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1,一年了呢QAQ

 

 

『山崎、茶!』
說著「是」並迅速端上來的人是白血球王。
辦公中突然看到一叢自然捲讓土方頓生警戒,直到想起是不同人才放心喝下茶。
『咦?味道不一樣?』

「我請山崎前輩換煎玄米茶,對身體比較好。」
白血球王露出清爽的微笑,一瞬令土方不怎能習慣那種表情出現在那張臉上。

好貼心的孩子......這麼想就太早了!
『銀時要你做的?』

「不、」
白血球王俐落地搖頭,
「他雖然自稱是世界上最瞭解您的人,他並沒有提及營養相關的事情。」

哼哼吹牛不打草稿的傢伙!
不過也對,銀時重視食物的口味好壞過於營養成分,看他成天喝那個粉紅色的鬼東西就知道了...等等、這好像是反例。
怎麼又想起本尊了?去去去......

看看時鐘,土方發覺應該要準備趕食堂的第一批省得和部下搶座位,便招呼白血球王同行 - 即便在白血球王解釋完小玉賦予的機能是不需進食和睡眠。
下午安排白血球王與屯所清掃輪值的番隊大致巡迴一週,幾個小時下來卻沒接到來自這幾個番隊的隊員抱怨。
自認下達的命令中應無偏袒新進者一事,土方不禁好奇究竟是用什麼手法讓難纏的部下"安靜"。

「在完成報到程序後,山崎前輩領我到清掃廁所的三番隊......」
走往食堂中,白血球王順遂地進行有條不紊的工作報告。
土方聽著頗為陌生的"山崎前輩",發現得好幾次抑制糾正他「亂怪一把的還是叫吉米吧」的衝動。

原本安排第一關招呼就是廁所,是想讓白血球王能在事後漸入佳境。
自家隊員對於掃廁所的差事就算經歷清藏等人的廁所革命,心態上仍難以改變,於是便寄望白血球王能以其"清潔"的本能發揮點效用。

實際上,效果還可能比預期好上太多。

路途中土方順道視察了廁所,同樣是清掃後三小時,卻明顯乾淨許多。
『你對他們說了什麼?』

「我在協助清掃時連接上芙蓉大人的網路收集資料,發現天人有一份針對人類男性的研究報導。」
大意是如果男人的那話兒連便器都對不準,那麼通常也伴隨早洩等現象,造成生育上的困難等。

『啊...原來如此。』
聽到的當會先暗自檢討自己的習慣,下了"控制得當"的評價後,土方不免想像起組內隊員在面對一本正經唸出統計數據的白血球王時的場景。
嘴角一鬆,煙差點掉了出來,只得用咳嗽掩飾。
『做得很好。明天早上你先跟著五番隊清理庭院和外牆,然後看看宿舍區有沒有需要填修繕單的地方。』

「是......」
白血球王接下連串命令在語氣上沒有猶豫,但臉上明顯表達出困惑。
看出是他是慣於接受命令,土方允許他可直接提問,不需經由許可。
「我想知道,這些事務與"守護的真意"的關連性?」

對機器人來說若找不出關連性即無法建立邏輯、確定分類,也因此"無法理解"。

當銀時把白血球王推來身邊時,土方只打算讓他適度參與事務,主要為觀摩,如同"一日署長"的性質。
在發現實質用處後,變得想賦予他更多任務看他是否能勝任,以老師的立場就如教導到聽話的高材生。
如今雖是被白血球王突如其來一問,土方也未停頓太久。

『真選組跟你所熟悉的"部下'不一樣。如果內部不能整肅一致,是無法對抗外在敵人的。』
人類與程式的不同處,土方不確定該不該說明清楚。
但如果有群不需太大心力就能統領的部下,應該是不易理解所謂"烏合之眾"(雖然真選組不至於到此)是什麼狀態。
『如果不先把自己保護好,遑論守護別人...到時可是逞強不來的。』

語氣一度中斷、猶豫,是因為瞬間看到個背影,手持木刀迎著強風,態度輕描淡寫得彷如沾上身的不是鮮血而是飛塵。
那影像讓土方修正了原本獨斷的用詞,相對於自己還能動員"組織"的力量,一旦有公家機關不便於出面的事件發生,如果受到委託,或是危害到他的武士道,那個男人會倔得獨自挑起一切吧...

土方眨眨眼睛、皺起眉間,剛剛盤桓在心頭的是份對銀時少有的"疼惜"。
也許是因白血球王的外在形體不斷在眼前提醒,他自知對白血球王的態度不能被對銀時的態度影響。



兩人步行到食堂,人群正三三兩兩地湧入,是剛要開始熱絡的時刻,但土方直覺晚餐的氣氛與白日有所不同。
主動上前視察的白血球王似完全違反剛才"不需要人類的食物"的話語,在廚房值班的隊員卻認真迎接彷如長官降臨。

「是!我們按照您的吩咐重新做了一道。」
「好、合格了。下次多買點檸檬,很好用的。
 然後記得醬料要另外存放。還有一點......」

「呀~老闆推薦的實習生意外地優秀呢~」
山崎捧著餐盤接近土方,像個真正的監察向他報告下午以來進度。
「不只是廁所的三番隊,廚房的六番隊可是一開始就被他收服了。」

事實勝於雄辯,白血球王能在短暫時間內為周遭人搜尋、歸納出最有效的解決方法,配以驚人而精確的觀察力,判定客觀且公正,讓人不服他也不行。

「這樣下去,等他這週實習完畢,會想念他的恐怕不只副長吧!」
『你在胡說什麼啊!』
雖然餐盤比較理想,手刀還是先下去了。
不管是隊員還是自己,土方不會允許真選組鬆懈。
白血球王在此的定位最多是顧問,是必須從他身上學習優點和解決手法,而非依賴的對象。

被提醒該要拿取晚餐,才發現白血球王已經貼心地替自己選好送上。
土方向來不怎在乎美奶滋的配菜是什麼,仍是頗意外對方選的菜色都是能接受的,而且,
「這樣營養會均衡些。」

於是不由自主又一次道謝,日常鮮少向人表達謝意的土方本該覺得彆扭,但在面對白血球王爽快地說「這是我分內之事」時也變得自然了。
把這一切看在眼裡的山崎不禁偷偷驚訝:原來除了跟老闆、跟進藤老大,自家長官也有被人哄到聽話不反駁的時刻 — 雖然白血球王好像是老闆的兒子來著...唉太複雜了。
山崎甩甩頭嘆口氣,把這些不干他的事情都拋諸腦後,開始想大後天要怎麼蹺班去參加羽毛球練習聚會。


『所以你連洗澡都不需要?』
「是,我的程式機能包括能將穿戴上的衣物覆蓋上奈米保護膜,所以並不需要洗滌的動作。」
晚餐後準備進澡堂前的閒散,在走回自己房間上繼續摻和了好奇的問答。

不需要吃飯洗澡也不需定時睡眠,白血球王在說明時也向土方提出了對人類一直希望其主人芙蓉"休假"、"休息"等行為之疑惑。
「主人只有在維修時才需要暫停運轉,除此之外的停機並不必要。」
多此一舉,他總結。

『大概是,你主人身邊的人,希望她更像"人"一點吧!』
隱約想起某次曾因自然捲陪伴那位綠髮女侍一天,而一度認為"完結"的小插曲,如今明白當時銀時的用心而順口解釋了。

「即便那並不會讓機能提升?」
白血球王的觀點常建構在"數字"等能量化的概念上,是評價"好""壞"的邏輯根據。

『人類是不能純以數字來衡量的。』
思考要如何解釋在機器人眼中應該是很浪費的事情,卻說不定是人類"必要"之事。
並不是每個人都有目標而且都在全力朝目標前進的......話說銀時的廢柴部分怎麼沒有讓白血球王理解這點?
根據銀時的解釋,白血球王的個性採樣式取自他和自己的數據做成,到目前為止土方實在是看不出來銀時的 — 腦中飄過了"遺傳"的字樣 — 影響何在。

『這孩子明明比較像我...』的這麼想也太早了!!


「嗯...在與銀時大人並肩合作時,有不少數據也超越計算數...」
語未畢,原本走在土方後面的白血球王突然一步竄前,趕在土方進入走廊轉角處前正面迎擊在那久候的威脅。
兩刀交集,迸出觸目的火花,下刀的人明顯未手下留情,而也向來如此 — 突襲未成功的總悟面無表情地質問「你是誰?」

至今才稍喘口氣的土方暗自慶幸若非白血球王如此機靈,那一刀肯定會讓他躲閃得十分狼狽,甚至摔出走廊,而天曉得底下還有沒有總悟的陷阱!

「我沒有必要對狙擊副長大人的傢伙報上姓名。」
以刀架開威脅,白血球王其實已經比對出資料庫內的資料,並同步更新。

總悟酒紅的瞳仁裡閃過驚訝,再以滿滿的不以為然掩蓋過去。
「哼、土方先生養了有趣的寵物。」

『總悟、他是來真選組短暫實習的客人。』
「隨便啦!看來最近的土方先生不好殺,我暫時收工好了。」
頗乾脆地收刀,背對著兩人,若無其事地從來時的走廊回去。

難得看總悟"知難而退",土方在覺新奇之餘,這日第三度向白血球王道謝。

「之前聽聞過副長大人的居住環境很惡劣,所以我也有備而來。」
完全不遮掩自信和驕傲,白血球王對於能夠成功守護土方感到高興。
從與隊員的互動中得知他們一方面懼怕、敬佩又很大部分討厭這位長官,其中又以一番隊隊長沖田總悟最常以行動實踐他的「奪取副長寶座」宣言,白血球王並不能理解為什麼土方要待在如此充滿敵意的環境,還努力守護其存在。

『我想知道你怎麼知道他等在那裡?是溫度探測機能嗎?』
此次就算是因很難得的閒聊而失去戒心,總悟隱藏氣息的功夫的確越來越厲害。

「不,那類功能需要搭載其他零件,與我的機體無法相容。
 剛剛只是運用本能而已。」
有機生物身上都有菌,只要正確判斷出菌的來源、動向,即可知其藏身處。

『喔呴~原來如此。』
果然是非人類的方法,無法學習雖有些可惜,土方心想日後說不定能是個用處。

而那用處來得很快:當晚白血球王自願守在土方房間。
「只要我在,任何動靜我都能探測到。
 反正我不需要停機,如果副長大人不習慣有人看著,我可以背對您,請放心安睡。」

看著那彷彿不該存在於自然捲臉上的爽朗微笑時,一瞬覺得兩人的感覺很相像,本想婉拒的土方莫名轉念讓他待下,說服自己只是協助測試機能。
於是,當睡得異常甜美的土方醒來,看見旁邊浸浴在晨光中的自然捲,想叫出『銀時』又想起不是時略感失望的事情,成為土方將守護一輩子的秘密之一。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