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9

#銀魂527#

看到情報圖)
等等、這是糖!!!!!(奔跑
妙近!!!妙近糖!!!!!

我這輩子竟然可以看到妙姐為猩猩流的眼淚!!!!!!!

GOD我激動到得跑圈!!!!!

看背景是smile內部?喜喜去smile做什麼?

被問怎麼看出來是smile)
我自己打了問號啊XDDD
因為我覺得妙姐殺去喜喜身邊不大可能(這樣這已經不是糖等級,而是全套米國甜死人的婚禮蛋糕),那麼只有喜喜來smile(畢竟小將也來過QQ 將軍可以來這裡)

啊啊我的小將(哭)


我還想賭沙發上還坐著的人是佐佐木咧(也只有他有資格坐在沙發上)看起來像是妙姐故意打翻酒杯在喜喜桌下的





桃子最近做惡夢…     
啊啊啊啊進藤啊啊啊………看到這個我都要哭了… 雖然是糖但是還是很痛啊可惡


Leila ☆     
喔喔喔 那是SMILE的桌子吧!!!



TO 桃子最近做惡夢…: 抱著妹妹一起哭喔喔喔喔QAQ 有人說這是黑巧不是糖........

那麼我先來念經祈福一下(等
是說還是有人覺得「啊啊妙姐哭了難道猩猩真的死了嘛?!」,這樣想近藤也太可憐了www(認為只有他死妙姐才會哭ww)


Leila ☆     
單看圖的話覺得應該是猩猩被編了什麼罪名,然後阿妙不認為啊啊啊

近藤的罪名就是沒護好小將害他被毒殺啊QAQ(但根本干他屁事)


拖回來)(有人說桌子前背對的人有像土方)
因為那位背對的沒腰帶又不好判定(土方畢竟大眾臉(毆飛))所以我沒寫,但如果要就此想像的也不是不能想像土方去向妙姐求他去看猩猩(?)結果好死不死喜喜在那邊之類的超複雜不知道怎麼解說的狀況(根本大亂鬥,別忘記佐佐木極端有可能就坐在旁邊那張沙發上)


等等、根據有人爬去看文字劇透,那個背影可能真的是土方耶www
而且佐佐木跟喜喜也都在www

然後疑似還是有銀土成分w




本體看完了

喜喜不要隨便砍人啊,雖然可以用來解釋阿妙的眼淚,但我依舊覺得阿妙的眼淚是給近藤的。
這一回銀土沖神妙近養分太足了有點吃不消啊也讓我害怕啊...... 但是這兩回過渡得很好,畢竟真的從小將死後需要點時間

開頭的阿桂太讚了QQ
喜喜你真的就是過渡BOSS而已了嘛?怎看都很普通的惡役啊~

微博 文章 - [銀魂] 527小感(結果寫好多XD)
感想寫好了,意外地長wwwwwww


zoradark說    
草左大感動的點跟我幾乎一模一樣啊!!!!(抱住)

TO zoradark: 耶耶(擊掌


zoradark說    
銀魂吧裡一堆人說阿銀揍喜喜就跟魯夫揍天龍人一樣解氣,但我回說,這兩種男人不一樣。
阿銀用臉去擋阿土的拳頭,這種承受傷害的能力,遠在"把混蛋打得遠遠的"之上。
魯夫的行徑,是對威權集團惡行最直接也最人性化的反抗,故而舒壓解氣;可是阿銀的做法需要更多精密的計算,權衡,包容,甚至是在自己也沒恢復之前先去承擔別人的情緒,分擔別人發洩情緒後可能引來的最壞結果。
他們都是真男人,可是不一樣。

我只是想從阿銀放著妙姐不管(跑去土方背後的途中一定會路過啊XD)而且還用臉接拳頭證實他到底有多愛土方wwwwwww


zoradark說    
雖然覺得喜喜不可能真的切下去(他就是來開虐的,人要活著才能給他虐,和近藤、和真選組牽扯那麼深的阿妙如果一下就弄死了那喜喜還玩什麼)
雖然是這樣想,但阿銀一整個就是"其他人的狀況我照顧不到我現在急著盯緊土方"的狀態......



啊我真心覺得喜喜是打算切下去的O.O
喜喜應該不會去花心思發現眼前的阿妙到底跟猩猩有啥關係,畢竟、你會去管你剛剛用捕蚊拍抓到的蚊子是不是跟另一隻蚊子情同姊妹嗎?(我覺得對喜喜來說,猩猩跟蚊子差不多)



美乃滋ONE說    
我的解讀是阿銀知道在喜喜真的對阿妙動手(殺了阿妙)之前土方會出手所以盯緊土方就好ww。這樣想的我會不會太迷妹(抹臉)。


zoradark說    
"猩猩跟蚊子差不多"->唉這比喻為什麼如此精闢到讓人無法反駁
我是覺得佐佐木會調查啦,有沒有報告給喜喜、喜喜會不會聽進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照目前喜喜的腦容量(神威打掉了一大半)應該不會聽ww

TO 美乃滋ONE: 同意ww 我不是迷妹www(喂喂



zoradark說    
我想也是XDDD


錐生雅☆cwt39@C13     
好合理的分析!!!QWQ!!!

TO 錐生雅☆cwt39@C13: 要感謝空知猩猩的安排啊!!


錐生雅☆cwt39@C13     
我一直都很相信他啊XDD 就連你們該他如此狠心的時候也是XDD

又補了一篇感想orz 手超痛
微博 文章 - [銀魂] 527之後的現實一下


回頭看了一下截圖,一般人自知被打的時候眼睛應該會閉,但阿銀完全沒有啊....好恐怖的意志力。



寫了小段子)

銀時在接下土方的拳頭時眼睛眨都沒眨,是這一點超越本能的定力令土方在錯愕之餘冷靜下來。
說著「這一拳,我收下了。」的銀時聲音格外低沈,被握住拳頭的土方感受到銀時的大拇指略用力地按壓了掌心,也是這個眾人沒察覺的小動作讓土方驚覺銀時的掌心也濕熱無比,與自己的如出一轍。



有人回關於阿銀打喜喜跟土方打喜喜的差異)
打下去了死的應該不只是土方....全真選組都會遭殃orz
但是也不能說土方不對,他需要幫助,阿銀在這一瞬間正確判斷了他需要什麼幫助。阿銀真的很強大。

居然被我電波感覺出來了,
WB那邊被一個all銀搭上話了,希望雙方都到此為止喔喔喔不繼續找我講話了謝謝


回人用臉接跟用手接的差異)
土方當下打過去應該是「耶?!打錯人了?等等自然捲你怎麼來接!而且用受傷的臉接!!為什麼接?!」
但是這個自然捲也已經不疾不徐地握住了自己的手,顯然在跑過去之前已經想好了要做什麼(普通人腦袋都應該還震得滿眼金星吧),就這麼一瞬兩人的武力值差異真的是...(喜喜你真不該招惹銀自然捲的ww

其實阿銀阻止土方這幕抉擇我腦中的一直是火車問題。
阿妙被喜喜持刀限制不能離開鐵軌,土方列車長開著火車要過來,阿銀的選擇包括拉走阿妙讓土方開火車碾過喜喜然後列車出軌。

但他選擇了衝過去阻止列車前進,硬用自己的身體使列車緊急停下保住整車人,然後再一拳打飛喜喜這壞孩子ww

來說點讓人傷心的527:如果在smile時,喜喜沒來、佐佐木沒來,土方的歡迎會結束之後,阿銀肯定會把人一路安慰上床的 可惡!!!
還我火熱的治癒床戲啊空知 !!!!(不


zoradark     
(說到安慰阿土,突然覺得被戳到自家銀土的悲劇點
其實阿土說不定已經去萬事屋“休息”過了,但他心裡還在糾結,坐不住,也沒有辦法接受安慰
真選組不存在了,鬼副長不存在了,靈魂的核心崩解大半,接下來要怎麼走?還有什麼價值、什麼理想能夠守護?
阿銀沒辦法給阿土答案,只能在他背後默默守著,等到阿土找到自己的答案。
默默守望的人總是最辛苦,最煎熬。
很捨不得阿銀愛得這麼痛......

 

居然漏撲QQ)
還好這裡是銀魂喔喔喔喔這兩個孩子會彼此互舔傷痕了啦我相信!(握)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