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是動筆的第一篇(印象)

自卑的心態已經在前一篇說過了,以下留下當年的前言吧

作者: Anpathio (手中的陽光,約定) 看板: BB-Love
標題: [衍生] WPS - 陽光
時間: Sat Dec  1 12:21:52 2001

 不好意思獻醜了。
 其實基本上,我不打算投入寫作的工作。
 除去我本來就對警界的題材苦手,就是,我是個後進者,
 而這,已經是個飽和市場。

 有太多前輩們已經寫過太多,也掌握的會比新手的我更好,
 這是我個人的問題。
 至少,現在的我是這麼想。

 但是,我昨天二度看完電影版之後,一直無法安睡。
 有太多同步著室井SAMA的字句流過腦際,滿腔的情緒讓我想不顧
 睡在下舖的母上起來寫=_=

 最終還是忍住了,讓那些靈光一閃的東西伴著我沈睡。
 似乎就某種程度而言的不甘心哪!
 所以,以下是剛剛擔任母上快遞後(母上忘記攜帶外套叫我送過去)
 走回來的怨念。

 

 




 「室井先生,你抓過陽光嗎?」

 陽光?

 「啊..就像這樣哪!」
 或許我剛剛習慣性地皺了眉頭,

青島像是為了剛剛的莫名話語而偏著頭想要解釋,
 空出原本拿早餐的右手,笑著看看萬里無雲的湛藍天空。
 「今天天氣很好~
   所以,只要把手掌攤開......」

 為了掌握角度而細心地調整著,突然覺得有點不可思議,陽光在某種角度
 落入他掌心時,會閃著讓我想瞇起眼睛的光芒。

 「很溫暖喔~室井先生,試試看吧?」

 無心機地對我笑,青島總是這樣,過去我以為是業務員的職業行為,
 但他的期待和相信我會跟著作的意念卻在此表露無遺。

 只要....伸出手..嗎?

 學著青島的姿勢,讓微冷的風帶走原本殘留在手上的咖啡熱氣。
 好像有點不值得,我在作什麼?

 「對~然後~請把眼睛閉上。」

 這一回可是把我的耐心消磨殆盡了,而青島卻更快一步,拉住我的手腕。
 「因為不閉上眼睛的話,沒辦法感覺到陽光的熱啊!^^;;」

 『你到底想說什麼?』

 早上才結束檢討會議,週日早晨已所剩不多,走回宿舍的路上遇上正在
 附近調查案件的青島,在他的提議下吃個短暫的brunch。

 「請相信我,試試看哪?」

 這個說過「相信我」的男人,我能、我應該回應他對我的期待嗎?
 儘管在很多時候,自己的作為顯的很沒意義。

 『.............』

 感受..是吧?
 人的感覺有85%來自視覺,如果阻隔了其他的感官會變的敏銳。
 .........我有多久,沒有仰賴來自非視覺的資訊了?

 剛開始還沒有什麼實質感,或許我太專注於其他的方面?
 排除聽覺,僅是放任觸感的話......

 一股熱力,逐漸地凝聚在手上。
 比任何之前用來取暖的物件更有效,奇妙的體驗。

 「恩...然後....」
 青島好像突然靠的很近,但我還不想放掉之前的努力。
 好不容易的......
 「把手合起來.....」

 青島雙手緊握住我所握有的陽光,一起保留。

 「因為....一直覺得室井先生很苦惱!老是皺著眉頭的....
   說的也是哪!有那麼多事情要忙.....室井先生所面對的壓力更大吧?
   我...我在前線可以用自己的信念和想法去作事情,但是..室井先生
   卻必須耐著性子做著跟自己信念不同的事情,還要兼顧..我們的..約定....
   ...很痛苦哪?室井先生?」

 我不由得睜開眼睛,看見青島帶點歉意的笑容。
 有一瞬間,我幾乎以為是錯覺。

 『..該說抱歉的是我...』

 升官後變大的不是權力,而是隨著更多的成規和限制。
 我變的更懷念以前還可以做著「改變」事情的自己。

 「不是哪...室井先生也很努力了!我知道.....
   所以...我希望.....室井先生能一直保有那股熱力為自己的信念奮鬥。
   就像是抓住這陽光一樣.......」

 他靦腆放開我的手,但是那份溫暖沒有散去。

 外表看來似乎沒關連的我們,青島在前線,我繼續往上走,
 「讓前線的警察作正確的事情」這個目標如同手上的陽光一樣把我們連結。
 而我們,在同一太陽下,為同一信念而努力。

 『恩.......我知道了。』

 過於簡短的回答讓他苦笑了一下,拿起早餐又默默地繼續吃。
 我把曾留住陽光的手反握回去,讓他一起共享這份溫暖。
 青島有點吃驚,而我,我想我笑了吧?

 『這是約定,我一定不會放棄的。』



                              絕對不會。

                 因為,我面前就是,跟太陽一樣的男人啊!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