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土)

在我剛開始寫土子的時候,有人問我會不會走某篇很有名的ALL土文「蝶與蜘蛛」的路線,我回答雖然沒看過,但是應該不會(思)

 

剛想起這件事,把兩串翻譯爬了一下。
【翻译文】【ALL土】蝶と、蜘蛛·第一部
【ALL】【翻译文】蝶と、蜘蛛·第二部

 

嗯、不一樣

我不是說走向,而是要強調的事情完全不一樣。

原因之一當然因為我不是ALL土,我是銀土ONLY,我家土方對於不是阿銀的人是一律反抗到死。

 

☆坂田氏☆     
((用力點頭))

 

TO ☆坂田氏☆: 感謝幫點頭XD

 

該篇文所著重的是土方受難部分以及它事後帶來的影響,我的土子重點則是把這整個故事(有關Silva的理念等)說完,畢竟土方不是我故事全部的重心,於是相對之下,我就好像是對自家土方受難的部分"輕描淡寫"了

 

但是在撰寫結構的最初,我的確是擔憂過土方的心理問題的。
anpathio.pixnet.net/blog/post/21645474
這篇,整整五年前發的XD

 

緹 說:
唔...阿銀的擔憂是什麼?


我 說:
我大概知道是什麼、身為媽的我也會擔心類似的事情。
怕土方會因為憤怒而變了個人吧
但是弔詭的是、他一直都是鬼之副長
到底要變成怎樣才會引發那種擔憂呢?
這是我不怎麼願意去想、甚至會完全懷疑有沒有必要去擔憂的事情
我在質疑擔憂存在的本身,而不見得是「擔憂本身」(很抽象


緹 說:
嗯嗯
我覺得會擔憂,是因為阿銀知道副長內心的溫柔?
雖然十四是鬼之副長,但他心裡的溫柔卻一直都沒有被自己給摧毀過


我 說:
恩、類似

緹 說:
但是反過來說,阿銀真的要對十四有更多的信心才對O.O/


我 說:
但是阿銀自己也對原兇很生氣
結果最後他就算開了說教模式搞不好也僅說得出那句話


緹 說:
雖然十四在這個事件裡頭傷了心跟身體、但我不覺得十四會因為憤怒而變了個人O.O/
那句話就夠了>W</


我 說:
我也不覺得(思)可是作媽的我還是會擔心
又覺得自己太擔心了、所以質疑起擔心的本身

 



當年跟緹緹聊完之後我也放心很多,於是繼續按照那樣的結構去撰寫

題外一下這個夢,竟然是04年的。
[怪夢] 轉移。出賣。復仇(18禁有)
其實04年在我的印象裡沒有特別難熬(不像05),而且是在迷DN的時期還做這種夢,唉、壓力果然難以捉摸

我想要說好一個故事,我想要看到我喜歡的角色們都可以有機會躍上舞台大放異彩,我想要分點私心給除了銀土以外我也非常喜愛的角色(像是近藤、總悟、將軍XD)

我希望故事能合理,即便它不夠美麗

(喔對我超大私心的還有小玉XD)

我希望看到各司其職的眾人,在危急的時刻依舊能發揮他們的功能,像是讓阿銀冷靜的登勢、執行阿銀命令但同時保有自己私心的新八,正常運轉(?)的神樂、山崎原田等等

我希望能製造出一個夠真實的危機(真選組的滅亡、幕府的滅亡),然後試著不用開外褂的方式(不是一個人能解決的、而是需要多人多方面逐步化解的)去破解它

這是我對這孩子的全部期望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