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銀土吧的人的留言,讓我修改了架構,增加了很多枝葉細節

讓我稍微重溫了身為有讀者的創作者的喜悅 謝謝///

 



『去!竟然沒訊號!』
掏出手機想呼救只見"圈外"的標示,土方險些折了它。
『啊喂自然捲別亂跳!!』

銀時不斷對電梯內件攝影機揮手甚至拍打,同時敲打天花板。
「怎麼沒有能頂起的蓋子?電影不都這樣演的嗎?」

然後似是耐性用完,"喝!"地一聲木刀出擊,卻只擊壞了半邊的電燈,天花板文風不動。
這一來使得密閉空間裡一亮一滅,平添某種氣氛。


『混蛋!你這破壞公物的傢伙快給我下來!!』
礙於抽刀不易,土方手腳並用地把自然捲拽下來,
『這電梯標榜火箭筒也打不穿的高級材質防護啦你不知道嗎?』

本來還要再數落下去的土方被銀時打手勢止住。


"多串君、你不覺得那老頭好像比剛剛更透明點?"
"別、別亂說!他只是往後站了點,光線問題!
 何況他剛還說英文咧?幽、幽靈不會英文的!"

"那你快點問他點什麼啊!政府官員都要英檢合格的對吧?"
"沒那回事!你為什麼不拿出翻譯年糕自己問!"
"要拿得出那種東西我拿隨意門不更快!"


被硬推著上陣,土方戰戰兢兢地走前,彎腰向老者露出僵硬的微笑,
「How.....long you, here?」


老者偏頭,普通的微笑在黑影下增添了很多效果,而他的話語更是讓兩人幾乎停止呼吸。
「2 weeks.」



"蛋黃捲他說兩個什麼?!"
"蛋黃捲是誰?!大串君太害怕了連暱稱都叫錯了嗎?
 他是在說我們兩人讓他想起在家鄉的孫子要我們幫他重溫美好的時光!"


無視土方的問題直接得出奇妙結論(?)的銀時不給土方吐嘈"才一個單字怎麼可能有這麼深遠的意思",抓起兩人的購物袋到角落(?)低聲討論,
「那老頭一定是專門住在電梯的電梯之神啊!你看他胸前不是掛著鑰匙嗎?」
土方探頭,視線繞過銀時的肩膀瞧見老者的確掛著一把形狀怪異的鑰匙。


「那一定是用來打開電梯的!我們必須拿到手。」
『你建議怎做?老頭看起來很強啊!』
「首先要讓他放鬆下來,我們必須討他歡欣!你買了什麼可以放鬆心情的?」


強調現在都要冷靜,兩人迅速檢視手上的資源。


『全套的美奶滋下午茶瓷器...』「全套的草莓牛奶沙發套枕...」
「不喝茶的人要什麼茶瓷」『其他人不會准你把萬事屋布置成那樣』
「『那為什麼要買?』」

兩人無奈地對看一眼,嘆道,
「『一時的鬼迷心竅。』」


『美奶滋精靈家族模型』「俄羅斯草莓牛奶娃娃」
「『被知道了面子會掛不住!』」
「『那為什.....一時的鬼迷心竅orz』」


「還有嗎?」
『美奶滋殺手的奇幻日記,適合睡前閱讀。』「草莓牛奶勇者有聲書系列,適合睡前播放。」


簡直是一團糟!


「只能有什麼算什麼了!」
在心中擬定作戰計畫的銀時要土方準備好布置用品、分心物件以及,心理準備,
「你讓他分心,我來奪取鑰匙!」

 

 

-- TBC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