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數的大搜文(大概總共2-3篇)

那個時候(應該是2001?)因為很多事情陷入低潮,甚至進入前所未有的封筆期,熬得很痛苦。

因為自卑因為壓抑、很多事情,讓我覺得寫大搜是「不應該」的。

 

過了十年,我依然愛室井先生。

而現在、也許我能稍微喜歡當初在痛苦之中刻下這些文字的我。

 作者: Anpathio (Camouflage) 看板: BB-Love
標題: [衍生] WPS - Reminiscence
時間: Sun Jan 13 18:54:50 2002

 WHITEOUT的BGM集 - Reminiscence,意思為回憶。
 打的報告消失在如同WHITOUT的混亂之後,

沮喪的倒下打算先睡再說。
 就是在這時被襲擊。
 雖然之前就在醞釀,但是刻意忽視只是讓那份由音樂引發的漩渦更洶湧而已。
 我回想到以前看過的12 monkeys(中譯:未來總動員, Bruce willies演的
 Brad Pitt也在裡面,那也是讓我對他改觀的片子之一,整部作品大推薦!)
 因為那一種痛苦最類似,開始想著那一景的他和她.....

 原來,是這樣的感受?
 還是我太天真了?

 已經說過好幾次停筆,說到讓人聽見也僅為了提醒自己不要破戒。
 但是如同之前在某次日記的發言,我果然最終還是會,
 嘲笑著無法做到自己承諾的這個自己。

 這樣的題材一定有很多前輩寫過,想著或許會重複的同時感到汗顏。
 抱歉,又再度獻醜了。

 



 一開始只是一點點,透著衣服感覺不出什麼。

 迫近、勁道之強或許自己也察覺,但是就算是武術家所鍛鍊的本能
 反應極限是在0.4秒左右,機械是不會有這種緩衝的。

 一瞬的穿透,大概已經清楚知道發生什麼。
 下意識的用手去壓住傷口 - 那麼大力一定很痛,但是也是一下而已。
 血像從破裂包裝流出的蕃茄汁般的不真實,眼前的影像和記憶交疊。

 壓不住的,背後也有。
 灼熱感沿著背延燒到全身,卻會對吹過身邊的風打冷顫。
 這樣的粗石子地跌下去一定很痛。
 突然想低下頭看看傷口,然後,跟夢裡一樣好奇地研究。

 那是多久以前的夢?

 久的好像,連呼吸都快忘記..............

 

 

 



 「室井さん!!」



 來人完全承接了我的重量,我靠在他身上,殘存的心跳提醒我必須掙扎著呼吸,
 儘管很痛........但果然,咳出來的只是血。

 

 



 「室井さん振作一點!我馬上帶您去醫院....」



 不叫救護車啊?

 很奇怪現在還有心情想這個....
 不過是他嘛....
 會帶著一車長官飆車也不怕的人....



 

 



 『咳咳!—』



 一鏟挖下喉嚨的感覺,被硬逼著提起的身子強烈抗議,很不甘願。
 但那雙手沒有離開我。




 「小堇快點!」



 晃動的車..白天.....綠色外套....好像....

 ....對了...那個時候...也是.....









我走了的話...不要忘記前線的刑警.....




我答應你!




















 如果是我,會說什麼呢?



 我.....會.........



















「室井さん!!!」

















我走了的話...前線還是得繼續努力....

















                             很久後,我才想到,

                            那時,真該這麼說的。






-- 完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