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串回顧,有很多老人式的感嘆與感激,不適者可以不用往下w

 

我一直覺得我這一屆,我這一年、在教育路上走得蠻特殊的,這篇大概能引起的共鳴是最少的(笑)

 

小學是鄉下學校,在學校沒啥好期望的,就草地學校該有的樣子。

在五年級下學期(?)搬遷到新學校前,我們使用的操場恐怕只有200公尺(一圓,還是不規則砂石地)大小,廁所是一條大溝上面加蓋有屋頂的建築(沒有燈我記得),在離教室遙遠的百公尺之外(笑)

我記得小時候的我很不喜歡上廁所,因為很遠、很黑、很臭,往下看可以看到蟲子鑽在我不想知道的物體上,是的,那是條可能一天僅沖水兩三次的大溝。

教室旁邊就是稻田,我的經歷因此增添了「到農田抓蚱蜢」這一項(笑)

仔細想想真的很難得(沒啥機會出去外面玩)。

 

那也同時是個在九年國教實施的時代,依然有家長不願意自家小孩去上學唸書,抓回家種田的情況。
我們班上就有一位,他的學號跟我們差了兩年,每次都因為家長不准而沒畢業,記得當時的導師總之想盡辦法去抓人回來,我現在有點忘記那位同學最後有沒有畢業了,我想,應該有。

 

我們五年級時換了導師和校長,男導師是過往我們這小學校少見的變化,然而他帶來的變化遠不止於此,大概像是GTO的鬼塚跟理事長那樣的搭檔,在學校聯手進行了很多改革、對我們這群小蘿蔔頭影響甚巨,而他教導完我們就離開學校了,尤其讓我們覺得特殊(笑)

 

國中一年級時,我們這屆變成最後一年的常態分班=男女還在一起、沒有能力分班的分法。
所以我還記得我國一的時候野得很,下課還會跟男生打架(笑)
然後由男生帶來漫畫大家傳這樣www

 

那在我們學校是最後(?),二年級進行能力分班,我記得到10班左右都是男一班,女一班這樣交錯,10班以後被稱為放牛班(後段)。
不過很後來聽說這樣的分法是不應該的。

啊嘛我們都畢業了。

 

高中時進了省立女中,省立,當時還不知道多威風(笑)

因為後來廢省了,我們「省立」的書包頓時變得好珍貴~~wwww

只是我也不記得到底有沒有收藏起來(炸)

 

高中是最後覺得自己還可以驕傲的時代,

會覺得那些爭鬥「走路可以邊走邊吃」「圖書館自習室不能帶東西進去吃好過份」的學妹們實在是太嫩,都不知道我們的年代是怎麼艱苦啥的(炸)←儘管才差一年

看著事情「改變」的同時,也許是對於經歷了這些改變前後的自己,感到的驕傲吧。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