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的番外


來一個不負責任的(可能)番外的構想(剛剛也才冒出來的)

過往寫的銀土篇章有好幾度都是把原作詮釋成「如果不是有阿銀在,我家土方根本活不下來」,導致我就算想要重RUN那個第一次時間軸重設後的「最虐15年」的內容也往往跑不出來,因為對土方來說改變真不是普通的大,打比方就像是抽掉整條脊椎骨,我不知道這樣人要怎麼活(默)

假設土方跟很多人的存在/存活當成一個在15年後固定的既定事實(原本阿銀做過的很多工作由他人迂迴完成)只是把阿銀完整地抽出來。

就是影響之後的結果存在,但是造成的原因消失←但是根據因果論這是非常難自圓其說的就是,某種程度這會比較像是走電影Forgotten模式,原本的真相僅是被"掩蓋",而不是"從來沒發生"。

按照劇場版的走法,小玉擁有歌舞伎町眾人對阿銀的感謝與描述(孩子們的企畫影片乃最大功臣),並且開始了記憶填補計畫。

等補到土方(資料還異常的多又清晰wwww)時,他應該會是最錯愕、最無法接受的吧。

單單用各種現實去敲擊他我覺得還不夠把那個徹底武裝的土方給擊潰,一定要他自己本身也覺得「欠缺」、「空虛」、「困惑」,才能夠稍微客觀地去接受那樣曾經的事實。

如果按照推算,攘夷戰後期沒有打那麼劇烈的話,也許阿桂後來跟真選組之間的關係也沒有那麼緊繃。

但是我覺得源外老爹的兒子還是沒有回來,不然源外老爹恐怕不願意為了阿銀去再次動時間軸(動完救回阿銀但兒子會再度消失,不要逼迫老人在這種地方做出這種痛死人的抉擇)

剛剛我家阿桂(好難得)給我看的畫面,

在第二次輪迴(阿銀死後創造出來的美好新世界)中,是他應土方的要求,「帶我去看那傢伙的墓」。

白夜叉的墓。

相信當初攘夷組一定很錯愕,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刺客、竟然可以就在他們面前斬殺白夜叉,而且殺完的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現場對攘夷組肯定是晴天霹靂巨大打擊,就算相信白夜叉沒有當場死亡,為了要將他(的屍體)拖離戰場就醫想必也耗費一番功夫.......回天乏術。

不管戰爭怎麼結束的(畢竟魘魅打完了),對攘夷組來說恐怕、太陽再也沒有升起。

坂田銀時之墓

我覺得只有在這樣一個地方,才能夠把土方的傲全部折碎、跪下來哭泣、

只有再一次把墓園scene重現才能讓他想起、他曾經花了很大的功夫去(叫人)弄到草莓保久乳、在捨棄真選組名號的時候、把宛如遺物一般的外套交給這個對自己很重要的人。

用身體去想起來自己曾經做過的事情。

只有這樣、理智才能夠接受。

然後願意竭盡所能,協助源外老爹,把那個連自己都遺忘的男人從時間軸內挖出來。

我相信、後來時間軸二度重開(我稱為第三次輪迴)時,那麼多人要跳躍過來這個15年前,絕對需要土方/幕府資源的力量(像是終端站的能量、這裡需要入侵終端站的系統,根據我家設定,這只有土方做得到)。

『剩下的帳、等見到那傢伙再來算吧!』

也許、這個終於想起來自己欠缺什麼的土方,可以爽朗一些地這麼說。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