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與現實的聯繫從失速的墜落感開始。

耳鳴、視線的不連續感、覺得自己該在吼叫卻什麼也聽不到。
旋轉的世界裡有光,意識到握住的是熟悉的手把時,觸感也歸位。
出於本能地將手把上拉,墜落感因此被打斷;
再一提、機體震得像是被拋丟過水面的石子,座位前的玻璃應該都已經沒了,而我感受到迎面潑來的清涼。

是水!
我們掉落到有水的地方了!不是沒空氣的太空太好了!!

大量冰涼液體伴隨巨響沖襲上身,嗆上幾口才想起之前保命的安全帶現在可是致命的危險。
掙扎著拉開後我一把抓向銀時的位置 - 他似乎也被困在座位上動彈不得 - 帶子疑似被卡死拉不動,所幸我一踏椅背整個結構就分家,讓我得以把人拖出來。

水很混濁、而銀時抓住我手臂的力道大得有點怪異,讓我一瞬懷疑起他是不是旱鴨子,然後又想起我們曾經(很愚蠢地)在受訓的水池裡比賽誰能憋氣最久。
還好我們沈下並不深,腳踏上實地後我把他往旁邊一推,在泥巴與奇怪植物構成的岸邊倒下,試圖把不該吞下不知道什麼東西都咳出來。

好一陣,才讓我有餘裕檢視周遭。
有水、有植物,天空藍中帶紫的星球,讓我想起自己的故鄉,比對原先預期過的慘狀,現在能呼吸就已經很感激了。


『咳、銀、時...還活著嗎?咳!』
一陣,見他沒啥動靜不由得擔心起來,撐起來發現側身的銀時盡其可能小力地咳著,壓臥住的右半身從腹部的地方染出了成片的紅。
『銀時!!』

為了預防水中有掠食者,我把銀時完全拖出水的範圍,完全上岸才檢查傷勢。
相對於我除了零星擦傷刮傷以外幾乎無損,銀時是在撞擊時被艙內的儀器管線等戳傷右腹,看來血肉模糊,如果不立即處理的話會感染得更嚴重。
我望向沈船之地,如果主體是完整的話說不定潛下去還能找到些可用之物。
『銀時、我知道很痛,但是先壓好、別放開!我很快就回來。』

「別..下去,你不知道...底下有什...咳!」
『晶片的偵察功能還在,別擔心。而且我憋氣的紀錄比你久!』

沒時間跟他繼續日常鬥嘴,我深呼吸幾口,重回底下的污濁世界。

小艇其實只剩下一半到了蟲洞的這邊,儲藏室大概留在另一端了。
我拿漂浮過的工具撬開在駕駛座旁的櫃子,取出真空包裝的幾袋緊急糧食,還有求生包,再趁著這口氣拆下準備帶上去加工的器具。
在往上的途中漂過銀時的任務背包,看在居然能跟過來的份上我把它一併撈起,回到水面上。

『來、咬開、先吃下去!』
止痛消炎藥先下,基礎消毒後把傷口用繃帶緊實了敷料。脫下濕衣服,從求生包抽出保暖毯裹住。
這個世界的現在還是白天,所以氣溫還算溫暖,我無從判定夜晚是否難熬。

「濕濕的多串君好棒喔~好愛你唷~♥」

『喂喂你別假借失血過多裝瘋,在我的救護下你好得很!』
怎麼沒喝酒也跟以前還是室友時一樣?亂說話什麼的。
經他一提醒我也打了噴嚏,眼見把還在瘋言瘋語的自然捲料理得差不多才開始打理自己。


「半濕半乾的多串君也好美唷~♥」
『你很吵、給我閉嘴!ヽ(#`Д´)ノ』




☆    ☆    ☆    ☆    ☆    ☆    ☆    ☆    ☆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