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天在廁所(X)思考了二次元男人對我來講的意義的變化


十七歲時碰到EVA的薰 第一次覺得"啊這男人我要!!絕不分給其他人" 這種特殊的感覺至今依然只有他
後來看二次元男人都是"賞心悅目看好圖"的階段



這世紀之後逐漸出現新品種(?)
"這男人.....我可以(上)"

"想上爆這男人/不上對不起自己"

"想看這男人被另一個男人上爆"

現在我眼中喜愛的二次元男人分類 "可以(自己)上"& "想看他被(男人)上爆"

還有一個獨立分類是喜愛的攻君們www

像是阿銀wwww

陰陽師的博雅就同時屬於 "可以(上)"和"想看他被(男人)上爆"

晴明(跨平台/媒介)在我心中一直總攻...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