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2

剛剛在廁所ELLUREK大哥顯靈了! (E:我又沒死...
會有突發文嗎?會有突發文嗎?!

 

突然想到,後期的我會寫黑文,起因都是ELLUREK大哥OTL
是說突發文.....一日限定?死線一小時後?!

記錄一下他剛剛說的話...

「喔?看來還沒有疏於鍛鍊...我以為坐辦公桌的會樂於跟椅子融為一體」
『我以為你已經再度洗手不幹了。』

「嘛~男人嘛!總是要留一些被女人嫌棄的壞習慣(笑)」
「要不要來玩玩?你現在很空閒,這裡又是個絕佳的遊樂園,不是嗎?」

結論:我愛大哥OTL



文皮工骨+市儈思想說    
「喔?看來還沒有疏於鍛鍊...我以為坐辦公桌的會樂於跟椅子融為一體」→為何我看到這句話笑了(望向黏在辦公室子的自己)


TO 文皮工骨+市儈思想: 姊姊>w<//


是說剛剛回家途中我真的開始寫了,明明什麼IDEA都還沒有XD
唯一有跑動畫的還不是要寫的這篇ww

其實我也猶豫了一下我親愛的Braddy 坐辦公桌的這幾年到底有沒有在鍛鍊自己
可是以前還在Schwarz我就不覺得他會鍛鍊自己啊(喂)
為什麼興趣填寫是Boxing呢?根本不合啊www

啊不過的確有點小萌
事隔十一年我還是會認為Brad是萌物應該是好事吧ww

 

 


 

文章題目是接續「DAYS」系列來的www

 

 

 

『告訴我,除了上面那個同謀,誰派你來的?』

很久沒把人打趴在地,腳踩住男子右手的力道似乎大了點而讓他哀嚎幾下。

「沒有上面...痛!你看起來明明不像是不懂分寸的..啊嘎好痛好痛———」
『請回答我的問題,詳細地。』

調整姿勢,確認可以警戒到巷口外的洞向,另一眼掃過巷內所有的窗戶,很好,只有剛才用小矮人陶器砸我的窗戶是開的,而剩下的窗沒有窗簾,一目了然。
自恃站在上方攻擊的死角,我好整以暇地盤問這個看來可以在一分鐘內解決的傢伙。

「沒有人啦...只是跟朋友打個小賭,沒想到你不是一般遊客啊~痛痛痛....」

 

褐髮灰眼,衣著上也沒什麼能辨認出特色的地方,20出頭確實是能遊手好閒的年紀。
但若要用以解釋在最初他攻擊時的巧妙落點還嫌太微弱了點。

我腦中的推測,一是稍微有訓練的扒手集團,只是這小子也許有些天分。
二是循著過往而來的報復,但若真派這等貨色也未免太小看自己。

 

我彎腰以左膝抵壓在他脊樑,拾起一片陶器的殘餘,將銳利的一面擱在他頸側。
『真相、或頸動脈,選一個。』

「咦咦等等等等——警察!我選警察!」
手拍著地面,青年的疾呼在感受到頸邊的壓力後小了點。

 

會耍嘴皮子,算得上腦筋動得快的類型,若為在地人卻要求被逮捕比較安全,除了有自信能把黑的說成白的,就只剩下三這個答案了。

『去把你的同夥...或我該說上司請來吧!』
拍落肩上剩餘的碎片和粉塵,看青年在錯愕中翻身。
『然後,轉告Ellurek,他不適合警察制服。』

 

三,是認識者的惡作劇。
我認識的人中,只有他會這麼有興致地繞圈打招呼。

 

 

-- TBC (草稿還有後面,但是今年寫不完XD)

 


 

0104)

 

趕快來補ww

 

「唷~看來還沒有疏於鍛鍊...我家寶貝雖然才八歲,隱藏氣息的功夫可很了得的,能避開她的襲擊可不簡單。」
向正在拍去身上飛塵的褐髮青年以眼神下指示,他便跑回先前的巷子。
「我一直以為坐辦公桌的會樂於跟椅子融為一體。」

聽他解釋那青年是他最近新收的部下,兼看小孩的保母。
我記得那女孩是Helga拋給他的委託之一,看來是長期委託了。


與Ellurek幾年不見,他除了臉上的紋路加深了點,並未有多大變化。
除了手上的婚戒。

『我該恭喜你嗎?』
「這個~只是她的一時興起,哪天她就會要我拿下了。」

話是這麼說,表情可是帶著一絲得意。
『所以你真的只是來打招呼?還是另有企圖?』

 

 

↑草稿用完。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