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必須承認,很多時候,我會對N或T保持距離的。


像是接觸他們的新聞(確實者,非八卦者),像是面對他們哪些日子哪些行程在哪裡做什麼事情的考據資料、大量圖片時,會害怕。

我不敢去想起來自己愛他們的事情。
怕愛得太深太過頭、心中那種無法宣洩的怨念會把自己逼瘋、去真的手賤買下機票什麼都沒做準備地飆向羅馬。
老天知道這6個小時的時區距離有多遠。

紐約距離羅馬不遠、真的、不遠。
比起台灣不知為何雖然也是6個時區差,卻是、近得唾手可得,太過完美的、錯覺。

所以我可以說,我是沒辦法像是一些對他們瞭若指掌的前輩,可以細數他們髮型的變化、鞋子的代言商從哪家變換到哪家,所以這款球衣是他在哪些球季中穿的、他在XX年XX月於XX地出席了什麼活動、那時的插曲是....

這些我沒辦法辦到,我希望這樣並不會讓我不具備愛上他們的資格。

我寫文其中必然得參考到這些資料,這些我會害怕去接觸的資料。
為了避免傷害我加了「架空」這個項目下去,目前則因為低調,還沒有接收到什麼抨擊。
也許是如此,我才停止傳NT教吧(苦笑)

把這一切因距離所累積起來的愛(和RP),都貢獻給未來的羅馬行。
請讓我帶著距離看著你們,Nesta & Totti.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