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從那次與銀時搭檔出任務後,事情似乎順利許多。
摸清楚各隊員脾氣後,逐漸知道誰適合什麼任務,在彼此調派項目時都有了默契:銀時是疑難雜症派(最奇怪的部分塞給他就是了)、佐佐木適合與上層打交道和威脅各星系顯要(貴族與上層的祕密他似乎知道很多),總悟......適合各類需要調教的場合(詳情我也不想知道)。


然而,被大家列屬疑難雜症的任務,我卻也常被拖下水。



「為什麼我要替那個全身紫色的笨蛋皇子抓逃跑的寵物?!」
為表達不滿已經將雙腳翹在桌上的銀時一副流氓樣地以誇張的語氣說著。

身為隊長的佐佐木慢條斯理地唸完指令內容,然後推著單邊眼鏡把指令之外的內容說出來,
「因為上頭要討好那國皇室所以傳了緊急命令,如果你嫌無聊我可以特地指派土方君給你當部下。」
「成交。我們何時出發?」
「請第5369號的土方先生安心地去吧!冰箱的果汁冰棒都是我的了。」

『你們!!別無視輪調制!!還有我的人權呢?!』
上一個任務和總悟誤闖了地愚葬星人的陷阱,奮戰三天三夜才好不容易突破回來交差,結果還沒休息就要被丟去下一場任務怎麼可以?

「嘛嘛只是一隻叫五郎的寵物,這麼平凡的名字一定也不怎麼威三秒鐘就抓到了別擔心~
  全程我來駕駛,多串君就安心休息吧!」
像是要打圓場的自然捲湊過來說著像是條件交換的事情,跟剛才完全拒絕任務的模樣判若兩人。
是被陷害了所以找到一起墊背的很高興?


『......我去換上偵察晶片。』
眼見也推不掉,比較想早點結束任務回母艦的我也認命地把事情推進,過往都是我做行前檢查居多,這回有點懶了,便口頭要求自然捲把任務用裝備和燃料都檢查一遍才能起飛。

「沒問題啦!這種就在隔壁星球的小任務哪有可能出什麼差錯?」



結果是錯得離譜。
錯在難得偷懶一次的我讓銀時做行前準備的地方、錯在因為就在隔壁星球所以燃料箱從一開始就非全滿的地方、錯在指令是五顆星等級但只有兩人下任務的地方,而最後是錯在指令內容沒有說明五郎是一整個小強星的女王般的存在的地方。


「嗚喔喔喔喔我終於抓到五郎了十四快開、快走!!牠們追上來了啊啊啊啊啊啊---------」
沒命似的奔上小艇,還來不及關艙門,我也已經看到在後頭黑壓壓的一群大軍揚起的煙塵漫天。
儘管情勢緊急我可沒忘記"五郎也是小強只是一般大小的狀態",趕緊拿了玻璃罐讓銀時裝進去,保住任務主體、扔進旁邊救生用席位。

銀時回奔艙門把一些觸角已經伸到門邊的大強們踹下去,我發動引擎轟走爬上來的幾隻,機體因此搖晃了幾下,
『銀時!不關緊艙門無法起飛!!想點辦法!!』

「我這邊很忙啊哪裡有什麼辦法!!啊啦給我滾出去啦!!!」
銀時拿起附近的滅火器幾敲敲不出去,改換泡沫式的噴射才終於把死賴住不走的幾隻噴走,關上艙門。

『抓好!!!』
眼見機不可失,趕緊抓了操縱桿一口氣推到底,嘗試衝破這層由大強構築成的天牆。
如軍用背包大小的大強猛烈地撞著駕駛室的玻璃,害我超擔憂如果被撞破,就算能衝出大氣層也是死路一條。
所幸到能看見星空為止,這些恐怖的事情都沒發生。

我設定好航道,傳訊息給小組成員通知他們任務完成,這才來審視銀時的狀況。



『喂喂你把髒衣服脫遠一點!』
根本不用檢查的滿身髒污和不明黏液,由於只有回小組單位才能設備能洗澡消毒,我真該先拿隔離器材直接把他包起來算了。
所幸儲備用水還有一桶,雖然事後整理艙內麻煩了點,我還是遞給他讓他在原地稍作清洗。

「啊呼、呼呼呼、咳、好噁心!那些大強們...」
『你自己回味就好了我一點都不想聽!』

勉強忍住把整罐的消毒水也就這樣淋上那頭自然捲的衝動,只適當地把些可見的傷口緊急處理,扔給已經冷到開始打噴嚏的銀時一套簡便的替換衣物(還好我向來會多準備一套)。


「謝謝~跟十四出任務總是這麼讓人放心哪~」
『...我可沒要替你收拾外面,然後記得衣服洗乾淨才還我!』

自然捲似乎在心情很好的時候,對我的稱呼會從多串君改為"十四",這個掐頭去尾的奇怪名字,同樣的糾正無用,只得隨他叫了。
銀時笑笑還想要回什麼,艙內突然響起紅色警報。


<注意!已經偏離航道!>


機械式的警告聲音在艙內迴盪,我奔回駕駛座察看究竟。
儀表所有的數字和圖像大亂,彷彿是受到很強大的力場扭曲,到底....

「十四!那是什麼?!」
湊進副駕駛座的窗外,不遠處有個看得出來明顯扭曲的空間,周遭除了我們以外,一些漂浮的星塵碎片都被吸進那個漩渦之中。

不會吧?向來只在宇宙旅行手冊中閱讀過的隨機蟲洞今天真碰上了?

『不管是什麼都不要進去!!』
要銀時把安全帶繫好,我改回手動駕駛,力求逃出生天;
銀時手忙腳亂地按下通訊向總部和小組求救,但沒兩下通訊天線也被扯離小艇,接著是機體本身劇烈搖晃。

「十四!準備按逃生鈕!!」
『這種狀態跳出去也會被吸進去的!方向還剛好!』

不是不能理解銀時的用意,我更擔心的是完全無機體保護下被捲入蟲洞,但不管怎麼都一樣絕望!
如果萬一真的被捲進去,跳躍到另一個空間,沒有無線電通訊要怎麼發出求救訊息?會有人知道我們曾經存在嗎?
除非.......

『銀時你去搭救生艇!我要調頭、準備好迎接衝擊!』
「調頭?!你瘋.....」


銀時倏然停口,因為他明白我要做什麼。

如果怎樣都會被捲入蟲洞,就一定要把訊息留在洞的這一邊。
以現在機體是後半被吸住的狀態,就算把逃生艇投射出去也是直入虎口;
但若調頭反向投射出去,寄望噴射的強度可以讓它免於被捲入的命運,逃生艇的微電腦則會紀錄已經航行的座標位置。
如此若運氣夠好,等同伴找到時,可以推算回蟲洞的位置,以及另一端的開口。

「你真的瘋了!」
解開安全帶的銀時笑著這麼說,那笑裡卻充滿讚賞意味。
「我去去就回!」

『回?我是叫你護送任務!』
設法穩住動力來源和機體本身的平衡,我抽空回頭對銀時吼著,卻見他神速固定好座位上的玻璃瓶以防衝擊,蓋上蓋子做好設定再衝回來。
「好!迴轉吧!」

事到如今也沒時間爭執了!
我把方向盤打到底,一股天旋地轉襲來,看準角度的銀時按下發射鈕,在被蟲洞瞬間加速前,我瞥見逃生艇離去的方向。
很好、那個角度應該可以逃過......所以就拜託你囉、五郎?

一想到一切的希望就繫在一隻蟑螂身上就覺得荒謬,比起來,寄望在銀自然捲身上還比較不可笑。
『你幹嘛回來啦?』




「我不會離開十四的。」



像是巨大漩渦水流鋪天蓋地而來的黑暗把知覺扯得四分五裂,但銀時這句不知怎麼,陪著我的意識沈到最底。




☆    ☆    ☆    ☆    ☆    ☆    ☆    ☆    ☆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