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中途寫很順,後頭同步得太厲害造成人稱跳掉了修上一陣。

我只是認為一個背負那樣過去的人就算會笑,那也是用盡全力的。

BGM是鬼束千尋的シャドウ。

 

 

 



走出門,要覆上的是另一種意味的武裝,而往往、從下樓梯後的轉角就開始。

『早安,坂田太太。需要我幫忙把垃圾送到巷口嗎?』
「不好意思每次都麻煩你,我那個廢柴老公實在是......」

微笑,前幾次是一種練習,直到內心不再有一絲勉強;
這時才會覺得一切回復正常,天空的顏色才不會顯得過於刺眼。
空色......


「紅雀、早!有工作?」
『早安蒼葉,你也是?晨間配送可真少見。』

偶爾,也能有直接把陰霾消除的因素。

「啊嗯~就是東區那個總是自稱貴婦的太太說上回送的烤箱不合用要替換,還限定早餐前送達,只好出動了。
  明明都是售出不退的部分,羽賀店長卻三番兩次答應她的無理要求......」
蒼葉拿下耳機,像是終於能找到發洩出口地講上一陣。
意外知悉內情的紅雀只是陪笑、不時點頭。

那是因為有求於人的不是貴婦人,而是羽賀先生呢~

身為髮藝師就算不用心,也能收集到街頭巷尾的各項八卦,何況主顧們就是群很會嚼舌根的女性。
雖非刻意記取,當主角是認識的人名時,總會多留意幾下。

「那麼我往這邊!再見!」

並行的路途說長不長,說短也只是貪心比對的後果,頗有自知之明的紅雀揮別蒼葉,在轉身之際感到左肩上的壓力:是貝尼盡全力(?)用木屐踏上的結果。

「說好的早餐呢? (▷д◁)」

喔對、還有這件事。
小傢伙明明不是真正需要進食,表現卻沒什麼兩樣。
當初挑選具備飲食機能的ALLMATE是不是多此一舉?

「我不是小傢伙! (▷д◁)」

嗯?又不小心說溜了嘴?
『是~是~~』



『喔?真的下雨了。
  貝尼你怎麼沒提醒我要帶你的雨衣?』

紅雀打開油紙傘,一邊詢問,一邊將傘換至與貝尼同側。

「你說你做的那件蓑衣?那不具備防水功能。」
甩甩長尾抗議,貝尼斬釘截鐵地批評。

『你不穿怎麼會知道沒用?
  以前在本土鄉下的農夫都這樣穿的。』
「貝尼不是過時的農夫~~」

臉頰鼓鼓和高分貝顯示他真的生氣,強調"過時"這點反而讓人覺得很可愛。
紅雀在貝尼有此類反映前也不知道鳥兒也會在意時尚。
又、或許是性格初始設定跟自己相同的關係。

自認對衣著也有一定堅持的紅雀用指尖輕彈了一下貝尼的頭,信步於密雨之中。






突如其來的雨勢把些不看氣象預報或純賭運氣的人抓個正著,不過也有些,是為了等待一段浪漫的邂逅。


「啊」
『唷!需要送你一程嗎?』
「不~需~要~
  用你的傘還要抽號碼牌咧太麻煩了。」


唉呀!肯定是剛剛護送兩位落難小姐的一幕被目擊到的反應了。
紅雀內心閃過"果然還是不該做壞(?)事"的自我嘲諷,逕自拿著傘在蒼葉躲雨的招牌下站定。

『那麼、感謝您的指名。』

蒼葉沒好氣地瞪了紅雀一眼,下一步乾脆地進入傘下,一臉「你欠我的」要紅雀護送回<平凡>。


『怎麼弄到這時間還在外面?貴婦人刁難你?』
「只有前半,後來臨時被店長差去另一家收取貨物,回來時就碰到下雨...」
蒼葉拍落兜帽上的水珠,語氣裡多的是"今天運氣真不好"的成分。

『還好碰到有傘的善心人士?』
用著"轉移注意力/改變心態"的口氣接下去,只可惜對方不怎領情。

「這個善心人士明明就掛著營業笑容在招攬未來客戶~」
『請別這麼說,對美麗的事物微笑是再自然不過的。』

紅雀刻意放慢腳步,讓走出紙傘範圍外的蒼葉自動回頭,然後,用完全不勉強的笑容面對他。




蒼葉看了幾會,想開口又猶豫地咬了下唇,即便面對幼年同伴,他也明白哪些話能說、不能說。
紅雀不待回覆,在又被淋濕前讓他進入傘的保護下。

「你啊~對女人太好了。
  遲早會有麻煩的。」
短暫的沈默後,僅是退讓般地拋了這句無關痛癢的勸告出來。

『感謝忠告。』
內心不禁好奇,這句能否視為蒼葉的嫉妒心表現?
這麼想著、心情更好了點。


紅雀手上的コイル如突然加強的驟雨響起,接起、是紅時雨的伙伴,通知原定下午處理的調停糾紛已經提前火爆上演。
『勸不住他們嗎?好、我現在就過去......』

語尾遲疑了一下,想起現在應該還在護送任務中,紅雀稍微思考<平凡>與目的地的距離和方向,卻見蒼葉先幾步跳離傘下,一口氣跑進商店街的遮雨棚中。

「我從這裡繞過去就可以了,很近、沒問題的!」
蒼葉揮手告別紅雀,臉上的笑容與腳步一般輕快。
「好好去拯救世界吧!」


只是協助調停鄰里的糾紛而已,連拯救碧島都算不上。
但看見蒼葉那無造作的笑容,紅雀明瞭他的說法裡不帶任何諷刺。

『貝尼、調一下這邊到中村屋的最近路線圖,好戲要上場了哪~』





「這次感謝你們來...不然再給運慶快慶這兩個笨蛋弄砸了就什麼都沒有了....」
『茂吉老爹客氣了,我們紅時雨沒做什麼。
  運慶和快慶也是為了老爹著想所以才不退讓的,不管怎說,他們敬愛您的這份心意是真實的。
  我會留幾個紅時雨的伙伴在附近巡邏免得麻煩又找上門。』

禮貌性地婉拒老者要給酬勞的好意,紅雀只拿走店內的一罈清酒,並吩咐コウ把酒晚點分給大家喝。

「那麼要到ミズキ那邊聚合嗎?還是荻馬他家?」
總是精神奕奕,一直是紅雀得力助手的コウ想為紅雀安排稍後的行程。
對他來說這又是令人興奮的一天:能夠看到紅雀大顯身手。

『現在要荻馬開店還太早了吧?』
看看時間還不到五點,紅雀倒有點意外這次糾紛可以在場面不太難看的情況下提前解決。
於是多出來的空閒要怎麼打發就變成要稍微思考的事情。
看著逐漸被染上紅霞的天色,紅雀的心情是偏向獨處居多,於是告別紅時雨的成員,沿著非主要道路慢慢往居所走回去。


『貝尼、起來了!』
而、想偷懶的時候,就是讓"另一個自己"派上用場的時候了。
『今晚你想吃什麼?』

「馬鈴薯燉肉~照燒鯛魚~ドーナツ~」
『喂喂不要盡是說出某個人家裡的菜單啊!』

推了貝尼的頭,再被他啄開,因為原因就是自己造成的。
紅雀自知過去到蒼葉家串門子的次數過多,貝尼就算不吃也會輸入資料進去。

所以要繞道去蒼葉家嗎?這回要用什麼藉口?
還是跟以往一樣直接闖入?反正蒼葉也僅是念兩句就會把煙灰缸拿過來趕我去陽台......

唉、這樣像是美夢般的生活,幾年前的自己真完全無法想像。
內心明白從當年的惡夢一路走回來,貪心是不應該的。
要感恩、要滿足於現況,但總是抑制不住那份想要更多的心願。


這樣下去真的就好了嗎?
如果再有什麼變化、自己準備的武裝會不會就此崩解?


是不是到時候,連微笑都會要用盡全力呢?




「紅雀?」

那聲叫喚滲著擔憂和焦急,是為了自己而發。
為什麼覺得應該要熟悉、卻又有點陌生?


『...啊、蒼葉。
  真是...巧遇。』
抬頭,正雙手提著購物袋的蒼葉,身邊是正在GPS擔當的蓮。
紅雀的答話很勉強,任誰都聽得出來破綻。
就算明知面對蒼葉時只要當自己就好,但是就某種意味來說,紅雀自知自己的武裝全部都是為了蒼葉。

「連貝尼都先打招呼了、蓮也叫你兩次沒反應,紅雀怎麼了?太累?」
剛剛紅雀的悲傷神情,對蒼葉來說像是間接確認紅雀另一面的存在。
那面藏於五里霧中,偶然瞥見時會為那樣深刻的悲痛感到震撼,即便以關心為由去詢問,紅雀都只會一笑置之,推說沒事、不需擔心。
但那份深層憂鬱,是極端真實的 - 蒼葉相信自己的判斷。


『啊嗯也許。沒事。
  要幫忙拿東西嗎?』
話是這麼說,手已經伸出去拿走其中一個提袋了。
蒼葉沒說什麼,默許紅雀用對他人的關切來掩飾矛盾。
『我看看~馬鈴薯~香菜~魚!
  今晚的菜單有馬鈴薯燉肉和照燒鯛魚嗎?
  能不能再追加蒼葉拿手的炒飯?』


「你、別得寸進尺!」
被紅雀連番要求驅走了些先前的憂慮,蒼葉很想空出手來打人,想想還是忍住了。
「雖然婆婆的確要找你 - 要麻煩你修一下一樓冷氣 - 但沒說就是今天!
  話說今天從早就一直碰面,不膩嗎?」


『怎麼可能會膩?
  婆婆的手藝是一流的,天天吃都甘願!』
順著話接下去,將錯就錯地把真心包裹起來。
紅雀為找到合適說法鬆了口氣,將話題轉向更遠的日常,確認蒼葉不會再追究適才的事情後,放下了心。







現在這樣就好,

只要給我這點光,我就能忘記腳下沒有地板、我就能前進。


Right now, I have nothing but this armor.





-- 完

 


 

 

後記



BGM: シャドウ by 鬼束千尋


満たすの 満たすの 自分を満たすの
『そうする事で 手が放せない』と 精一杯笑ってみせて
脆さを暴くの 身体が割れる様な
瞬間を待つの 待つの
待つの



這段旋律在寫作時成為主幹。
到現在,揮之不去。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