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土吧、all土吧存檔

 

>千秋

 

 感謝回覆www

 

這邊看不出來,但是書上是看得出來的,書上腦內方講話的時候字型是宋體,但是最後這邊的最後一句話『辛苦你了』,我用的是土方本尊的字型,所謂最後的最後,見證是由本尊來進行的,就當作腦內方叫媽媽來了XDDD

所以土方最後才會看到阿銀啊~

在世界重設的瞬間哭得亂七八糟還滿腦袋都是阿銀啊~~

 

所以時間軸第一次重設的時候應該覺得空虛寂寞又冷吧(喂)

 

 

 

至於最後的擁抱(思)

裏設定中的裏設定,其實阿銀就算之前想碰他也碰不到的(其實阿銀也不敢碰)

最後碰得到是因爲阿銀也是靈體了(靈體跟思念體某種程度相通?)

 

別告訴阿銀喔~(喂)

 

 

不過阿銀說「不虛此行」的時候,很大部分應該是在想不是這五年發生的事情吧(思)

我家孩子交往也五年了吧XDDD

這五年阿銀過得超充實的啊!(握)

(阿銀:媽!我的夜晚生活可並不充實啊!!你都不准我每周找十四玩!o(≥≤)o

(我:那是因爲你太貪心了!!也不想想如果每周末我家寶貝兒子給你這樣玩他會多累!(╬▼皿▼))

 

 

 

 

TOP2.5 BD土方簡直是充滿愛一點都不虐wwwwww

那時的他還很自暴自棄地以爲自己也會活不過白詛啊www

所以才同意留言(而且也認爲小玉會「活」過這一切找到等到阿銀,某種程度也沒錯啦),然後還用那麼溫柔的口氣說我愛你...啊不對是生日快樂XD

 

 

 

 

 

這篇性質不合這個吧啦、我想XD

所以沈下去也很正常,總之千秋有其他想法的話也歡迎到舊串~www

 

 


 

 

因爲阿銀這五年過得很苦嘛!

最後跑馬燈回想如果是回想這個最苦的五年也未免太慘了啊^^bbb

 

 

我家副長在經歷土子那邊的事件之後會願意珍惜自己生命了,不過這邊還是讓他錄影下留言,也許是終於承認自己找不到阿銀。

 

 

安排土方看到五年後的阿銀也算是爲了補完土方,他總要看到真相,才能算是見證到了、送他一程。

總覺得只要讓土方看到了阿銀最後的模樣(魘魅銀),他就能同步瞭解他這五年過得怎樣(做媽媽的私心)

 

 

 

同是親媽來個抱抱~

 


 

 

>洛翊緋

 

 

感謝閱讀與回覆=//= 不會淺薄啦我的文才淺薄(趴

 

 

 

尾聲是五年之前、一切都還沒有開始崩壞的時,兩人私定終生(無誤)的片段(笑)

的確是點題用的~感謝理解~~~

那段是某晚本來睡下結果被我家阿銀碎念到自己大哭所以爬起來寫的啊哈哈哈orz

 

 

一直想寫不會由角色說出「我愛你」但是充滿愛的文,

這整篇阿銀對土方是滿滿的愛,每一段跟土方有關的文字我家阿銀念起來都是「我愛你」(笑)

 

 

土方也散發著同等訊息,例如在小巷子中的會面是我家土方強烈要求加戲的,他珍惜阿銀給他的禮物、一直想著他、以致於在小玉記錄的片段中願意相信阿銀以前說「火柴可以許願」的鬼話,去許下那看似不可能又愚蠢的願望(笑)

 


 

 

當然寫作途中我也有被逼著大哭的(逼哭作者的罪是很重的....←上一個這樣逼哭我的孩子他墓前的草都...... ),我發現我忘記說我的TOP 12虐的地方了(笑)

 

我的TOP2是我拿來做本子Promo的夢境片段,土方捧著阿銀的手痛哭的那邊。

(感謝喵叔的美圖////

 

 

 Stand Up Guys 中,艾爾帕西諾在發表對逝世友人的致詞,

「人們說,一個人會死去兩次。

一次是身體的死亡,一次、則是當記得他的人都死去的時候。」

 

說的是記憶的消逝,當這個人被世界完全遺忘的時候,這個人等同於不曾存在。

 

 

關於爲什麼魘魅銀積極求死,特別是要五年前自己殺掉自己這點,我想了很久。

因爲他原本可以不用這麼做。

 

只要把五年前的自己召喚來,解下魘魅裝扮好好說明,五年前的阿銀他有足夠的智慧去瞭解他要做什麼,然後再請時光小偷送他回去15年前殺掉白夜叉就可以直接重設這個「未來」,這樣他也許還有時間去找他的十四、去取得和解、然後一起消失。

 

 

如果不考慮病毒的控制,他可能可以不用死這一次。

 但是他選擇了在這個五年後也要死。

 

 

除了「心情」以外,我找不到解釋。

在夢境裏看到阿土哭大概是最後一擊,阿銀非常平靜地說著

"別爲我傷心.....很快地,你就不會爲我哭了....因爲我不曾出現過"

 

"如果我不存在,你就不會爲我傷心了"

 "沒有我的話,你就不會想要成爲我了"

 

先前切腹的時候還沒有想那麼多,只是以爲這是解決事情的方法。

但是這個時候,阿銀已經真正想通了,抹殺自己的存在、這一切背後代表的意義。

 

 

 

原本這個夢境的另一邊,土方SIDE我也的確是想過要讓兩人「分享夢境」(這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特別是兩人的精神如此相通、苦笑),不過想想不說破,讓有感應的讀者去腦補也不錯(笑)

 


 

 

 

我的TOP 1,嗯、寫的時候也是大哭著寫的。

 

不過那幕裡沒有土方。

 

是阿銀去跟三郎拿時光小偷,結果被源外老爹看到的部分。

 

「沒關係、老爹!

那些都過去了、不重要!

只要回到15年前就能夠解決這一切。

我會創造出來的、那個大家的未來!」

 

那個沒有自己的未來。

 

我家阿銀每次到這邊這句、都是用吼的叫出來的。

明明就應該是很有希望的語句、他也要裝得很有自信地說出來,甚至還要像是以往去解決委託時笑著出說來的一句。

但是他痛到沒有辦法完美偽裝出那種希望、所以他背對、他逃。

因為他不能解釋。

 

那句話裡面沒有任何一個負面的詞語,但是它代表了阿銀在眾人的生和自己的死之間做了最大的掙扎。

 

最後的掙扎

 

告訴自己要勇敢赴死、要提前面對以前在老師口中、民俗故事中說過的地獄,告訴自己要放棄一切、要能接受這個眾人將會遺忘自己的世界,

那該要是一個很美好的世界。

但是又怎麼可能不怕??

 

他想哭、想跟人撒嬌、想回到他所愛的眾人身邊、

想、至少再一次見到土方、想把這幾年間沒有說的話都講完、

那些不對那些人說出口就會變成遺憾的話語。

 

源外老爹的出現讓原本以為自己可以很平靜等死的阿銀內心起了無比巨大的波瀾,而阿銀用盡所有的力氣才忍住眼淚、忍住所有的不甘、恐懼,吼出那句話。

 

身為作者我很清楚哪些片段自家孩子的心有多痛,

然而最痛的是這個短短的、好像不是重點的片段。

 

是我家阿銀最想要像是孩子那般大哭等人安慰的時刻,

但是也深知絕對不可能、自己不能失敗、不能讓人看出破綻、

必須說謊、必須自我欺騙到讓別人也都信服的程度。

 

現在寫這些解析的時候,我也依然是忍著眼淚忍到臉頰發酸的。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