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覆斟酌到底要怎麼樣快速跳過本體出現過的對話跟動作,所以才會有種快速過去的感覺。
要用不同角度跟描述描寫同一動作還真對我來說有點難度XD

 

 

在收到考卷前的前五分鐘是最惱人的。
想要臨時抱佛腳的人會被教室門口的可疑腳步聲轉移注意力,想要拿出"你們先走我殿後"兵來將擋的氣魄的人則會被還在垂死掙扎的別人動搖,還有些唯恐天下不亂沒人一起躺著看星星的人會主動製造紛亂源,然後再被硬趕在老師進教室之前爬進座位的遲到學生一句「耶?今天考試?!」惹笑。


說來說去應是抱著僥倖心理的人居多才會導致差異,不知為何突然回想到過去求學時代的事情,銀時不禁苦笑,連自己都想逃避了嗎?

決定晚餐食材不是什麼難事,以銀時的料理等級可以直登鐵人的程度去參加"限時料理競賽"也是沒問題的,所以、能夠在蔬果區站十分鐘比對茄子和青椒形狀和完整度的自己絕對是哪裡出了問題。

問題不是出在到現在居然是第一次煮飯給土方,卻不知道戀人喜歡吃什麼上,也不是被山崎送來的菜單上"副長喜歡的是美乃滋加上美乃滋"所困惑;現在的心情比較像是拿到食譜、食材也準備好了,卻對怎麼用瓦斯爐一事感到困惑並且開始想為什麼上回年終獎金拿到後沒有換成最新式的電熱爐那般的無關緊要。

......糟糕,已經徹底變成職業怠惰的中年工作者語調了。

振作點啊坂田銀時!!
不過就是人生的一部份,過去也不是說沒有人被人甩過咩哈哈!
所以還是快點去迎接老師跟考卷吧!
才不能像是辰馬那樣,拿到考卷後還舉手問老師「為什麼講義空格跟空白這麼多?我拿到影印機今天罷工版了嗎?」呢!

不自覺想拿起籃子裡的茄子敲頭鼓勵自己又趕快放下的銀時,拿起幾樣食材之後朝結帳區走去。




也許是第六感,或是幼時跟同學互賭"老師現在在哪裡"遊戲玩成精了,銀時恰恰將步伐控制到山崎罩不住土方的那一刻。

『好的好的沒問題我馬上打包過去,阿銀我知道現在有一間床很棒的旅館,雙人房還打折呢~vv
吉米、我把電話給你趕快去預約!』
故意將語調轉得很輕鬆,順手把兩袋食材交與反正閒著也沒事的山崎,摸開車鎖。
土方翻臉的速度也跟車門打開的速度差不多。

『這可不行哪~多串君~
現在的你,可沒有指揮他們的"權力"喔~』
會考量"理"是土方的優點,卻也是此時明顯的弱點。
銀時沒想過有一天要用"理"和"正當性"來壓制土方,他還一直覺得自己有責任把土方從那種束縛中解放。

靜靜地推斷土方至今所有行動的背後心境,在平常時銀時會頗樂意去解析他沒說或做出來的想法,但現在卻連心也跟著一起嚐到那份苦澀,
『因為,那並不會比較不痛,十四。』

「你的...方法,難道就、不痛嗎?
我、已經習慣了...所以......」

連這種話都出來了喔?
明明那麼想逃開痛覺,卻仍說著逞強的矛盾話語。
走近、彎腰靠近車內,銀時鐵了心再次戳破土方脆弱的偽裝。
提起屋頂上的那一夜,永恆的痛。

「誰說我怕痛了...」
銀時終於能看到自己熟悉的彆扭面容了,土方還很給面子地讓他瞥見眼底強忍回去的淚水。
但他不禁在心裡重重地嘆了氣:再換個場合的話,阿銀我也很樂意見到十四這模樣,不過情況走向越來越有煎熬PLAY的預感是怎麼回事啊?

上二樓的方法,土方如自己所料地選擇定春的背,再度很無意義地打擊自己後,銀時把最後一個麻煩送出門,覺得好像目送了掩飾自己失常的最後一個藉口離去,搔著頭回來替土方脫下鞋子。
"專心、專心!"地在內心唸著,把土方送進客廳休息,自己則進廚房暴烈地撕開裝滿食材的紙袋稍微發洩一下,套上圍裙,迅速把食材做分類、心想"晚上就來個和洋折衷的菜色好了!"地忙了一陣子,突然覺得心神不寧,便放下爐子察看。

果然!電視頻道還是神樂之前留下的晚間劇場,土方真的就這樣靠在沙發上閉目養神。
如果讓他呆在旅館沒人照料只會讓病情加重吧?完全喪失照顧自己的意願了這傢伙...
一整個失戀之後會大病三天的笨蛋模式啊可惡!要說接近失戀的應該是阿銀我才對吧?!



哭笑不得的銀時還是去拿了毯子,唸著『十四要就這樣睡著肯定感冒的啊』幫他蓋上,眼見土方異常溫順地應他要求躺下還提出撒嬌般的要求,銀時不知道在心裡第幾次吐嘈"如果換個場合阿銀我會更高興..."的假設了。

『好的好的~
還會灑上阿銀我吃巧克力冷糕時專用的七彩星星糖喔~』
聽著土方模糊的拒絕話語,手還是不由自主地去撫平土方的眉間,再輕輕搓著土方的髮梢,一陣、禁不住那份衝動,蹲下去親吻土方的臉頰。
土方沒有反應,該說已經陷入淺睡所以沒有抗拒或抱怨。
銀時也不清楚自己是希望看到此刻應該氣憤地揍上自己的土方,還是會因為接受自己的溫柔而順從的土方比較好。
啊唉!就算知道自己該做、該想的事情不是這個,卻也只能暫時滿足於這點小小獎賞了吧?



銀時抱著異常複雜的心情憑藉著對料理的本能煮出一桌飯菜,用成就感來一時麻痺自己。
看到桌上成果的土方呆滯了一會,顯然不敢相信銀時或者懷疑在熱騰騰的味增湯底下其實是香蕉聖代之類的事情,他在銀時送上美乃滋後稍微帶動食慾,默默地動了筷子,進行氣氛沈悶的一餐。

『怎麼了?不合胃口嗎?』
看著吃得索然無味、只是將自己侷限在那一碗飯食緩慢奮戰的土方,見識過他日常吃飯速度的銀時悶得終於出聲。

會哭喔!阿銀我會哭的喔!下次要吃歐式料理還什麼天人料理就直說嘛!
已經做好準備要進行抗議的銀時再度被土方的回答敗陣下來。

「我本來就沒胃口。」
『不行啊~萬一十四明天臉色還是這麼糟,我會被大猩猩毆打的啊~
還有,她也不會原諒我沒讓你吃飽就去看她吧!』
不得已搬出那個唯一能讓土方有所反應的人名,土方還真的因此多吃了一點;覺得也沒心情吃下去的銀時認命打包飯菜,嘴上不免抱怨"阿銀的心血就這樣要被送進那些不會感激美食的大胃王胃裡實在是於心不忍"等自暴自棄的語句。

「...你是說,明天我不會在這裡住?」
有沒有太慢反應了?
而且等等等等,親愛的十四啊你現在還是想睡嗎?總不至於是終於承認萬事屋的榻榻米比屯所好睡吧?

『如果過了明天十四還想住在這裡當然是大歡迎哪~
只是阿銀我可沒把握呢...因為,十四很堅強嘛哈哈...』
整理冰箱的銀時一時不想回頭,從玻璃瓶上映出的自己的表情看起來比喪家犬還糟糕。

因為,土方的問句只證明了,三葉小姐對他的影響力比他所知的還要深遠啊!
會不自覺地想要避開而,選擇這裡。
因為想逃避而選擇阿銀我,真的高興不起來哪!

啊唉、三葉小姐,他真的很笨拙哪!喜歡他的你辛苦了。

還在假裝計較碗盤怎麼擺放的銀時因土方突然扔下的一句「吃飽了」回神,接著則被土方要直接去洗澡的糊塗模樣嚇到,強制他要把傷口保護好、並承諾會找到衣物送進浴室之後,忍下不護送土方去浴室的意圖,在客廳拆解山崎打包來的行李。

如果剛剛不阻止土方,他遲早得光著身體出來投向阿銀我的懷抱......不對!這不是現在該想的事情。
開到第三個箱子挖出浴衣,在第五個箱子取得土方的貼身衣褲,然後吉米除了送來的兩箱美乃滋以外竟然還像是怕銀時找不到,在每個箱子又塞了兩瓶美乃滋。
土方會被稱為美乃滋妖怪的話絕對都是吉米的錯!

拿了兩條備用毛巾走向浴室,門拉開時,光看到土方雙手撐在牆上就心中大喊不妙了。
果不其然,水冷得跟什麼似的!
就算傷口不會痛也該要冷的好嘛這是常識啊鬼之副長土方十四郎!!

壓抑著怒火的銀時儘量把語氣調整得很歡樂,下一瞬則在看到抹去臉上水滴後土方的表情,心狠狠地抽了幾下。
那是驚恐、跟做壞事被發現的小孩子一樣。

「不要再管我了!
我不是你的!也不是、任何人......」

『十四,你這回錯得很離譜。』
再不阻止的話會得出什麼恐怖結論都不知道!
可惡!你就非得逼我說出來嗎?!

『不管你承認與否,現在你是她的。
以前,我會希望這個人不存在,或者還沒出現。
但今天、當我看到你出現在我家的時候,我就知道,你還是她的。』
結果還是說了 - 銀時苦笑 - 現在不應讓土方分心去擔憂到自己的情緒。
可是的確,自己對土方混合著焦慮、悲傷到甚至接近憤怒的情緒,只有在透露給土方之後才有可能獲得答案或抒解。
不管怎樣,說出的話都無法收回了。

『所以至少,在你還是"她的"的時候,想一想她會希望你怎麼做吧。』
再三使用逝者的名義是一件頗為僭越的事情,特別還是沒有什麼交情的人,可是為了讓土方聽話,銀時想不到其他方法。
每回認知到這點,銀時就覺得自己距離要能協助土方面對隔日的葬式就更遠了點。
如果自己不夠堅定怎麼能夠幫助土方啊?!
還是先趁土方洗澡時做點心理建設好了、對、就這麼做!

手上還托著要給土方的衣物毛巾,銀時正想找個對浴缸來說方便拿取的地方放置,衣服即被土方拉住。
銀時在轉身之前都沒想過,情況還能糟糕到什麼地步。

「我不是......那個意思...」

快點住口啊土方十四郎!
這已經比國二小女孩的彆扭告白還要激烈了!
不要用那個表情說這種話!不然不管你是哪種意思阿銀我很快就只有一種意思了!

其實很想立刻退到門口的銀時花了很大的氣力才使腳步停在原地,從穩住呼吸到移動目光都倍感吃力。
銀時知道自己現在想做的就是狠狠地擁住土方,把他吻得失神到忘記要說什麼,告訴他不管決定是什麼自己都會選擇接納,一如初識土方的脆弱的那個夜晚。
血淋淋的事實也是,因為自己的原則,或許是潔癖,還有對名為土方十四郎這個男人的意願之尊重,他絕對不能這麼做,至少還不能。

所以伸出手把土方推回儘速推回熱水下,告訴他自己不怕被傷害並抱怨土方對他的不人道後,將毛巾扔下落荒而逃。
感覺上只一個心跳的時間就已經奪門而出,確認把門扣好後才敢把精神稍微鬆懈一點。眼底殘像盡是土方剛才的表情,想起背後抵著的不是能用後腦袋敲來冷靜的門板,銀時只得衝向廚房,毫不猶豫地轉開水龍頭同時感激水槽今晚沒有什麼堆積的碗盤阻撓。

『今晚這裡簡直是戰場啊...』
彎身向一時的救贖:冷水,求取能冷靜度過今晚的定力、精神力還有任何能讓身體起的變化不要讓自己那麼絕望的管他什麼力。

然在心底深處,銀時明白事情絕對不會如此順遂 - 在三度沖完冷水還不覺完全冷靜之後,他無奈地下了結論。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