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數炸得很徹底(哭)

 

覺得砍掉某些部分真的有點可惜。

 

 

 

 

 

 

歷史的巧妙總在於,路走到一半才發現地上已經有道翻車的痕跡,而銀時更覺得,這痕跡已經深如壕溝,爬不出來了。


當有可能會直接潑冷水的戀人破天荒沒有直接拒絕,也沒有說出彆扭話語來掩飾時,其實更該擔憂他為難表情之下選擇不提的事情是什麼 — 這是銀時翻過屯所外牆卻又一眼看到在庭院的吉米時內心下的結論。


「啊、老闆,不好意思!副長他......」

那副搓著手彷彿等很久的姿態絕對是預謀!!!!
多串君是在玩焦慮PLAY、一定是吧?!!


「你們家副長怎麼可能會這麼忙?
  組內的都不幫忙長官喔?他沒時間叫你們切腹、阿銀我可以不收費用幫忙先介錯!」
「啊哈哈、老闆真愛說笑~我們平常切腹都已經沒膽了,要是再沒了頭副長會更煩惱吧?」

真相?自家長官都沒說的事情當然也不用搶著當勇者。
努力FOLLOW上銀時鬧脾氣的話語,看著他一邊說「你們副長以為這樣就可以打發了嗎?阿銀我才不希罕巧克力冷糕咧!」一邊一把搶過冰品還有自己掏出的甜點迅速下肚,山崎也只能拿出美式足球接球員跟緊對手的功夫設法阻止銀時再接近屯所內部。


「告訴多串君、下次還看不到人的話,我會bi-----跟bi------喔!」
「老闆、這種會被消音的話不能說啊!」


再塞給銀時一袋子綜合口味的哈跟大使才把他從牆的這邊送過去,山崎腦中迅速結算了銀時消耗的甜品總金額,預備等等報公帳。


「副長,老闆剛走,他說...」
『我聽到了,退下吧。』


還好不用重複銀時剛剛被消音的話語,雖然這次老闆還算理智,不代表他下次來找不到副長不會真的發飆啊!
欲言又止的山崎開始思考明年還沒使用的年假權利要不要提前......算了,副長不會簽假單的。



『對了....委託的...還順利嗎?』
似是很不經意提起,語調中滲入的關心還是不少。


「啊...嗯!很順利,應該沒什麼問題的。」
山崎心臟大大地抽了一下,要昧著良心不說出來現在真正策劃者是一番隊隊長是一種煎熬。
於是,他拼著最後一絲勇氣,提問。
「副長...到時你不在的話,誰能罩得住老闆啊?」


土方手上的筆頓了一下,不、其實本來就已經停住了。


『大家都是成人了,叫他知足。』
咬了咬下唇,
『通知其他人,如果他鬧得太厲害就以妨礙公務罪逮捕。』


下著不通情理的命令,無視山崎囁嚅著「生日還要在牢裡度過太可憐了啦~」把他遣退,土方閉上眼睛好一會兒,才把與銀時相關的思緒拋開,重新投入工作。





「唷老闆~看來收穫不錯啊?」
指示銀時把嘴邊的巧克力擦乾淨,巡邏中的總悟招呼騎車的銀時停下來。


「一點都沒有!這種慰勞獎不要也罷!」
盯著總悟看了一會兒才發現有什麼不對。
「總一郎在工作?真稀奇...啊!神樂說過最近常在街上碰到...
  嘛!大江戶已經很危險了、可別再添亂了你們!」
最近一直跑地球外委託的銀時,最擔心的莫過於從宇宙回來時要處理萬事屋和真選組的問題兒們的聯合災難。


「老闆才該管一管那個中國野女孩。
  我可是很盡責地執行勤務喔~」
要銀時不相信的話可以跟其他隊員確認自己的清白,總悟若無其事地招呼屋頂上的野貓,打了幾個手勢後,野貓慘叫著逃開。

「平常都偷懶的人突然認真工作起來,不是本人覺悟的話只會讓人害怕吧?」
不知為何瞬間同步到土方心情的銀時打了寒顫,而眼前的總悟只是報以一個甜美的微笑。

「這句要原封不動送回給老闆喔~」
一直平板的語調放入了不甚搭調的溫柔,聽得銀時是陣雞皮疙瘩。
「我也會有想當好孩子的時候啊~」


問題是其他人只會被嚇跑吧!
銀時腦中不禁浮現JUMP上某惡魔四分衛在運動會上露出的陽光微笑。


「嘛~我先走一步了。」
被銀時明言拒載的總悟倒也乾脆,走了幾步之後想到什麼而回頭,留下一句忠告。

「老闆!雖然為時已晚... 不過、繼續努力當好孩子的話,也許會有意想不到的好事喔~」


惡魔的忠告並非都是無用的。
看著總一郎小弟弟耐人尋味的微笑,直覺上他剛剛說的話真的是在鼓勵自己,若再與土方的行為連結起來,即是,去年因故沒有出差的戀人,今年的行程已經被上級預定走了的意思。

「唉~人算不如天算哪~老師~~」



於是將近一週後,在自己生日前自宇宙趕回卻發現,真選組重要幹部已經為了執行某個機密任務而於幾天前離開的銀時,也就不那麼在意,土方最初沒有說出來的話是什麼了。






「結果啊~老師,這一天還是沒有變成偉大的節日呢~
  這告訴我們、以後挑生日要挑一個大家都熟知的日期哪~
  像是1月1日大家絕~對不會忘記,對吧?」

來到幼時成長地的路上,銀時不得不將原先計畫作廢:本想把戀人綁架三天,帶去坐飄行於大江戶上方的遊船旅館,從不同角度看看這個城市,再好好地......

其實也不是對捨棄全盤計畫感到太難過,若比對去年的悲慘遭遇,今年至少其他人還在,可以用原本的旅費在萬事屋煮個火鍋慶祝一下。
站在松陽墓前的銀時心知在萬事屋(如果捨棄那可笑的前身)有其他成員前,也並不執著於生日、禮物這回事。
因為有了家人、戀人,所以更加在意嗎?


不、是因為自己熟知的世界曾被粉碎過一次,只是現在記取教訓、更懂得把握而已。
從以前私塾時代就十分珍惜的情感,現在自然也不會改變。


「歷史是不會完全重複的。」
人不會犯下完全相同的錯誤,即便是走在類似的道路上,一次改變一點,最終仍能走向另一個方向。
撫著墓碑上的青苔,想著老師的話語,銀時露出釋懷的微笑。

謝謝老師,我會再來的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