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真的蠻想看到這一回做成10分鐘的小動畫啥的XDD

能找到野生銀土來配的話就更好了(大妄想)

 

 



作戰計畫第一彈!Project Afternoon Tea




『Let's PARTY!!!』
對於講英文有些彆扭但硬著頭皮上陣之後效果還不錯,土方努力拋下自己的羞恥心,跟銀時瞬間將可容納24人的電梯用既有購買物布置好後,請老者上座開始餘興節目。
銀時陪坐在一旁替老者在茶杯中倒入草莓牛奶,一邊胡謅土方其實是將軍手下專業戲班子出身,各類雜耍搞笑十分拿手。
雖然語言不通(?),老者聽著銀時的日文竟然頻頻點頭一臉理解的模樣。


「先來你最拿手的:左右轉三圈然後來一聲汪~」


 — 混蛋自然捲等出去了我會用刀把你每一根捲髮切成直的!

可惜眼神不能殺人,不然大江戶裡已經沒有死魚眼的銀自然捲了。
土方一邊慶幸電梯內的攝影機應該沒有動作,一邊被動地彩衣娛親(?);
所幸皇天不負苦心人,老者笑顏逐開(雖然在一閃一滅的光線下幾乎是獰笑),氣氛也變得較為輕鬆,一切只可惜銀時在他杯子裡倒的不是酒而是牛奶。



"天殺的自然捲你還沒辦法入手鑰匙嗎?#"
"你看不出來我嘗試很多次了嗎?!他防守比保護傘的大本營還嚴密!"
"那就快點換PLAN B!"
"阿銀我向來只有PLAN H(IJIKATA)的~"


在幾經(殺人眼神)催促下,銀時拍手說道該換點其他的餘興節目,請老者先遮住雙眼一下,
「是猜人物遊戲喔!」



騎著等身大美奶滋瓶造型大抱枕登場(?)的土方假裝拉住韁繩停住,抽刀指著空氣。
『Are you ready guys?
  Put YA Guns ON!!』

「OH!I know!  SAMURAI!」
老者一臉爽朗地回答,拍著大腿表示相當有信心。


「答對了!給你雙倍的草莓牛奶!」
以誇張的祝賀語氣殷勤為老者加碼的銀時用眼神提示土方的題目太過簡單,導致他的作業時間縮短,來不及偷取。



"那你自己來出題啊!!\_/## "
"偉大的鬼之副長要親自下海?這我一定要換個好地方看看!"


自覺似乎又挖大了墓穴的土方也別無選擇,瞬間拋下一切令自己想直接鑽洞躲下去的道具,與銀時對調了位置。






『還沒好!Please close eyes!』
手忙腳亂地倒好草莓牛奶做藉口預備,本想趁老者遮住視線時從其襯衫領子後面拉取吊著鑰匙的鍊子,或從前面找到可以下手的空隙。
無奈不知怎的,土方總使不上力,彷彿老者身上有一層無形的氣制止自己;而雖然沒有偏頭去注意銀時在做什麼臨時搭湊的裝扮,他也認為銀時正在偷笑。
最終,僵局由聽見斷續而零碎的腳步聲打破,老者畢竟拗不過好奇心,放下了手。


穿著全套草莓牛奶圖樣的睡衣,用同系列的桌巾布包住頭只露出眼睛,雙手拿著草莓造型杯墊如握住手裡劍,左右張望、躡手躡腳地從電梯那端走到這端。



"真是我看過最沒品味的忍者了...."
"別光顧著看,快趁他精神渙散時下手啊!"
"你叫他這樣精神渙散?!他的AT力場都強到肉眼可見了!"


只見老者一臉認真思考的模樣,甚至換上了某名偵探號稱思考力↑40%的專用蹲姿,
「DO......DOROBOU?(泥棒)」




銀時見狀放下杯墊,從旁邊的購物袋掏出一包草莓牛奶咖哩料理包用掌心頂著並金雞獨立,狀似詭異的舉動老者卻立刻心有靈犀一點就通,
「NINJA!!!」


「答對了!」
一口氣拆掉偽裝的銀時滿面笑容過來跟老者握手,一邊答應下一題會更難,一邊示意土方過來另一角落。
土方忍著內心『為什麼決定關鍵是咖哩?!』的嚎叫在挫敗中爬起,順道懊惱剛剛兩人握手瞬間沒想到要把握機會。




"最後計畫一定要成功!我想好下一個題目了!"
"前面我們都失敗了,果然只有武力取勝嗎?"
"我們不走正面衝突路線、自古以來的成功之道都只有一個。"



儘管銀時保證聽他的準沒錯,當聽及計畫所需條件,土方還是本能上/口頭上的抗拒了。



"我才不..."
"相信我!這樣他才會懂、他才會配合!"
"他如果沒像是你說的那樣,你就等著被我砍吧!\_/#"


緊鎖眉間,土方抿住唇看著已經開始動作的銀時,內心複雜。
到底是該繼續相信自然捲這次也會帶領著走出生天?
還是跟以往兩人的烏龍事件一樣,鬧出一個比一個大的事件?



"我來幫十四?"
"不准!!\_/"









「OH~~this is interesting!」
看著銀時和土方的動作,老者也興奮得坐不住。




脫到只剩下內褲的兩人像是在繞著什麼範圍外,分別走到電梯的兩端。
兩人右手都拿了些白色粉末類的東西,朝兩邊灑去;接著走到電梯中間面對面、擊掌拍手表示自己沒有攜帶其他武器,輪流抬起一腿後放下,提拉褲子做最後調整,兩人都把重心放低,蹲下雙手握拳、碰地。



「Wait!I Know This!
  Let me play this part!」
到兩人扔下的購物袋裡拿出美奶滋團扇,老者興致勃勃地走到兩人中間,恰好背對電梯門。
不管是背微彎的姿態或是模仿相撲行司(裁判)的吆喝,都很有架勢。




"等等按照計畫喔!"
"知道了啦、你才不准失手!"




「GO!」

在老者的信號下,銀時和土方兩人一起行動,同步伸手一左一右制住老者的肩膀。
正預備要搶奪鑰匙時,電梯門竟突然打開,三人跌成一團。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HENTAI!!!!!!」



不管在電梯裡的人經歷的一切有多驚心動魄,對於電梯外的人,他們看到的是兩個半裸的男人從門後滾出來,而電梯裡面則是草莓牛奶與美奶滋色彩布置成的詭異色調。
按開電梯卡住的門的是一群也剛採購完的女高中生,在此起彼落的尖叫後狂奔逃命去,深怕自己被什麼奇怪的人纏上。



「趁這老頭沒醒我們也快逃吧?」
『好...我們今天根本沒來過這裡,你從那邊出去,我走這邊。』



迅速將購買物各自收起、在其他的某處毀屍滅跡的銀時和土方,頭也不回,走上背道而馳的歸途。



至於出現在電梯內,說出「2 weeks」後也臨亂不危的微笑老者?
他的謎底,是另一個故事了。







 — 尾聲 —



「Oh! Mr.Ninja and Mr.SAMURAI!
  Glad to see you again!」




「『不會吧?』」




這個城市,很意外地是一個、
銀捲髮的草莓牛奶控和尼古丁中毒的美奶滋狂100%相遇的地方。

 

 

-- 完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