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中同時有阿銀阿土在說自己的感受時就會覺得第三人稱不夠用XD

 

 

大江戶,是個讓人覺得很渺小的地方。

不管是在市區內,或是郊外的山丘往下看,都會這麼覺得。

 

直到,總是會"不經意"地碰到那個在意的人,在大街小巷城內郊外,像是被無形的線牽住了兩端再慢慢收緊。

啊~大江戶真的變小了呢?多串君。

 

銀時遠遠瞧見那自己很熟悉、制服筆挺一絲不苟的背影停下,看了抬頭招牌而不是門口的菜單幾秒,腳步一轉推門進去。

 

是在考慮食物以外的事情嗎?呼呼~
這種可愛的思考路線真不愧是讓我迷戀的十四~

 

「萬事屋你在發什麼呆?還不快點找我的波奇?
   如果害我來不及參加比賽,就不給你們酬勞了!」

 

綠鼻子綠眼睛的委託天人,無視周遭的人潮眾多氣急敗壞地跳著。
銀時聳聳肩,將布袋裡的餌食拿了幾條出來,藉著臂力遠遠拋往附近建築物,由於用力過猛,該物體嵌入了牆面。

 

「啊啊你這笨蛋在做什麼啊!」

 

「速戰速決啊!」
很久沒有動用腦中的結案迴路了 ,銀時搔著後腦的捲髮估算戀人的進食速度開始不耐煩了起來。
雖然是天人可是很從善如流(?)地給寵物取名波奇,雖然取名為波奇但並不是一條狗,要入境隨俗就要做得徹底啊!
「波奇會爬樹應該也能爬建築物。
   你說牠很愛吃KERORO星的青蛙零嘴,那麼高的餌食牠不可能不會注意到,我們接下來只要守牆待波奇就好了。」

 

好波奇啊快點自投羅網!
別逼我用百倍神力找你喔!!那可是對多串君專用的!

 

 

「唷~真是奇遇呢~」
『...!』

 

算那隻波奇機敏,等解決完、委託金收完、走進同一間家庭式餐廳,戀人才吃完主餐,悠閒地喝著咖啡。
果不其然,臉色馬上就換上不耐煩的一副,一般人會因此受到打擊吧?
不過向來惜字如金的戀人常常會在相處時不自覺地將內心的OS真的說出來,也算趣味之一。

 

『真是!有那份多餘力氣就去好好接委託賺錢養家啊!』

 

十四真的沒發現那句抱怨像是什麼嗎?埋怨遊手好閒的丈夫的職業婦女語氣~
就算沒住在一起,還會幫忙擔憂阿銀的家計的十四實在是太可愛了!>w<///

 

『真心?是不安好心吧!』

 

剛剛大概太得意了讓戀人表情更不悅,急著劃清界限,還擺出一副"敢(在公眾場合)碰我就要你好看"的傲嬌MODE全開。
這種時候就是要拿出身為男人的骨氣啦!荷包裡的弟兄全上了!(波奇的則在另外的信封裡)

 

『那兩張還是收起來吧!』
數落的時候還嘆了氣,隨後把甜點盤推過來,對於超自動的戀人滿懷感激地道謝,口味略鹹的起司蛋糕現在吃起來比往常甜上好幾倍呢!

 

桌邊另一端的土方進入異常沈默,趁著小姐送來餐點時偷看幾眼,見他異常專注於自己背後,嘴邊像是要吐嘈什麼又忍住。
從水杯的映射和聲音推斷背後那桌是對嘈雜的情侶,對彼此打鬧的興趣顯然大於對飽餐一頓的宗旨。
這大概是十四很難理解的情趣吧?

 

明明在身邊,卻總是逃避著進一步接觸;總想要劃清界限,卻又在許多小地方不著痕跡地幫忙。
思考與作為矛盾的集合體、愛面子的程度讓人生氣、害羞過頭的地方又讓人著迷不已......

唉喔!再想下去波奇的尋獲金就要變成給多串的疼愛金而不是小神樂吵很久的定春追加糧金了!

 

自覺心中的天平往不妙的方向傾斜的銀時,幽幽地吐出在心中累積的鬱悶。
本想要依此打消住內心突發的念頭,沒料到戀人正經起來的回答一舉把天平的一邊加重到再也扳不回來的地步。

 

『我可從來沒嫉妒你....什麼的。』

 

土方臉微紅了這麼說,眼神也別開死盯著地板,十足十的害羞。

多串君怎麼說得像是自己一人的功勞呢?這可不行唷~
明明不是太久沒見面,怎麼就忘記交往關係能這麼穩定,是因為阿銀我付出多大的努力啊?

 

— 是你的,全部都是你的。

 

有些意念,就算不憑藉聲音也能在人心中生根。

 

直視著戀人直到他臉紅著站起,一邊說著像是無情的話語,卻是連小姐找回的零錢都忘記拿就急著要離開;

基於好意再度提醒他,更是連擺在眼前的事實都忽略了,十四到底是能可愛到什麼地步呢?

 

 

這樣下去,等等不管用什麼藉口都能長驅直入了吧?

 

 

「今晚見。」

 

 

-- 完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