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中午自己一人去某餐廳吃飯時,觀察到的芸芸眾生。

其實還蠻有趣的,一個人去餐廳吃飯。

 

大江戶,說大很大,說小,也絕對不為過。

總是這麼"不經意"就能碰上那個男人,這與什麼"相似性"無關 - 今天挑的是間無屬性的家庭式餐廳 - 肯定是男人遊手好閒的那部分把心力用在追蹤自己身上了吧?

 

 

真是!有那份多餘力氣就去好好接委託賺錢養家啊!

 

「阿銀我的真心怎能說是多餘的呢?多串君~」

 

自然捲得意成分比往日都嚴重是怎回事?
話說自己不自覺剛剛把想法說出來了嗎?
內容可也沒有讓他高興的地方吧?!

 

『真心?是不安好心吧!
   我這餐可是要報公帳的,你的自己付!!』

宣戰般地,重重將自己的特調美奶滋咖啡放下。

 

「好好~算阿銀我素行不良可以嗎?
   那麼為了表現心意,十四這餐就讓我請吧!可以加點任何十四喜歡的喔!」

擺出一副男子漢敢作敢當的表情,甚至是從那扁到不行的荷包裡抽出兩張紙鈔放到桌上作為證明。
那兩張在這物價通膨得誇張的世界裡買不到什麼的。

 

『我還沒淪落到被你請客的地步,你把那兩張收好比較重要!』
銀時收走鈔票的同時,小姐送上了自己特餐中的甜點。
想都不用想自然捲的眼睛一定盯著它發亮,土方輕輕嘆了口氣,把盤子推過去。

 

「謝❤謝❤」

眼見銀時果然在自己餐點送上之前就迫不及待享用甜點,又是餓了多久才來求援的?
算了、別多此一舉。

 

土方看看手錶,午休還有些時間,就當作眼前沒有坐著狼吞虎嚥的自然捲一枚安穩度過吧!

定了心,土方慢慢啜著續杯的特調咖啡,一邊觀察附近餐桌的芸芸眾生。
坐在等待區的大家族、興高采烈的學生群、窮情侶坐下後就抱著菜單吱吱喳喳打鬧了超過十分鐘還不點菜到底重點是吃還是不吃啊....

 

「十四的注意力向來都很不集中呢!約會的時候。」
『....!誰、跟你....』

 

直覺性地反駁,這才發現銀時已經將自己那份也吃完,不知道看著自己發呆多久。

 

「在屯所的時候,十四讓我嫉妒你的組員。
   在跑公務的時候,十四讓我嫉妒所有的幕府官員;
   現在,十四是想讓我嫉妒所有的大江戶人嗎?」

 

平穩、甚至是微笑著說的,銀時的正經口吻讓土方暫時忍住了鬥嘴的衝動。
這男人現在想聽答案,真正的。

 

『嫉妒那麼多人又沒好處,別做無謂的事情。』

說"嫉妒"什麼的,不都是"心"的作祟嗎?

『我可從來沒嫉妒你....什麼的。』

 

「嘻嘻、也許如此!
   這該歸功阿銀我很早就讓十四徹底感受到阿銀的心之所向吧?」

 

 — 是你的,全部都是你的。

 

這句,銀時並沒有出聲,僅是動了動唇,而自己"剛好"看到、拼湊出來。

 

『.....//   我吃完了。
   說好要分開付帳的。』

說是承受不了那雙夕色眼瞳投射過來的熱情,也是覺得這類愚蠢的對話該告一段落。

 

「那就感謝十四今日給予的愛啦!❤」

『我叫你自己付帳!』

 

「我說的可不是錢的愛護唷~」

在自己座位上耍帥似的倒回頭說著,銀時瞇細的紅眼裡有著無法掩藏的、名為幸福的喜悅。

微張的唇將最後的訊息無聲地傳遞過來。

 

 

 — 今晚見。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