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線請振作啊讓我存檔啊(哭)

%文中所引用的統計數據,如有與現實雷同,純屬巧合。



考慮過很多不讓土方太快發火的方案後,銀時選擇了肯定能讓土方因為太跳脫思考框架而愣上一會,才開始想要反駁的說法 — 責任論。
實際效果也不出銀時意料:土方叼著的煙,熱灰掉入捧住的茶杯裡了也未回言。

在自己難得空閒的午休時,看到強行闖入的銀時押著一位稍年輕版的他的青年,逼他向自己磕頭宛如拜師、說要實習"守護的真意"早是一頭霧水;
先不吐嘈那一身也雪白的青年打扮是莫名其妙的RPG風,單單是又提醒自己違禁品沒處理的問題就夠火大了,現在還說這青年是自己的...?!

『他哪一點像我了!』地險些吼回去,竟是考量了這個看來至少教養比較好的自然捲的心情所以忍住未發,轉以壓抑冷淡的語氣開問『你憑什麼認為我會同意?』,然後才發現已誤把茶杯當煙灰缸戳下去了。
對於土方的反問,銀時也早有備而來。

「因為當小玉問到守護的概念時我就想,再也沒有比每日直接保衛我們大江戶的真選組更適當的地方了。
 真選組是幕府的組織,必能接觸到與一般層級不同的防衛系統,白血球王出身自先進的防禦系統,必定能與幹部們切磋交流。
 而幹部之中,對真選組裡外上下最熟悉、從不怠惰職守、時時刻刻貫徹守護精神的人,除了真選組副長土方十四郎以外,完全不做第二人想。」

"先捧後推"的效果是屢試不爽的,這一番話說來順理成章頭頭是道,唯是完全沒回答土方的疑問。
但見土方笨拙地摸出新煙點著,閉眼的臉龐上有著些微的得意和紅暈,應是沒發現這番離事實未太遠的吹捧巧妙地逃避了回答。

『既然是委託,報酬跟條件呢?
 公家機關可要按照規定行事的。』
土方已經在心中排定了未來一週的公事行程,計算有多少心力能花在這額外的委託上。
當然,還有一絲對銀時提出的報酬內容的好奇和期待。

「這個,芙蓉大人也準備了薄禮給副長大人。」
至今才稍微抬頭的銀髮青年,從懷裡掏出了光碟片。
「弁天堂新出的64合一遊戲片附Owee模擬器,只要接上PC和虛擬搖桿便能操控...」

「啊哈哈這種東西是不存在的吧~他拿錯了拿錯了。」
銀時一把摸下光碟,揮兩下後讓它消失在袖口,暗暗要白血球王另外找禮物。
Owee在上回萬事屋VS.真選組鬧出的大騷動時已經被禁令店頭販售了,現在只能黑市交易不能拿出來的啦笨蛋!
果然不該太相信說「謝禮準備好了」的自然捲!

「嗯、那,馬●歐實況恐龍賽的遊戲片附金手指和MICO上遊戲職人的全實況影片指導...」

「哇哈哈這孩子真愛說笑,真選組的大人們才沒有空玩遊戲呢!」
為不諳世故的白血球王捏一把冷汗,拿違法下載的物品當贈禮是誰教出來的啦!
何況這裡是執法單位、面對的又是最認真的鬼之副長耶!
「總之報酬的事先保密一下如何?絕對不會讓副長大人後悔的啦哈哈!」


看著兩人拙劣的配合,土方沒好氣地瞪了銀時一眼,心想他們根本是沒磨槍就上陣了,連基本圓謊的功夫都沒有,遑論創意。
雖然也不是真的很想要銀時能拿得出來的補償:金錢自己不缺,原本安排萬事屋承包屯所的修繕工程也是為了讓他貼補家用,其他種服務的話......咳、不是那麼需要而且也太便宜自然捲了!
如此推演下來,土方也稍能體諒銀時剛剛想不出好點子的窘態了。

『山崎!為他編個名冊記錄,今日起先以一般隊員身份配在我的麾下待命,待遇比照一般隊員。』
土方招來真選組內實質的萬事通,迅速為未來幾日的行程做出調度,伸手在公文櫃內掏出幾份文件,
『你...該怎麼稱呼?』

「是!芙蓉大人為我登錄的名字是白血球王,但在人界行動期間,您可以另起名。」

白血球王慎重口吻和畢恭畢敬的態度讓土方覺得頗討喜。
說來諷刺,平時在真選組內還真沒幾人用如此恭謹的態度對待自己。

「啊嘛沒關係隨便取、叫はげ(禿頭)算了!」(註:白血球念做はっけっきゅう)
隱約感覺出土方對應是另一個"自己"的態度從一開始就比當年對待自己來得友善不知多少倍,又是絲毫不糾結地為白血球王安插好在真選組的位置,不服氣,或可為"嫉妒"的心情油然而生。

對他人情緒變化向來敏感的土方當然接收到銀時壓抑住的不甘,解讀之後不禁覺得想笑,然後又自覺不該是放心思在這方面地催促自己把文件寫好、簽名蓋章。
『那就按"白血球王"登記。
 山崎,你帶著文件領他去庫房換裝備,剩下沒事的人就滾出去吧!』

「喂喂不覺得這樣很拗口嗎?還是改禿頭就好了啦!」
帶著一股難隱的醋意,銀時湊到土方身邊伸手想要抽走文件。
然正如所有不符年紀的嬉鬧舉動,意外是會發生的:強行硬抽的結果是土方左手手指被紙緣劃出道見血的傷口。
「啊...我來。」

『不用!給我出去!』
一副要起腳把銀時踹走的土方在氣憤中把文件搶回,交給業已神速掏出OK繃待命的山崎。

「呃、謝謝。
 副長大人,手、可以讓我看看嗎?」
本來就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傷口,土方也打算隨便在褲子上一擦就了事,卻是在白血球王提起時,不由自主地將手伸給他。

「人手上分布的傷害感受器比其他部位都要多,紙張的薄度很容易深入傷到內部神經。
 傷口小流血較少,使血液不易凝結癒合,所以人體神經開放在空氣中,疼痛的感覺就不斷向大腦傳遞,這就是此類傷口格外"煩人"的原因。
 其實只要立刻進行簡單的消毒和包紮,多數傷口會在15小時內痊癒。」

第一次在被包紮時不是聽到慰問之詞,而是彷如醫學報導般的分析,覺得新鮮的土方不僅沒阻止白血球王以消毒為由舔走手指上的血跡,甚至在事後輕巧地說了謝謝。

這一幕看得銀時是五味雜陳。
"另一個自己"竟然能在戀人這裡如此吃香,「那可是屬於我的手指!十四你怎麼可以!!」
連被視為夢幻逸品的"柔聲道謝"都被輕易達陣了!
十四啊你難道喜歡的是這樣的阿銀嗎?!現在我開始修正路線還來得及對吧!!

任誰都看得出來銀時的怨念因為連番打擊而快要化為實體,再次為自己的機靈驕傲了一下的山崎,在引領白血球王出門時也順手拖了銀時出去。

 

「老闆,既然副長都答應了你就安心回去交差吧!
 新八剛剛傳簡訊來要我叫你趕快回去工作呢!有客人上門,而且下週要繳房租不是?」
努力用情用理用現實進行說服工作,第一次得面對臉色如此凝重的銀時,山崎只想儘早把他送出屯所。
回頭看看外貌幾乎一致,在氣質氣勢上截然不同的白血球王,山崎隱約能理解自家長官對他友善的原因。

「銀時大人,我分析了副長大人的血液成分發現不飽和脂肪量仍偏高,紅血球量以他的年紀來說則偏低,建議應該要...唔?銀時大人?」
猛然被銀時揪住領子的白血球王反射性地反拉銀時的手。

銀時一臉兇狠,好比目睹最後一個炒麵麵包被學校的宿敵買走了一般。
「別大人大人的、老子不吃這套!
 那個男人是我的!聽到沒?」

啊哇哇這上演的是哪齣?!

「老闆別真的跟"自己"過不去嘛!」
不知哪來的勇氣,山崎手持球拍介入兩人,也許只是直覺白血球王和銀時的力量應該好抵銷。
「老闆都說過這是參考自己的數據做出來的"兒子/兄弟"了嘛!」

何況副長是真選組的!!!
明哲保身的原則山崎可沒忘記,只在心中對兩人吶喊。

「那,銀時,"是你的"的意思是管轄權的話,我想建議在副長大人的飲食內加入一些促進造血機能的營養,像是....」
明顯不瞭解銀時憤怒所在的白血球王只是一本正經地陳述中肯的意見。

「你......」
銀時在疑惑中鬆手。
這種時候的確裝傻能混過去,如果當初小玉在創造白血球王時連"人格"都複製進去,其實不排除白血球王是在敷衍自己的可能性。
平常防人、防自己甚嚴的戀人能如此迅速接納白血球王,是因為沒察覺出這點?

說起來,是自己太不相信"自己"了嗎?

「吉米,照他剛說的菜單去讓食堂準備。」
把山崎以"我有關於如何應付你們家副長的重要叮嚀要說"為由遣開,銀時如臨大敵般的在腦中勾勒注意事項的同時,也感到潛伏在內心的那份巨大不安。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