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中所引用的統計數據,如有與現實雷同,純屬巧合。


和煦的春日降臨,使得大江戶處處生機盎然,不過好天氣一點都沒有影響到在歌舞伎町的萬事屋。
屋內仍是四季如常的一景:午間劇場中異常專注的神樂、頹廢在椅子中臉上蓋著翻閱多遍的JUMP的銀時、角落安靜打盹的定春,以及唯一維持應有生命跡象、在廚房裡忙碌準備午飯的新八。

似是終於察覺眾人的不事生產,老天派遣了不速之客來到門前,按下電鈴。

「阿銀神樂、至少開門一下我在燒水!早上也是我收的快遞啊!」
放不下手邊的工作,還得用袖子擦掉額上汗滴的新八對其他人喊話。

「唉呀反正廢柴眼鏡離門這麼近,去接應一下也是節省能源的環保行為啊!」
即便是被JUMP埋住,銀時的聲音仍穩定地傳達剛掰出來的歪理。


「如果你感到幸...」


「別唱別唱我下週一定交房租!!」
刷地瞬間移動到玄關一把拉開,面無表情的小玉乖巧地站在門前,雙手是準備拍手的姿勢,令銀時不禁為自己的神速暗中慶幸。

「銀時大人,我不是來催房租的。」
「啊嘛那就別嚇人!」

馬上故態復萌的銀時驚魂未定,隨即被人嗆回,
「但我是。
 天然捲,下週要把欠著的房租都付清啊!
 還有,小玉的委託不管是什麼都得接,不然這個月起房租漲三倍。」
登勢將煙斗在欄杆上彈了幾下,若無其事般的拋下令銀時反駁不能的語句後離去,一如來時的輕巧。


「可惡的老太婆....啊不、什麼都沒有。」
房租可不像生孩子說變出來就會出來的啊!


「小玉有委託?
 可真新鮮...不是又被貘入侵了吧?」
聽到對話的新八放下爐火,想起那痛苦的縮小過程不禁一顫。

請小玉進門後,她沒往客廳,逕自轉入廚房罔顧新八「今天小玉是客人」的阻止,幫忙了起來。
銀時拉著新八出來要他清理客廳,神樂則抱著電視說要跟午間劇場共生死,不為所動。
小玉動作迅速地把三杯熱茶端好放在桌上,坐上與銀時新八相對的沙發後卻突然像是進入待機模式一語不發紋風不動,看得兩人是既疑惑又緊張。

「怎麼有一種瞪輸了就要繳三年份房租的感覺?新八機你的眼鏡脫下來借我!」
「才不要!眼鏡是眼睛的盔甲,沒有盔甲的武士是全裸!很危險的!」

這一觸即發的緊張(!)情勢眼看著就要讓兩人CPU(?)全速運轉到炸裂之時,小玉突然張大嘴巴,從中跳出一個小小的白色物體,以人類眼光中可謂非常帥氣的姿勢穩穩降落到桌上。
然後向小玉單膝跪下問候,
「芙蓉大人,您辛苦了。
  我的機能目前確定能完全適應外界,請不用擔心。」

遠比一般衛生竹筷還小的物體對小玉畢恭畢敬的模樣立時重整了銀時和新八的記憶體,順道讓等待廣告中的神樂注意力轉向桌上,
「白血球王?!!」




「感謝上次諸位協助白血球王的修復。」
待機模式結束,收回螢幕保護程式的小玉彷若對話不曾間斷地直接說下去。
「在事件之後,我修正白血球王的數據、重建資料庫,並增加他的學習機能;不過近期在不斷debug的過程中,白血球王產生了"自覺",我的資料庫開始無法應付他所提出的疑問。」

雖然面前就坐著已經非常有自覺的機器人,聽著小玉講述"自覺"兩字時,銀時和新八兩人的腦海都出現了某部天人電影中,因天人網產生自覺而決定毀滅人類的系列作之影像。

「特別是在處理到"第六元素"這部影片時,對女主角問出"如果你們只會毀滅彼此,守護你們又有何意義?",我現有的資料庫無法提供明確解答。」
小玉完美地無視了在背景吐嘈「這是非法下載影片吧?」的銀時等人,以穩定的速度解釋下去。

「重整資料時發現,當初白血球王與銀時大人在對抗貘的最終戰中,兩位都是為了要保護他人才能發揮更強的力量。
 因此為了使資料庫更完整,我想讓白血球王短暫待在被保護者身邊,以學習"守護的真意"。」
小玉並請銀時稍後帶白血球王前往源外老爹處進行最後的機能調整工作:轉變為人類的體型。

「喔呴!」
這番話讓神樂拋下午間劇場的惡婆婆,新八也不好意思地摸摸頭說自己好像沒太多可取之處,唯是小玉的下一句話完全讓眾人跌破眼鏡。

「不,我需要的是土方十四郎大人的第一手資料。」

「為什麼是土方先生?!他根本不在場!!」
神樂和新八的怒吼聲之大讓阿銀瞬間以手指遮住一邊的耳朵,不過他的無語僅是因為一時不知道該吐嘈什麼。

完全不被兩人的氣勢震懾,小玉不疾不徐地搬出數據,
「因為根據當時銀時大人留下的紀錄,他很擔心全世界點陣圖化之後會無法跟土方大人bi——」

「等等等等等等!!!!!!!!」
這回不喊停不行,但也已經止不住被神樂和新八投以輕蔑的眼光。

「大人果然都很骯髒。」
「阿銀,我看錯你了。」

反正被自家小孩唾棄鄙視也非第一回,銀時決定跳過反駁直接轉移重點。
「咳咳、總之!嘛!
 就算我能幫忙,也要看對方願不願意讓白血球王待在身邊啊......何況又長得跟我這麼像。
 照那傢伙的脾氣大概三秒,不、一秒內拒絕吧!」

「根據過去的數據,銀時大人對土方大人的提案在143次內有六成三的機率能成功執行。
 在三秒內被拒絕的提案是一成一五,都和bi——話題有關。」

「等等等等等等小玉你怎麼收集到這種資料的?!」
如果不知道小玉的身份的人還會以為是她瞎掰出來的數據,可向來實話實說的機器人的確沒有必要捏造事實。
讓銀時緊張的是自己向來以成功低調的戀情而自豪,竟然有如此明確的把柄就落在住自家樓下的人手裡實在是讓他坐立難安。

「不管了,阿銀!這個委託你自己接吧!」
很乾脆的拉起神樂一副準備撤離的新八拋下這句,神樂則忿忿不平地幫腔「對嘛!反正不需要我們」。

「啊、唉!小玉,引用數據不要光說些對自己有利的地方哪!
 我當時也想過要救小神樂跟新八機的啊!快點把那部分的數據說出來。」
還努力想挽回顏面的銀時催促著,卻被小玉一句「資料毀損,無法取用」擊敗,再起無望。
於是老招數:轉移話題再開。
「那白血球王這樣跑出來,你的防禦機能怎麼辦?」

「只要這段期間暫停下載機能應該可以避免感染。」
小玉轉向準備往玄關的神樂,
「神樂大人不好意思,您想要的"人間五月天"可能要下週才能下載完整了。」

 — 喂喂難道之前會中毒也是因為下載嗎?!
對於可能是自家女兒惹的禍而感到汗顏的銀時決定放另外兩人離去這邊裝死不追究,然後答應等等就帶白血球王去找源外老爹。

「還真是要命的委託啊...」且只許成功不能失敗。
看著與自己同一模子打造出來的臉,心想等土方看到兩人一起出現時,應該是驚愕→不耐煩→惱怒*2吧?
必須要想一個萬無一失的方法......真的存在嗎?










「總之、事情就是這樣,他也是你的兒子,請負起責任。」
『啊啊!?』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