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寫作時的討論

 

我 說:
日式葬禮資料快查完了呵呵準備罔顧一堆習俗寫下去反正近藤說他會負責(耶)

白腳黑貓 說:
果然是屁屁毛厚的男人!

我 說:
等等那是什麼結論?!XD

「反正我們都是鄉下來的毛頭小子、儀式的繁文縟節本來就會顛倒混淆。
  我想、三葉小姐看在十四和我的面子上應該會原諒我們吧哈哈---」

白腳黑貓 說:
近藤就是這點好啊

我 說:
屁毛厚嗎?

白腳黑貓 說:
對XD

我 說:
他會哭跑得

白腳黑貓 說:
聽到他說會負責,我第一個想法是:
如果錯了就拔屁屁毛謝罪(←喂喂這位太太你今天真的清醒了嗎?

我 說:
XDD
題外的題外的題外
近藤的配對不管攻受、真不知道作者們怎麼處理屁股的問題(炸
哪像焦香家副長的屁股是完美的啊~

白腳黑貓 說:
我也想過著個問題
當受的話攻可能比較辛苦

我 說:
因為這樣我們就要支持近藤攻免得有人受到傷害嗎?

白腳黑貓 說:
作者們大概會打上天然馬賽克=自動無視

我 說:
屁毛是凶器!(喂)

白腳黑貓 說:
屁毛果然有保護的作用!

我 說:
我笑醒了、姐樣醒了沒?

白腳黑貓 說:
醒了XDD

我 說:
這天阿土的腳非得要開外掛了(正座啊正座
我論他告白完其實站不起來的可能性

白腳黑貓 說:
那下僕用公主抱的方式帶走囉?

我 說:
因為他們會在離開時、在入口處(?)碰到「回來的真選組」,那時土方必須向喪主(總悟)鞠躬致意(這也是我覺得應該的="=)
請姐樣提供其他方法(不是說我不想啊

白腳黑貓 說:
那就撐著?

我 說:
出去再崩落好了←做媽的失格
出去之後兩小時內要逛到墓園去.....不知道要怎麼消磨時間

白腳黑貓 說:
再想阿銀說不定一開始也在考慮要怎麼帶阿土離開(本來想用抱的)
但聽到入口有人回來的聲音所以用撐的?

我 說:
啊不、阿銀是跟著黑幕(或者該說他就是策劃一切的黑幕)的、
所以他知道土方一結束要離開,「真選組」就會「剛好回來」
仔細一想阿銀真的是主謀者(又是!

白腳黑貓 說:
XD

我 說:
我來打打流程好了(總整)

9:45,兩人抵達真選組大門受付處,留守的番隊隊員對土方致意,阿銀上前一邊說「都是自己人(喂)」從袱紗拿出香典*2,簽到(?)
在想說原本隊員收到的指示需不需要「延遲葬式」(連喪主都不在啊---其實土方該想問這問題吧?可是他根本就想逃避喪主啊)進去之後土方帶路(因為阿銀每次去都直接爬土方房間的牆外直奔房間、對內部反而不清楚、炸)到會議室改裝的儀式場所。
儀式在阿銀的催促下開始(?法師會不情願地誦經嗎?),阿銀會掏出念珠給土方並幫他拿經文,兩人一起念。唸完之後阿銀先上香,然後是拖著法師離開(故意的)留下土方一人在那裡。阿銀出來之後過走廊到庭院,近藤跟總悟其實在那邊
接昨天給姐樣的那段三天假單和私房錢的對話,阿銀回去土方身邊,近藤等人繞到門口等著。
土方出來後在接近門口處見到總悟,鞠躬致意(慣例的挨拶我無法翻譯成中文也覺得太文謅謅了、反正土方本來就不是會說這種客套話的人)。阿銀帶他出去(土方應該還是沒有發現阿銀是整件事情的黑幕吧)
兩人出去逛兩小時(請阿銀開說教MODE吧?可是我真不知道他要說啥)最後阿土被帶到墓園觀看葬禮的最後,接三葉的交接典禮

大致上流程是這樣有問題請提出

白腳黑貓 說:
他大概沒心情去注意吧
沒有問題

我 說:
謝謝
另、姐樣可以提建議、土方住萬事屋的日子兩人可以做什麼.......
(請不要說出禁●這種引爆妄想的事情....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

白腳黑貓 說:
禁●?是禁pocky嗎?XD

我 說:
只是一旦窗戶關了窗簾拉了房間暗了門也鎖了自然就有禁●的氣氛了嘛!(錯很大
關鍵字是暗無天日(?)

白腳黑貓 說:
如果沒有關鍵字的話,我只想到類似"老ㄟ,明啊仔甲菜喔"之類的老夫老妻生活

我 說:
姐樣真純良、世界上需要姐樣這樣的正面力量XD
其實靈感(?)來自以前跟楊楊的對話、我們都買了同一牌的狼玩偶(我幫他從米國帶回去的),過陣子我問他怎樣,他說他至少每週讓狼曬一次太陽。

我檢討一下我的對待方式、開始懺悔(?)「我都把他關在我床上過著暗無天日的日子(炸)」
由此去

白腳黑貓 說:
每週曬一次真的好勤奮,我都是跟著大家一起過暗無天日的日子(喂)

我 說:
XD
..............
糟了我突然爆出大笑

白腳黑貓 說:
咦咦?

我 說:
跟想睡的人爭什麼呢?
還沒真的數到二十,肩上就已經除了呼吸還有鼾聲前奏外沒動靜。
過去很少碰到銀時睡著自己還算清醒的狀況,擺脫不開銀時的重量後只得稍微調整姿勢,讓自己躺得舒服點。

數著銀時的呼吸,腦海試圖想像綿羊的形狀,末了卻看起來像是長腳棉花糖的物品從這端飄到那端。
『』
↗這句
因為聽了中井數羊、我本來也想讓副長數羊的
可是他一開口我就只能大笑(而且笑很用力)
他數的是「一個自然捲、兩個自然捲、三個混帳自然捲」←你真的要睡嗎副長

白腳黑貓 說:
XD

我 說:
我不行了
「一枚~兩枚~」

白腳黑貓 說:
數起來其實很順

我 說:
氣氛完全破壞XD
我明明想叫他屬棉花糖的!

白腳黑貓 說:
數自然捲比較好XD

我 說:
題外神樂的數法大概是「定春一隻、定春兩隻...定春好多隻....」

我 說:
我知道為什麼寫到棉花糖飄就會想到阿銀了、我的水滴啊

白腳黑貓 說:
那個我一直想養出黑的

我 說:
我家的還沒變色、希望變得很阿銀(思)
(等等這樣會變成粉紅色

白腳黑貓 說:
我也在想這個

我 說:
難怪我的土方變成黃色了(當初很沮喪
下次用那個棉花糖養總悟、應該會是黑的

白腳黑貓 說:
有可能

我 說:
完蛋了一旦阿銀變成粉紅色我就要棄養!←討厭粉紅色

白腳黑貓 說:
阿銀會哭啊XD
它不過是草莓牛奶喝過量了

我 說:
草莓牛奶中毒XD
啊哈哈哈哈絕望中給我抱一下

白腳黑貓 說:

(抱)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