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翻手稿突然翻到,搜尋了一下發現The day after系列除了當年的BBS部分沒有公開,還好在信箱中翻到備份不然www

於是以下,真的突然很懷念。

 

作者: TAMAGO
標題: [黑] The day after
時間: Wed Dec 28 18:39:45 2005

 

 

這種時候最近越來越多。
睜著眼睡一般,對周遭的一切似能全知,卻無法自己掌控。
握著滑鼠睡著,或一直停頓徘徊於資料的逗點上;
甚至只是拿下眼鏡來,在要去泡杯咖啡還是牛奶的抉擇瞬間,失神墜入空白。

 

 

體力變差了,我不能不總結。

當然我會追究原因,企圖改進,腦袋這麼想之時,彷彿呼之欲出的答案開始玩捉迷藏,在意識裡拋出各式不相關的資訊以躲開關連式的搜查。
或我會發現記憶被強制分層、如同書頁供人翻閱,而那隻手能任意攪動其擺放位置、順序,卻粗糙如稚童的得意傑作。

 

 

然後那張臉孔終於被我定位,以最清晰的影像、最熟悉的表情對我打招呼。

「Hi~Brad~~」

 

 

 

我的眼睛應該還是閉著的,所以,控制的還是他。
臉頰上一陣呵癢,是他的髮絲垂下來,尾梢是淡淡麝香以及,煙味。
他是不抽煙的,而我還沒鍛鍊出單憑煙味就能判斷品牌、追蹤來源的本領。

 

 

「是老師。
  今天他老人家大壽,陪他吃飯給他送禮去的~」

 

 

老師...Ellurek。
前陣子聽他被Helga抓到羅馬尼亞還是波羅的海休養,看來情況好些了。

 

 

 

『Schuldip』
"電路"接通,我終找到了"開口"的路徑,要求他解除mind control。

 

 

「嘻嘻~」
是實質的笑聲抑或是他將笑意傳來?
一頓,我無法區分兩者。

 

「Brad連睡覺時都是固執的啊~」

 

 

腦中殘留著的他,笑臉與眼睛所見重合。
Schuldip站在沙發後,將原本如同替我按摩太陽穴的雙手收回。

 

 

『我不喜歡有人亂翻我的東西,記憶也不例外,Schuldip。』

 

「碰到有趣的東西不動一下對不起它啊~」
哼歌般的語調唱出來,Schuldip轉身離開至門口將外套掛上架,隨後一副剛回家的上班族模樣,兩手一拍身上,
「我餓了~有什麼選擇?」

 

 

餓?
察看手錶,3:22,凌晨。
『冰箱裡有些中國菜,不介意是吃剩的話..』

 

 

Schuldip逕自離開談話走向廚房,一般人會視其為不禮貌的舉止吧?


我收拾好後天開會用的資料,關上已進入睡眠裝置的NB,考量我是該為了明日...
今日的工作直接回房睡,或,迎接晚歸的"家人",走進廚房一起坐下享用宵夜?

 

 

Schuldip這次,一個多月才回來。

 

當然,一直沒聯絡,頂多是讓我由其他人 - 透過Helga或Ellurek - 告知他還活著。
我花了點時間調適距離感,決定要視這段關係為"理所當然"。
畢竟,當他選擇進入Ellurek介紹的某組織活躍,而我選擇留在表面世界過一般人生活時,這番調適是必要的。

 

我們唯一的交集 - 有時我覺得 - 只剩下這個地方。
說我在期待什麼,也許如此,只是Schuldip不是能期待的人。
於是現在,我變得該怎麼定義兩人見面時的互動模式都感到迷惘。

 

 

----
以上就是我家Clofford在短短半小時多內碎碎念出來的東西。
他功力真的變高了...(摸下巴)

----

 

時間: Tue Feb 14 16:21:48 2006

 

2011/9/1,補失蹤草稿上的一段

 

平常心就夠了,如同他一直住在這。
那麼我該去睡覺,如同他不在這。

在與不在若沒有差異,我就是根本質疑Schuldip的存在。

我走進廚房,便看到Schuldip已趁微波飯菜的空檔啟動咖啡機。
......凌晨開始喝咖啡?

「我不是回來睡覺的,飛機上睡過了。」
『一切順利嗎?』

提醒、給予最起碼的關懷,我儘量輕描淡寫,如同不感興趣。
尚處睡眠餘韻的身體還想抗拒咖啡香的邀請。

「當然!沒什麼我擺不平的。」
換進另一盛菜的紙盒,端出的菜香加入爭奪嗅覺主控權的行列。
「不過我後天就得回去,收尾。」

 

我放棄。
從冰箱拿出土司切片,送入烤麵包機。

 

『有沒有遇到什麼有趣的人?』

「喔~他們有個傢伙跟你挺像的~」
笨拙地以快子捲起一團炒麵,我打開第二層抽屜遞給他叉子不過被搖頭婉拒。
「一板一眼做事精確,不過他比你無趣多了~」

 

『喔?怎說?』
比我還無趣?
長年被同一形容詞嘲諷的我不禁被勾起好奇心。

 

「禁不起挑釁,只要多找他幾次麻煩就會自動露出破綻給我"對症下藥",  真是太年輕、太沒經驗了!
  總不成是我被瞧不起了吧~派那種人來負責!」

 

Schuldip一股腦兒把剩下幾盒菜都混在一起,看來五顏六色十分熱鬧。
其狼吞虎嚥的程度讓我懷疑他在飛機上只睡沒吃。

 

「沒辦法、這次任務雙方都很有默契派新手出來= =
  做事沒經驗又怕我不知怕個什麼勁兒的,害我得多費心思連作夢都夢見在跟他雞同鴨講 =__________=」

 

讀心,我想是我和Schuldip都太習慣如此"對話"。

 

『所以就不要使用讀心了吧。
  你回來應該是休息。』

 

 

「我大概被你傳染了吧 - 把公事習慣帶回家 -  也許我該搬出去~」

話的前半令我笑了,後半卻幾乎將之凍結。
心頭緊了緊,儘管只是一瞬。

而Schuldip的確未再使用讀心,快速滿足口腹之慾後將盤子等留給我清理,他則倒了杯咖啡到一旁啜飲。

 

「Brad,是你的預知告訴你今天我會回來?
   還只是你每天都睡沙發?」
金綠色的眼睛用一種少見的疑惑打量我,交換出來的訊息除了好奇以外,是種修飾過的揶揄。

 

『我不知道你會回來,至於睡沙發是不小心。』
明明這幾日未特別勞累,卻常在飯後整理資料時不知覺跌入淺眠。
本想戒個幾日咖啡因的,顯然已經依賴太深。

 

「所以,全是"巧合"?」
刻意強調了單詞,卻一反常態未窮追猛打,話語一轉,
「Brad,我們交往多久了?」

 

『你是指我們認識的時間?』

 

「天哪還能被你解釋成這樣?」
他誇張地搖搖頭,
「看來連那個天什麼的形容詞都形容不了你了。
   算了、不跟沒睡醒的你講下去了!」

 

在我聽來更莫名其妙的是他,也許是我太久沒接觸Schuldip的思考方式。

 

 

 

 

 


 

 

作者: TAMAGO
標題: Re: [黑] The day after
時間: Mon Jun  4 14:55:27 2007

 

 

 

在機場的時候,看到許多離別和重逢的場面。

不知為何,認知竟然很慢才接收那類的訊息。
後來在車上想通了:除了接送重要客戶,我自己也已經幾乎不跟人在機場離別或相逢了。

我沒有刻意去問Schuldip離去的時間,吃飯時透露的"後天"我臨時出差了,一週。
也跟以往一樣,彼此都沒有告知對方"何時回來"。

原來我們真的沒有接、送對方的習慣。

出差回來後,我帶了一個新的習慣。
淡灰紫色的煙灰缸和一包隨手買的煙,對我來說試用的任何廠牌都一樣嗆,看來廠商要我建立品牌忠誠度還有一段路要走。

 

首次在公司吸煙區點了煙被同事大驚小怪,獨處時間被打亂不說,居然還有人特地來看我抽煙,順道調侃「過30歲才開始抽,是不是終於活得不耐煩了?」
一時冷笑,把場面帶過去,內心卻是有這麼一絲認同。

 

點煙的時候,隱約記起曾經在某個雨天下午,米蘭斯卡拉廣場上,
旁邊的人身上的淡淡煙味,很迷人。

 

 

有時,僅是工作累了之餘,點燃了它,放在煙灰缸上待其自動燃盡。
彷彿製造了假象,而、如果那假象要有名稱,我想我知道他會叫什麼名字。

 

是、一份提醒著毀滅意味的氣息,讓我把兩者連結在一起。


不知不覺他的意義變成了這樣?
還是當我們的路途除了這個"家"以外不再重疊時,必然的結果?

 

捨棄了"家"的人,與,被"家"捨棄的人,要真說有什麼共通點
也僅是曾經的習慣、工作、環境、際遇使得我們在一起的。

 

 

當然事過境遷,沒有任何事物會停留原處,點煙這舉動,也只是無聊之舉罷了。

 

 

最後,這習慣死得很突然。
也正如把這裡當旅館的那個人,走得、突然。

 

 

只剩煙味在房間裡,久久未散去。



-----

我家Brad是真的心情很不好了才會生這種自暴自棄文OTL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