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從那次與銀時搭檔出任務後,事情似乎順利許多。
摸清楚各隊員脾氣後,逐漸知道誰適合什麼任務,在彼此調派項目時都有了默契:銀時是疑難雜症派(最奇怪的部分塞給他就是了)、佐佐木適合與上層打交道和威脅各星系顯要(貴族與上層的祕密他似乎知道很多),總悟......適合各類需要調教的場合(詳情我也不想知道)。


然而,被大家列屬疑難雜症的任務,我卻也常被拖下水。



「為什麼我要替那個全身紫色的笨蛋皇子抓逃跑的寵物?!」
為表達不滿已經將雙腳翹在桌上的銀時一副流氓樣地以誇張的語氣說著。

身為隊長的佐佐木慢條斯理地唸完指令內容,然後推著單邊眼鏡把指令之外的內容說出來,
「因為上頭要討好那國皇室所以傳了緊急命令,如果你嫌無聊我可以特地指派土方君給你當部下。」
「成交。我們何時出發?」
「請第5369號的土方先生安心地去吧!冰箱的果汁冰棒都是我的了。」

『你們!!別無視輪調制!!還有我的人權呢?!』
上一個任務和總悟誤闖了地愚葬星人的陷阱,奮戰三天三夜才好不容易突破回來交差,結果還沒休息就要被丟去下一場任務怎麼可以?

「嘛嘛只是一隻叫五郎的寵物,這麼平凡的名字一定也不怎麼威三秒鐘就抓到了別擔心~
  全程我來駕駛,多串君就安心休息吧!」
像是要打圓場的自然捲湊過來說著像是條件交換的事情,跟剛才完全拒絕任務的模樣判若兩人。
是被陷害了所以找到一起墊背的很高興?


『......我去換上偵察晶片。』
眼見也推不掉,比較想早點結束任務回母艦的我也認命地把事情推進,過往都是我做行前檢查居多,這回有點懶了,便口頭要求自然捲把任務用裝備和燃料都檢查一遍才能起飛。

「沒問題啦!這種就在隔壁星球的小任務哪有可能出什麼差錯?」



結果是錯得離譜。
錯在難得偷懶一次的我讓銀時做行前準備的地方、錯在因為就在隔壁星球所以燃料箱從一開始就非全滿的地方、錯在指令是五顆星等級但只有兩人下任務的地方,而最後是錯在指令內容沒有說明五郎是一整個小強星的女王般的存在的地方。


「嗚喔喔喔喔我終於抓到五郎了十四快開、快走!!牠們追上來了啊啊啊啊啊啊---------」
沒命似的奔上小艇,還來不及關艙門,我也已經看到在後頭黑壓壓的一群大軍揚起的煙塵漫天。
儘管情勢緊急我可沒忘記"五郎也是小強只是一般大小的狀態",趕緊拿了玻璃罐讓銀時裝進去,保住任務主體、扔進旁邊救生用席位。

銀時回奔艙門把一些觸角已經伸到門邊的大強們踹下去,我發動引擎轟走爬上來的幾隻,機體因此搖晃了幾下,
『銀時!不關緊艙門無法起飛!!想點辦法!!』

「我這邊很忙啊哪裡有什麼辦法!!啊啦給我滾出去啦!!!」
銀時拿起附近的滅火器幾敲敲不出去,改換泡沫式的噴射才終於把死賴住不走的幾隻噴走,關上艙門。

『抓好!!!』
眼見機不可失,趕緊抓了操縱桿一口氣推到底,嘗試衝破這層由大強構築成的天牆。
如軍用背包大小的大強猛烈地撞著駕駛室的玻璃,害我超擔憂如果被撞破,就算能衝出大氣層也是死路一條。
所幸到能看見星空為止,這些恐怖的事情都沒發生。

我設定好航道,傳訊息給小組成員通知他們任務完成,這才來審視銀時的狀況。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