妳又發出了不符合親媽人設的發言了呢
我:閉嘴! 吃你的草莓大福!!(塞)

格爸:我覺得在你寫完我們的故事之前,這位銀老弟的腹肌會先消失

我就來把嚇伊媽的增補細節先打出來給你吧(免得我忘記)
阿心因為不能接受劇透所以我都不能講嗚嗚

ボロボロ的格爸一直都很能打開我的開關(O)
其實平常遊戲外顯會有明顯損傷的也是他 (比起其他人只是衣服髒掉,因為不給格爸穿衣服就會看到表面的擦傷)
早年讓格爸伊媽第一次吵架的失明事件(在文章是背景故事,詳細過程我應該有貼BLOG)
那時的格爸就很慘(大概是第一次發現格爸有開關這件事)
這次也會重現伊莉絲和伊媽在病床旁對格爸碎碎念的場景(笑)
他們不僅是會聚在一起聊不可靠的王子,也會聊格爸唷~(果然是嫂子和小姑(X))

我就不講大戰線怎麼開始的(之前BLOG的文丟過了)
只講補充細節 主要是奎許補充了好多有關使骸化的部分(自從給了醫生身分他就能講很多了)

根據遊戲內的片段,當初跑去給露娜太太治療的一般民眾裡的確有看起來受到使骸感染的人(如果說PS4畫質不夠清楚 我打算玩WIN版時再確認一次)(等等啊說好的慢慢玩呢?!) 所以我相信之前的醫生已經多少接觸過類似病例。

只不過因為跟使骸交手過的人通常直接傷重死亡(這也跟外界醫療水準不夠高有關,真正有現代醫療水準的是王都,而王都人不會碰到使骸),輕微的案例跑去給神巫治療,能夠親眼看到病人使骸化的醫生並不多,所以"人會化為使骸"這樣的說法並不多見

薩妮亞耶格爾(那個叫他們去抓青蛙的XD)算是首先建立起"生物會變異"的連結,他也會推導出"人會變使骸"的觀察(畢竟人也是生物) 至於這時案例變多是因為輕傷者沒有神巫可以治療了。

獵人協會的獎金獵人們通常都具備一定的急救常識(自己的命自己救)從遊戲也得知這是個獵人折損率極高的職業(協會會長兒子戴夫(那個一開始我們都覺得他在小屋上廁所被我們打斷的)給的連串任務就是到處收集識別牌給遺族)在一般狀況裡他們就是廣義的醫生,

但是碰到真正棘手的案例(像是這次的格爸)他們就會做緊急處理之後轉給專職的醫生了,我的概念大概像是獵人會簡單清創之後先把大傷口縫合止血(格爸的場合是傷口太多手不夠壓) 等著讓專職醫生拆線重新來 (之前我媽出車禍膝蓋就是這樣...)
但是粗糙的縫合是沒辦法徹底止血的(何況格爸還亂動XD) 所以他躺過的地方應該都血跡斑斑,塔爾科特會被嚇到是這個
伊媽看不見但是感受得出來(後來抱到的時候也能摸出來)

先說這篇目前我最愛的場景TOP1當然是抱抱啦!! ^Q^
格爸一邊笑著說"好 我們一起(去把諾克特和水晶搶回來)...."
話講一半一邊就昏過去嚇死伊媽的這幕超棒!!! 我超愛!!!!(灑花)

(阿銀:媽妳克制一點!口水擦一下!!)

當然站在一旁的小普也快被嚇死了XD
(塔爾科特:還有我啊!我也在 QAQ)
看到伊媽被嚇到話都說不出來(其實是因為他在掙扎神諭跟現實的問題) 決定自己要堅強,扛起收拾和撤退的後續,讓伊媽帶著格爸趕快就醫 (而且伊媽身上也有傷)。

原本還在想怎麼把塔爾科特處理掉,小普自己舉手說他會帶在身邊(因為塔爾科特表示他很想幫忙) ,然後撤退點原本暫定為錘頭鯊讓我很苦惱(不希望小普過來) 結果之前戰友DLC取材發現距離很近的北達斯卡要塞實在是太適合了,小普說他會負責把那邊安置好 (那麼這一整段他就不用出現了(O)
小普負責聯絡希德妮請他在錘頭鯊通知醫生&準備床位然後張羅過去的車輛,伊媽把格爸抱上車的時候當然扯掉了部分(腰的)縫線,伊媽只得全程按著傷口不過仍壓到全身血(哈哈哈←) 估計這時穿著是原先那套襯衫,之後會換上私服(淺色套頭那套)
說一下格爸原先穿的應該是私服背心無外套,救治之後衣服被幹掉 褲子被剪開處理大腿上的傷口再用別針別回去(為了搬運方便) 之後進錘頭鯊就全部換掉(連內褲) 本來想說就這樣(X)希德妮還是去找了寬鬆的長褲過來給伊媽了XD

奎許在處理傷口的時候伊媽在一旁幫忙,看不見但是可以幫忙抬、換邊之類的,也能幫拿一些東西,一邊要求醫生說實話(因為看不見才更要知道實情)
奎許大概是全部處理得差不多了才注意到脖子上的紫色紋路並不是瘀青,已經覺得不妙了但還是問伊媽有沒有聽說他被掐住脖子之類的,伊媽想起來其他人說過艾汀的鎖喉招,奎許說他也看到其他來就醫的獵人脖子上的痕跡,都沒有像是格爸這麼嚴重/清晰的,伊媽猜測他是在追擊艾汀的途中被追加攻擊(覺得很不安) 他腦內是重現了他實際上沒有看到的追擊片段XD
吃下艾汀的攻擊還繼續前進、攻擊的格爸好帥~~

奎許說如果紫色紋路沒有擴大到影響傷口(類似感染的概念)就可能可以少擔心一些(最近的傷口在左肩延伸到胸口的部分)
伊媽"(儘管大概知道還是想問) 徵兆是什麼?"
奎許"受感染後傷口會流出黑血,然後傷口會固化"

伊媽當然想到瑞布斯(雖然看不見但是對打過就知道對手的材質(X)) 再問過去他是怎麼處理這樣的病例
奎許回說在有神巫的時代當然立刻轉診(O) 但是現在就完全沒辦法了。
伊媽聽了當然心往下沉,他所知的無救案例就是神巫家的最後一個人啊www

(啊不過在我腦中瑞布斯的沒救是因為艾汀給他的特w別w關w照w啦← 要說吵我虐待人的,瑞布斯才是真的最有資格抗議的人,在我連媽爸都還沒搞定之前,我可是在CH9開頭看到艾汀撐傘給瑞布斯的瞬間就立刻腦補了這兩人肯定滾過床單的設定啊^Q^!!!!)

(阿銀:媽妳克制一點,這篇很嚴肅不要亂扯其他CP還說得流口水)

伊媽這時除了繼續相信神諭以外沒有別的辦法,他認為格爸應該可以克服這個危機(雖然奎許說傷勢不樂觀)

奎許語重心長地說,到最後,都是家人不肯放手。
然後說起了那個案例。

奎許說他所知的使骸化過程還有這段過程嘗試過的治療法及其結果都是來自他處理過的一個病例

那位傷患也跟格爸一樣是很強壯的人,因為傷重倒下之後儘管初期撐過危機活下來,傷口卻沒有正常癒合而是改流出黑血,以現有的方式沒有辦法"止血",切開以為是壞疽的部分也沒有能阻止惡化。
傷患安靜了一陣子開始對日夜變化起反應,夜晚會特別躁動、會無視傷勢想爬下床,白天則會相對安靜。
等到傷患對室內燈光也開始畏懼的時候,他們才了解之前的室內燈光其實有很微弱的抑制使骸化的作用,但這個階段的光線已經對傷患只有壞處了。

因為傷患行動力和威脅越來越強(身上的傷口大多固化)
家人又堅持不肯把傷患當使骸處理,他們只好把傷患關進牢裡以免他趁夜跑掉。

伊媽: .....後來怎樣了?
奎許: 那個牢房....在特定季節是照得到光的。
也許他的家人還抱持著希望: 只要曬點陽光就能抑止或者甚至逆轉使骸化,讓他恢復神智....
遺憾的是沒有,最後傷患在陽光下虛弱而死,還真有種諷刺意味。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