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是尾聲篇。

靈感來源之一是中井的數羊(笑)
那麼溫柔的中井聲聽不習慣啊>///<

是說我原本真的在想給副長數棉花糖或綿羊的、後來歸功於我養的MERO水滴(請見個人BLOG)所以現在看到白毛團就會不由自主叫他阿銀所以改成了現在這樣吧....(喂)






回程,銀時幾乎是用飆的。
儘管土方在後座氣急敗壞地叫他遵守交通規則,銀時卻拿出「護送真選組副長乃公務不得阻撓之」為由連交通警察都拿他沒辦法。
幸好是郊外進城、幸好是交通不繁忙的時間,土方一想起銀時過去幾次被吊銷執照的"意外"就膽戰心驚了起來。

把車子隨意地停進樓梯下的空間,銀時則是問也不問地就把土方抱起來,罔顧土方怎樣抗議地送上二樓,然後又下樓去拿東西。
『你、你到底想做什麼?』

銀時選擇暫時不回應,不知從哪拿來一卷該是警察封鎖犯罪現場的膠帶,只是上面寫的是"糖份80%以下 / KEEP OUT"。
他從樓梯口開始上封條,三四層之後黏貼至地面固定。

等著銀時開門的土方納悶,莫非接下來銀時是不打算出門?
銀時進門鎖上後便隨手拋丟身上的物品,焦急的程度從他協助土方脫鞋子的速度和草率就可以感覺得出來。

「冰箱裡有些之前剩下的零食,如果十四餓了的話可以先拿來吃、剩下的再叫我弄。
房間左邊櫃子裡有JUMP,十四要是無聊可以自己拿來看...
啊對、樓梯上封條後不管誰來都不用應,是老太婆還是那惡劣貓女的話...」
踹開了靴子踏進客廳,一邊脫著衣服,一邊繞道辦公桌將電話線拔除,確定沒有任何會干擾的因素後走向和室。

『等等、你為什麼說這些?』
不管是身體還是聽覺都快要追不上銀時的速度,甫從光亮的外面進入未開燈製造的黑暗也讓他來不及適應。
雖然說應該要對銀時連續的詭異舉動緊張,土方隱約感到事情不是如此簡單。

很爽快地脫到剩下貼身衣褲的銀時開了衣櫃拿取睡衣,在土方尚未走入和室前就已經穿好鑽進原本是土方的床鋪。

『喂...』
想到銀時的確是該好好睡上一覺,語氣便軟了點。

「建議十四也來睡啦...
阿銀我這一躺一時三刻醒不過來的,要是把十四餓著就糟糕了是不是哈哈...」
銀時明白已經沒法阻止腦袋關機,單是坐進棉被裡要維持意識說話就很困難。

如果銀時睡了,自己也不知道要做什麼。
於是土方走向早上換衣服的小桌,拿起遺留的衣架將身上的制服卸下後掛著,換上被當成睡衣的浴衣。
回頭看以為已經睡著所以沒說話的銀時卻發現他仍睜著眼睛看向自己。

一瞬是羞赧,然後是往常的氣憤。

『你怎麼還沒睡著!啊--』
爬向床鋪的同時伸手想打銀時,卻反而被同樣伸手的他直接拉進被窩裡。

「想等十四...結果看到美景了...喔、好痛...」
糾纏中被土方狠狠地擰了手臂,不過他本來就不會是因此放手的人。

「讓我握手的話一分鐘、抱腰二十秒阿銀就可入睡喔~
十四要哪一種?」

還在調整枕頭位置 - 畢竟兩人搶一個枕頭 -
土方在僅顧得了上方權益的時候,腰就被牢牢抱住。

「這樣、就兩全其美啦~」

模糊地說著,頭靠上土方肩膀的銀時,打定主意不管土方怎麼推都不想放開。
「十四好香...」

『什麼好香!
我又不是食物!』
還是忍不住吐嘈了,而銀時再一句"能吃就好了..."混了太重的鼻音,讓土方也喪失打他的意圖。
跟想睡的人爭什麼呢?

還沒真的數到二十,肩上就已經除了呼吸還有鼾聲前奏外沒動靜。
過去很少碰到銀時睡著自己還算清醒的狀況,擺脫不開銀時的重量後只得稍微調整姿勢,讓自己躺得舒服點。


聽著銀時的呼吸,腦海試圖想像綿羊的形狀,末了卻只剩下看起來像是長腳棉花糖的物品從這端飄到那端。




然後、不由自主地數了起來。


『一個自然捲......兩個自然捲......三個混帳自然捲......』

 

 


 

 

 

是說剛剛我家土方說他為什麼數到第三句開始罵人了XD
因為前兩隻都沒問題,第三隻自然捲在準備起跳過柵欄的時候,說了句「JUMPを出せ」(噗)

阿銀啊你JUMP就JUMP、還要什麼JUMP啊!XDDD
(其實還蠻愛這雙關的)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