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上輩子的經歷,就真的是以前的事情吧?
  也許我能請朋友幫忙查一下...」


面對土方難得的坦白,銀時把握了難得的機會問到了他成長的家鄉名和很多也許毫不相干,只是滿足自己好奇心的資訊。




『嗯......謝謝。』
一直以來很少對任何人說起自己的過去,也不習慣依賴他人的土方
咬著下唇輕聲道了謝。



全盤託出後便突然覺得倦意排山倒海而來,揉眼睛的動作被銀時制止。



「多睡一點、我幫你請假一天,你需要休息。」
自然捲的提案在此刻顯得無比吸引人,土方溫順地點頭,被銀時哄進被窩躺得舒服了,意識便再也維持不住。





「月亮的母親、我向您祈求~
  讓這孩子安睡、在夢裡茁壯~」



隱約、聽見低沈的男聲哼著斷續的曲調。




土方企圖在混沌的意識裡抓取上一回聽到這首搖籃曲的記憶,
它和那個亞麻色長髮的男人糾纏在一起。




勉強睜眼,是正心無旁騖(?)地哼著歌的銀時。




『你為什麼會唱?』
這句未成形的疑問被捲回了意識深處,土方覺得眼皮再一沈,進入難得無夢的深眠。






「果然......」
聽土方提起那個在深山裡陪伴的長髮大人長相時,就感到事情絕不單純。
而土方對自己哼唱的歌曲起反應則證明,那個人自己也認識。





「松陽老師......」










 
「我說過高等死神是很忙碌的,銀。」
「所以我不是就在你休憩的時候來叨擾了嗎?」



在某間網咖獨立包廂,一天使一死神正進行難以想像的對話。




「現在是我的黃金寫作時間,28章的稿子交不出去的話你怎麼對得起
我的編輯伊利沙白和911491.2位讀者?」


自稱作家的男子蓄著一頭黑長髮、身著彷彿不合時宜的深藍色和服,在電腦前正襟危坐地敲著鍵盤。




「又不是第一次錯過截稿日...哪有那麼多人看你的作品?」
那個0.2是怎麼回事?只用屁股看的意思嗎?
銀時在一旁大快朵頤叫來的蜂蜜脆薯和巧克力冷糕,一邊在內心吐嘈。





「這還只是按下購買鍵的人數,論閱覽數會更高,松子的魅力是無窮的!」
提起創作便沾沾自喜,充滿了暢銷作家的自豪,絲毫看不出來這個男人的正職是取人性命、引領後續的死神。





但也正因為好友有這份兼職,銀時才有日常在人界的活動資金,交換條件是他得幫忙維持業績。




「別管那些了阿桂,上回拜託你的事情呢?」
「那棟大樓很乾淨,銀你看到的應該不是本體,而是投射。」



「難怪形體很微弱...」
經過專業死神鑑定的話就應該無誤,銀時暗地為土方撿到便宜感到高興。




「那假髮,這個地點麻煩你查看看,大概20年前有沒有什麼事件發生過。
  我想確定一下...」




反射性的"不是假髮,是桂"的辯駁後,
他仍很夠朋友地看了紙片上的地名,沈默。




「銀......你可知道這能查到誰?」





「所以才要你去探探啊!
  這段時間就跟你的編輯說去取材吧!」


清空盤子和杯子的食物,說著要去探望老師的銀時抹完嘴爬起,一晃、消失在窗外。






「要說幾次才懂......
  那個人早就不是我們的老師了......」





許久,定定地望著紙片出神的桂對著窗外無辜的藍天,長嘆。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