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是趕出來的OTL

 

 

很多事情一旦克服初期的不適應後,隨時間身體會慢慢與外界達成新平衡。
對土方十四郎來說,要調整的狀況是如那日沖下食道的一公升草莓牛奶 - 排山倒海而來。

福神飽食後帶來的是他人眼中的連串好運:那日巡邏途中就隨手阻止了兩起搶劫案和路霸事件、販賣機前買煙而錢不足時剛好撿到足夠的銅板、購物時幾乎不用排隊、或者是巧遇美乃滋大減價活動......諸如此類的順心事件讓土方心情愉悅許多,值勤日卻能如假日般的輕鬆,連帶對隊員們的苛責也放寬不少。
真選組組員對難得的好運求之不得,整體士氣則在一日下午的事件後提升到最高點。

『他往第三大江戶市立第一中學?從51區開始封鎖,他逃不掉的!』
土方回到車旁拿起對講機中氣十足地指揮部下,內心是如等待追捕獵物的獵鷹。
『小傢伙、今天往哪個方向?』

幾日來搭配得頗有默契的福神迅速吐出一張籤狀的小紙條唸著,
「方位:校園西南方有好運,鬥爭:到畫有格子的競技場上...」

『後面就不用了!抓好!』
踩熄煙,土方關上車門,心知今天也是能大顯身手的好日子。




而也許,好過頭了。



為了追捕,土方隻身從校園東南方某個看來像是賭場的運動社團辦公室,追過食堂、傳說中的告白大樹、放置MS的教室......
等他終於把犯人踹倒在地板、以刀制住他口中這個『還真會跑的傢伙』,也已經是闖入了滿是驚恐中二女生的女子更衣間的時刻。

此起彼落的尖叫在土方抽刀時停止,抬頭才發現處境尷尬的土方不敢久留,移開壓制犯人背部的膝蓋,手一扭其手臂迫使他站起,說著『失禮了』就往門口押解出去。把目光壓低,也以刀威嚇如果犯人眼光不規矩就要用刀削下耳朵的土方,不禁開始擔心明日報紙上對於真選組的報導搞不好會集中在闖入女子更衣室是否妥當、真選組危害校園安全之類的地方,甚至進一步質疑起自己追捕犯人至女子更衣室是否有其他不良企圖...唉、真麻煩!




「好帥喔~vvVV」
此時不知哪個女孩突然一句,另一種意味的尖叫浪潮便向土方襲來。




『啊、你們別過來!這傢伙很危險的!』
還來不及把門關好,土方只得以身體擋開女學生與犯人,逮了機會將手銬銬上直接把犯人撞上走廊的牆。



部分已經換好衣服的女學生熱情地靠近,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
「他是哪個警察局的?還是什麼特殊部隊?」
「啊我知道了、隔壁班友子不就是他的後援會成員嗎?」
「我在電視上看過!他是幕府的特殊武裝警察、別稱流氓警察!」
「制服好帥!領巾好萌!」
「可不可以拍照?我去拿手機!」
「我要第一個跟他合照!」

眼見情勢越來越無法控制,面對用刀不行言語也不通的生物,如臨大敵的土方只得拿出威嚴,板著臉叫出他對待媒體和民眾從來也就沒效用過的一百零一句台詞,
『請不要妨礙公務!』


事後真選組副長在學校內的英勇表現被女學生十倍百倍以上地美化,在媒體進行訪問時徹底發酵,土方看著報紙會沒兩秒就摔開大吼『記者怎麼寫得出這鬼東西!』,隨後到走廊上抽煙抒解這份難為情,然後恐嚇福神再來類似的"幸運"事件會減少草莓牛奶攝取量。



近藤等人都說這有助於扭轉之前市民對真選組的壞印象,隊員出外巡邏時也會收到一些感激民眾的禮物,就算屯所附近的確出現了些可疑的女學生身影徘徊,整體來說算是皆大歡喜。




『還有、這感冒跟耳鳴能不能想點辦法?』
迅速把該攝取的尼古丁量抽完,咳著、吸著鼻子的土方把在走廊上的福神撈起放上肩膀。
感冒是前幾天被隊員傳染的,耳鳴則是為躲避總悟例行砲轟的後遺症。此外還有些不嚴重卻很煩心的小毛病如偏頭痛、胃痛、心悸和胸悶,就連抽煙時咳嗽和感到不舒服的次數也頻繁得不像話。
『真是的!我身體可沒這麼弱過。』

「宿主的健康不在我的工作範圍,所以宿主自己不注意點不行。」
『之前你不是就讓我躲開總悟的砲擊嗎?』

「那不一樣,如果是足以危害宿主性命的直接威脅還能找到方法解除危機,」
神色有點怪異的福神急忙解釋,
「但日常小病像是感冒腹瀉之類的我沒辦法。」

『......知道了,大危機就交給你吧!』
壓下打噴嚏的衝動,土方認命地想真的該找時間預約醫生,然後揮手把山崎招來讓他買止痛藥去。



☆      ★      ☆      ★      ☆      ★



「阿銀,雪村小姐說腳印還是出現了,要我們下午再去一趟,而且是免費服務。」
放下辦公室電話,新八向倒臥在沙發上、狀似懶散的銀時報告委託更動內容,語調中沒有平日的不耐煩。

「阿八啊~我看現在是"萬事不宜"的季節啊~~」

過去幾天銀時的運氣背到有目共睹:睡在床上會被外太空墜落的火種源擊中、走在路上被誤認通緝犯而被路過的騎士飛踢、食堂吃飯會中獎毒紅豆、去買點補給都會被連名字都沒有的惡之組織當成槍靶,壞了機車又損失購買物。逃去小鋼珠店是輸到一肚子火,連旁人好心的施捨幫忙都會有去無回,被拍拍肩膀說回家抱老婆睡覺比較實在。懶得回話的銀時在舉步回家的路上,又被以前認識的外星人王子綁架,差點成為初代原色戰士。

但最神奇的是上述事件中銀時都毫髮無損,甚至不管中毒或被金剛飛拳、宇宙元素光線攻擊之後也不需送醫。
若要說這些厄運是觸怒神明所以遭到報應,也都說不通。

現在災害擴大到委託無法順利完成,內容又是銀時最害怕的"靈異事件",要再三回去做白工也實在是值得人同情。



「你一天到晚都喊餓!」
突如其來的一句,讓新八明白銀時並非針對他,而是現在寄居在萬事屋的某位神祇。

『也不想想是誰害俺的工作量這麼重的!』
好不容易爬上旁邊小桌的淨化神,有氣無力地抱怨。
銀時即便是在萬事屋內活動都不會帶著淨化神一起行動,盡忠職守的祂只得自己勤快點。
『而且你吃的量根本不足俺一日所需!』


「再吵我會真的打開瓶蓋把美乃滋倒進去的你要不要試試看?」
明顯心情非常不好的銀時低聲威嚇,到底是誰發明美乃滋那麼難吃的東西的?

『你們明明就是這麼相似的傢伙、為什麼他肯為那傢伙喝草莓牛奶、你就不肯為俺吃美乃滋呢!』
泣聲在報紙上滾著,搥打著的照片畫面還正是土方十四郎的照片。


「他那叫過量...等等!你說什麼?!」
聯想過快,一瞬覺得事情並不單純的銀時想伸手把淨化神抓來拷問。



「啊嘛別生氣了看看電視吧。喔、是阿銀喜歡的結野主撥呢!」
眼見有可能要有血腥畫面(就算看不見)的新八為了安撫銀時而轉開電視,
「阿銀快抬頭看,她在專訪...」



真選組副長土方十四郎!

新八感到五雷轟頂,哪壺不開提哪壺!一下子不知道該關電視還是怎辦。
這幾日真選組大出風頭,報紙主要版面都在盛讚真選組對市區治安的貢獻,尤其是靈魂人物土方副長。

「啊呃、阿銀、我..我轉台?」
在接連厄運和老在鬼打牆或者跟真鬼打牆的委託等刺激下,這個專訪會不會成為銀時怒氣爆發的最後稻草還不知道。
然而,銀時僅是側過頭、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著顛倒的畫面。

說是專訪其實是以現場突擊的形式,結野一行攔住正在拉開警戒線處理車禍事件的真選組組員詢問細節。從旁白得知這車禍跟攘夷志士的活動有關,目前還沒有逮捕到相關人士。畫面上的土方神色一如往常,嚴厲喝叱媒體不准靠近、嚷著翻倒的車上有生化武器等云云。對於等待追擊的部下回報的時間被逮住似是相當不耐,

他對於記者的提問避重就輕地回答,甚至用被自己的煙嗆到來規避一些問題。說來也奇怪,以往咄咄逼人的媒體似乎是真的轉變態度,結野面對明顯敷衍的土方不但沒有緊追,甚至在土方終於接獲進一步攘夷志士逃竄的訊息而直接打斷她、要求部下阻止攝影機強行離去後,也僅是臉紅心跳地說「各位觀眾看到了嗎?這就是為市民安危著想的真選組認真值勤的一面,以上是結野為您作的現場報導。」



很不妙啊真不妙啊...
新八內心直冒冷汗,土方先生最近真的是太走運,而 - 雖然這麼想好像很奇怪 - 彷彿銀時的運氣都給了土方,現在連喜歡的結野小姐也淪陷了嗎?
「阿、阿銀,你要轉台的話...」



只見銀時很乾脆地坐起身來到辦公桌前,掏出小小的無線收音機,調轉了幾下後傳出的竟是真選組巡邏車的無線電內容,通話中透露接下來他們要前往的是郊區垃圾掩埋場,攘夷志士疑似還帶著另一批生化武器潛伏在該處。



『那區...』
神色丕變的淨化神站起身來,直接助跑跳上銀時的辦公桌,完全擺脫剛剛還在與銀時爭吵時的無力模樣。


『帶俺去!』
那傢伙完全不知道那地方有多危險的、蠢蛋!
何況、那地方還是......



「所以,你們果然是認識的。」
一開始雖然沒有問清淨化神偶然說出的"那傢伙"是誰,最近土方身邊也發生奇妙的事情的話,應該八九不離十 - 他身邊也出現了守護神。
「也該把鬧劇作個了結了哪!」



「阿銀?你何時...你要去?」
看著拿起旁邊放置的木刀的銀時,新八覺得銀時的表情看起來是擔憂的成分遠大於其他,例如憤怒。
「你現在出去的話會發生什麼事情都還不知道啊?
  土方先生應該也不希望......」


「我只是去送個貨就回來。
  那傢伙明明生病還要硬撐,臉色更是差到讓人看不下去哪!」


「咦?你說土方先生?
  看起來臉色發青是因為我們的電視老舊所以...」
新八回頭看著、拍著電視,視訊雖然在拍動後有所改善,色調還是偏青綠。


「他身體狀況不好的時候,左肩的舊傷會復犯。
  剛剛那麼短的訪問裡他就抽了兩次肩膀,不管他嘴上說什麼,看身體最準。」
銀時調整好自己的裝束,伸手把淨化神撈進懷裡,隨後走到廚房拿了瓶草莓牛奶和美乃滋裝進袋子裡。



「喔......」
果然是最瞭解彼此的吧、這兩人。
雖然明明是關心對方還是說自己是去"送貨"這點應該是被土方先生傳染了,新八總覺得銀時這一去應該可以把之前不知怎麼失去了的生活平衡修復。

「那、路上小心!」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