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1

跟Gin渣渣  說好的小甜文「做完美夢之後不見得僅餘空虛」,以及給小比遲到一個月多的生日禮物對不起~~
希望大家能喜歡這篇:D



有些時候,舊家具不汰舊換新是因為它仍有一種讓人舒適的魔力。
萬事屋內很多家具都符合這些描述,即便過往家裡多次遭受強大威力的摧殘,總是認份抬去修理而非更換也不全是節儉的美德所致。
是熟識的氣味、墊得恰好的角度,還有,與之相關的回憶。

像是辦公桌前的椅子,是初期萬事屋接到的委託報酬換來的。
坐在上面時有著像是老人轉動岌岌可危的關節的聲音,想在上面小睡時要在腰後墊東西,還得撐住微妙的下滑姿勢,才可以靠著椅背睡著而不是每5分鐘醒來一次以解除落枕危機。
然而令主人對它愛不釋手倒不是曾在這椅子上發生過什麼豔遇 - 量它這把老骨頭隨便一扭都會散得不成椅形 - 而是連結了在椅子上等待時的心情。

普通的等待令人焦急、不耐,然而若等的是姍姍來遲的戀人,就又是完全不同滋味。
先把東西準備好,愜意地哼歌一邊在腦內進行各種甜♂蜜♂推♂演♂,讓身體記住這份美好,才會讓這把老椅子多了附加價值。

於是,坐在椅子裡睡著的話,做一場美夢的機率也高上許多。
即便之後能回味的細節模糊不清,抑或感到肩頸不適,將醒之際的呼聲總帶著愉悅,再被笑意帶回現實。

不過,今晚也睡得太久、太沈了。
被一陣過熱的呼氣催醒,睜眼瞧見面對的窗外已泛出魚肚的微光,空氣裡也充斥著早晨才能有的清新,再真實也不過了。

 - 阿銀我怎會放著好好的床不睡呢?

困惑間轉回房內,看到長桌上擺放的酒杯等餐具,認知便接了回來:昨晚顯然被戀人放鴿子了。
哈欠在這時助紂為虐般的逼迫銀時活動僵硬的下巴,依稀記起在椅子上閉目養神之前接了通電話,戀人表示工作進度落後會晚到些。

平常日的約會總會被些不大不小的事情擾得炸毛,但這種情況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已經學會以"平常心"看待,銀時搔搔自然捲再度慶幸可以發揮自由業的最大優勢爬床睡回籠覺,討回公道什麼的等睡醒再說。

唯是站起來才察覺的異樣讓銀時停在房間中央 - 燈是關著的。
就算不看電視消磨時間也會為了迎接晚歸的人而亮燈,這種"回家"氣氛的營造自己向來在意,不可能昨晚關燈睡椅子等人。
這麼一想,起身時腳下疑似絆到的軟物到底是?

懶得彎腰,銀時直接用腳趾夾起那東西 - 是條大毛巾 - 應該是下午被陣雨淋濕時隨手拿來擦乾後偷懶直接掛在廚房處晾乾。
房內還有其他人活動過的可疑點最終終結在長桌上放置的一張紙條。


『幫你這窮鬼省電,我把燈都關了,晚安。』

蒼勁的筆跡,體貼之餘也從不忘在口頭上來點無關痛癢的貶意,讀的時候彷彿能聽見撰寫者哼出的那聲鼻音,和那充滿愛的數落口吻。


「什麼嘛!都來了也不叫醒阿銀我...」
只是內心的失落是難免的,把紙條折好收進辦公桌抽屜的某個角落,開始了連串的細聲抱怨。
「哼哼這下子可是非得要加倍討回公道了!
  那就來個草莓哈根大使鬆餅佐三倍楓糖配爆漿熔岩黑巧蛋糕,然後點上貴爆的哈密瓜火腿......」

既然都在椅子上睡上一夜,刷牙這必要程序也被乾脆省略,銀時一鼓作氣拉開紙門打算以最快速度扔好床鋪倒地補眠,卻見到有人先一步鳩佔鵲巢。


眨眼,再眨眼。
緩緩退出一步,眼神飄向玄關,從微光之中定位那雙擺放得頗隱密的短靴的輪廓,再把視線拉回到房內掛得整齊黑色制服。

單是床按照戀人偶爾會發作的強迫症鋪得方正整齊就知道不是幻覺,
客用枕頭上令自己迷戀的黑髮髮絲還正散著一股讓銀時立時清醒的淡香:哈密瓜香。

等等!
所以戀人不僅是來過夜,甚至是還在萬事屋裡洗澡的"OK來做吧"的程度?!
坂田銀時!!!!!
你這蠢蛋怎麼可以睡得這麼死、錯過了可以從浴室就來一發的機會?!


真心哭笑不得,銀時勉強將"等一會兒再來跟自己算帳"的氣憤(?)拋諸腦後,趕緊進行必要的障礙排除。
躡手躡腳拿起土方放在牆邊充電的公務手機,確定他沒有設定鬧鐘,表示不用趕著起床,可以軟爛的意思。


 - 唉呀唉呀~所以是特地努力趕工完隔天請假來陪的嗎?


被戀人的貼心安排甜到快糖尿病發,銀時立刻回身拔掉業務用電話線,拿起"糖份90%以下"的訂製膠帶30秒內封好樓梯出入口,對世界宣告今天萬事屋萬事不幹,休息一天。
回到房間關上紙門,小心翼翼地脫下衣服,鑽進此刻看來彷彿蘊含了天堂聖光的床單,再確實地把眼前的幸福抱個滿懷。

陣陣碎吻間,原本熟睡的土方終於被這些不大不小的騷擾給弄得稍微有回應,只是仍被睡意纏繞。

「哪~十四,久等了。」
從懷抱之初就將戀人還穿著的自己的和服給弄鬆了,隨時能脫掉,至於寬鬆的草莓內褲就根本是情趣之一,拉下一半就做也是可以。
「雖然有點早,現在來做好不好?聽說早上做會比晚上更帶勁唷~」


過往當戀人聽到這種不合時宜的話語時,一般反應會是先否定再斥責,也許還加上拂袖而去的衝動。

土方不知是否因尚未睡醒,抑或是壓抑已久的本性披露,僅是嘴角微揚,海藍眼眸飄過了一絲彷若質疑自然捲能耐的挑釁,再輕輕閉上。
說出『隨便你吧~』之後,銀時感受到懷裡戀人身體的全然放鬆。


這到底是土方"隨便你做"的意思,還又是一種"看你有多愛我"的考驗?


然而,看著戀人的可愛睡顏、思考答案到不小心也跟著睡著的自然捲,答案究竟是何者,也就完全不重要了。





-----

自家裡設定:
阿銀愛用的洗髮精是哈密瓜香味,只要是土方不能介意的時候(你懂),阿銀幫洗頭的時候都會用上這款被土方嫌棄"聞起來太甜了!"的洗髮精。
於是某些時候,這氣味對阿銀來說非常催情(你懂)

同樣的設定用在錆子裡,不嫌棄的話可以看看
【剧场版背景】 Witness

散著甜香的土方洗好了穿著男友浴衣男友內褲躺在床上軟爛著等唷~~

阿銀大概睡到十點就會開始對土方上下其手了ww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