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3

無關黨派,你們只是對立了一整個世代

今天年輕人為了他們認定的「自由」而奮戰,並且疑惑著代溝為何如此之深,如果把同樣的態度放大到不只是關鍵事件,而是對於所有的事情,我倒覺得可以瞭解了。

譬如說(對我們這些玩同人的)最切身的,印刷輸出、以後小黃本的限制什麼的。
對「大人」來說這些本來就不應該存在的,所以沒有「損失」
「上面」從來要的只是「順民」,所以一旦「不聽話」就什麼都不行

關於言論的箝制和諧,沒有在對岸的論壇或者百度過的根本沒有辦法去想像那些莫名其妙的限制、更遑論深受其害(貼個文都會被打菊花(**)是怎樣?!),所以對這樣的「恐懼」,「大人們」也是不瞭解的
就覺得「你們這群死小鬼在鬧什麼?不像話!」

這種態度、世代之間的對立被加深了之後,基本上是無解的
這就是光譜的兩端,彼此都知道不會改變

有時就會覺得「他們到底有多笨」以及「他們到底以為我們有多笨」,還有「哇天啊原來其他人真的這麼笨」
最後就是「其實聰明也沒好去哪裡(因為結果一樣)」
然後開始瞭解為什麼先知到現在這個年份還不是長命的職業(啥

有權力的大人們,是真的忘記了什麼事情了
孩子會長大,人也會老去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想起CASSHERN電影裡,軍閥的二世竄位時好像說過他不願意再看到國家被一群只顧著自己老朽的身體的自私老頭們把持之類的事情(如果二世沒講過這些話、抱歉XDDD),而最後知道事件真相的二世也選擇直接率軍突擊唐澤魔王的所在地(說真的因為看的是原版所以我其實不大清楚他們的戲名、毆飛),年輕的一代壯烈成仁

我記得二世最後跟他父親,那個軍閥主的最後通話,老者說要切斷父子關係時,二世說他原本就沒有打算要回去,掛了電話,在孤寂老人周圍,沒有任何一個氣息

那時就想、「啊、的確,這就是對立之後的結果」
可惜的是,這樣的結果似乎是最有可能出現的結果。

於是乎、在CASSHERN裡面沒有和解的結局,突然也、合理了

但CASSHERN裡的確給人那麼一絲和解的「希望」。
最後的跑馬燈,就是當死者的魂都凝聚在世界之樹(我這麼叫那一根天上掉下來的針的)之後啟動的重跑機制,跑馬燈裡所補完的是眾人的夢、曾經的希望。
二世在這樣的希望之窗跟他爸爸取得了和解:帶著爸爸去公園,然後背著爸爸爬上小山坡去看景。
這樣的「希望」讓我困惑許久,直到Inception中Eames說「人都是渴望和解的」,我才能比較釋懷

這個世界的「世界之樹」,會不會到來呢?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