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闇黑......不喜勿入

0506
最近常想,**打字工千字60,一萬字600,十萬字6000**,
自己寫同人文十四萬字塞一本賣250也沒啥人要,我乾脆去做打字工好了反正都打了那麼多字了
**據說千字現在是40元了,14萬字之後還是比同人值錢啊**
還是我的數學算錯了,有誰幫我糾正一下(遠目)
↑我沒有按計算機,我用筆算的




什麼是辛苦錢呢?
同人文打完出本會虧損,去接外包案疑似打完可以敗家


什麼是愛呢?
愛不能吃,會花錢,而且一文不值


我是因為文的其他作用都似乎沒有達到,於是他只剩下金錢這個指標,遺憾的是那並不是安慰。
雖然我並不能確定我以前的文章能達到那種現在我對銀土這孩子要求的效用,但我想我是懷念以前可以從中衍生的「創造力」


「創作」的本身的確是讓人喜悅的,但是我現在在我自己的文章中我看不到這個火花

我曾經以為是(文章)量的問題、曾經以為是孩子長歪(基礎設定)的問題。前者已經沒有疑慮(因為總字數是遠超過其他主題)後者則是由還願意發言的人說問題沒那麼大
那麼一路走下來我還是看不到我原先一直期待的效果。

我對這點是相當失望的。

於是修正態度,
「也許不該繼續由這樣的指標來看待孩子」,
不過遺憾的是目前我還找不到其他指標可以讓情勢好轉。

到底文章的深度是什麼呢?
Homage可以辦到的事情,銀土之所以辦不到的原因是什麼?

這麼幾年我的確改變過路線,我當初決定銀土文要減少描述性句子(相對於真世的世界、MABI、甚至足球),我想要將劇情推進、我想要處理一些情感上的問題,於是我減少的也包括深度跟可看性嗎?
我堅持銀土一定要在一起、我堅持他們不能夠有任何三長兩短,堅持他們要一起扶持走下去只因為我完全不能接受otherwise,難道是因為這些堅持狹窄了我的思路,所以寫出來的東西不具備可看性嗎?

我把他們寫膚淺了嗎?
我把他們寫幼稚了嗎?
我是否將他們固定在某一個面向所以變得不討喜了?

就像是之前看沼澤大的圖,突然檢討起到底我的文章少什麼,少了「很帥的阿銀」那樣,我上面問號這麼多,都是幾年累積下來的、從一開始就沒有解決的問題
大概是我真的不甘心把所有的問題濃縮成一句話「」所以才會有那麼多問號

也許在過一陣子回頭來看,都只是垂死掙扎而已
我知道繪圖一旦停止或者練不夠就只會退步,我自己已經經歷過「放棄」的路了。

我記得我是怎麼放棄、在怎樣的灰心絕望中放棄繪圖的
因為我發現我越來越畫不出腦中希求的效果、因為我發現我一直在退步、因為我發現不管我怎麼畫都回不去、我喪失「創造力」

如果說繪圖的失敗是因為練習不足,那麼在我自認沒有放棄過文字寫作的這麼多年來,卻實質上的在退步,這問題我應該要重視,因為我沒有下一條路可以跳、可以退了
從02年到06,從06年到現在,分水嶺的前後,到底是什麼因素讓我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心情很沈重

不過我想我的斤斤計較(?)倒是不分工作不工作的/ v \ 我只是在很客觀(?)地評估而已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