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怎樣才能寫出一篇(完)的短文呢?OTL

 

「這...怎麼回事?」
在外肆意遊蕩至接近傍晚才拖著腳步回家,樓梯入口卻是「糖份80%以下」封條紮實地擋住。
除了自己以外應該不會有人想用封條,何況那是自家!不准進去是怎樣?阿銀我可是有繳房租(雖然欠了1.5個月)的人!

看向旁邊似乎連開店準備都沒有燈光全暗的スナック登勢,銀時仍想也不想地拉開門,
「喂!登勢婆————」

「阿銀生日前快樂!」

被數十人集體這麼喊,饒是白夜叉也會嚇一大跳!
燈倏然打開,本來就不大的店裡滿席,登勢叼著煙責備說下午就開始準備了、等待途中點心都快不夠了,所以下個月要銀時幫跑腿搬運;
勤快的小玉拿走銀時手上預備慰勞萬事屋伙伴的火鍋料,準備等等就下鍋。
被催著入座,銀時被已經微醺的眾人塞上酒杯,聽他們解釋前晚是成人之夜,所以只有大人參與。

「等等、誰策劃的?阿銀我可沒辦法買單喔!」
銀時疑惑地看著店內熟悉與不怎熟悉的面孔 — 像是明顯來喝免費酒的小西編輯,或是對登勢說來一杯卡謬的小錢形平次、還有風度翩翩地對銀時舉杯致意的No.1牛郎狂死郎先生,到底是誰能把這些人聚集在一起的?!

「這是大家的心意,阿銀就乖乖喝吧!」
已經喝到臉紅的長谷川搖搖晃晃地搭住銀時的肩膀,乾杯。

湧上心頭的是一種冷落已久的感動,銀時偷偷吸了下鼻子、用杯子碰撞聲掩飾過去,打從心底開心地笑了。
「乾杯!!」




「銀ちゃん銀ちゃん快起床!!!」
「耶啊?啊痛痛痛——小神樂我醒了醒了把耳朵還我!!」

在宿醉邊緣的銀時被神樂扯著耳朵、然後是被直接抽床單滾下棉被,一整個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昨晚喝得盡興到一定程度就被登勢婆婆以某種不記得的藉口宣告結束 — 反正也收到不少禮物而且眾人下午就開始喝了 —
銀時抱著滿懷的收穫回到無燈火的萬事屋,發現神樂也不在家便放心地刷牙洗臉睡覺。

「要出去吃早餐!快點換衣服!」
「早、餐?出去??」

還一頭霧水的銀時被神樂扔了滿臉衣服,在被幾十秒內監督完裝,穿好靴子後被神樂冷不防地套上全黑的頭袋,拖出門、而且從2樓跳下去。

「喂喂——啊哇哇!痛—」
「在到達前不准偷看!也不准問問題!」

被神樂摔得頭昏腦脹的銀時覺得被硬塞上車後座,疑問多到不知道從何問起,同時也想吐嘈車行速度肯定超過速限。
對於自家女兒怪異舉動的原因想不出所以然來,總不至於昨晚也被天人抓去改造了吧?!

還在胡思亂想外加被急行車摔得七葷八素時,銀時側的車門突然翻開,他順勢滾了出去但撞倒軟的東西而停下來。
「到底搞什麼...耶?大江戶遊園地?」

撞倒的是門口巨型充氣吉祥物娃娃,其手上的標誌寫著"非關係者勿入",而把自己載來的是唯一能在大江戶橫行無阻的真選組警車,售票亭被組員把關,而神樂正在向明顯是策劃者的一番隊隊長嗆話。

「銀ちゃん我帶來了!你要依約把旋轉杯的鑰匙卡給我!!」
「哪~去轉到腦漿噴出來吧~」

往一旁待機的定春方向投射出去,神樂一邊做著鬼臉一邊跑遠。

「總一郎君!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好孩子時間哪~老闆。」
推了推園內特製<S>鴨舌帽,總悟對銀時吐了舌頭,
「大江戶遊園地今日以土方先生的名義(和荷包)包下了,只有和老闆有關的市民可以攜家帶眷進入,而身為壽星的老闆想玩什麼都不用排隊直接優先喔~」


土方肯為自己出這麼大手筆?不可能!!

下著結論的同時其實也認知到自己處在多麼可悲的立場,
「一定是你的主意、而且真選組幹部不是全體出差了嗎?什麼機密任務的!」


總悟給了銀時一個"我怎麼可能走不開?"的表情,
「當然囉!這麼有創意的慶生法諒土方先生想不出來...
  好啦!入園時間九點,我一直想霸佔遊園恐龍一整天呢!」


恐龍?什麼恐龍?
從來沒聽過這麼可怕的遊園交通工具!
目送著兩個先行跑進園區的宇宙級麻煩小鬼,銀時心頭跑過很多身為父母才會有的想法,煞是心情複雜。


一旁的新八看不過去,叫住他。
「土方先生這次真的是送了大禮,好難得呢!
  所以阿銀也不要客氣、好好地玩一玩吧!」
已經先行在遊樂園以STAFF身份監督操作人員的他,覺得單是觀看過程也很有趣。
「我想神樂和沖田先生也會看在阿銀的份上不會鬧開的!放心!」


想到現在不知道還在什麼地方認真努力的戀人,雖然有點遺憾,不過看著逐漸入園、與自己過去有交情的人們,一一跟他們打招呼、接受祝賀甚至禮物後,心情也完全轉換過來了。

「嘛~既然是稅金小偷的錢....  派多龍3D劇場我來了!!!」



相對於地面上的歡樂氣氛,土方十四郎所處的環境 — 離地四千公尺,將軍家專屬空中一號上 — 可是大相逕庭。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總悟呢?!』


這次主要負責將軍家護衛和外來賓客安全的真選組,卯足了全力才讓所謂的「宇宙友好運動會」順利開場,而當一切事務慢慢步入軌道時,乍看正在監控室故態復萌戴著眼罩睡覺的總悟,土方一邊怒吼著一邊扯下對方的眼罩,卻是連褐色的頭髮...假髮一起扯了下來。

『山崎?!你先給我切腹!
  然後告訴我為什麼是你假扮總悟在這裡?』
「哇啊啊我好不容易才學會戴著眼罩走路啊嘛嘛副長別生氣聽我說啊———」


好不容易安撫住暴跳如雷的長官,山崎解釋來龍去脈,並提及自己在讓總悟接手後做了補救措施:凍結部分土方戶頭存款以免被淘空。
「請放心,沖田隊長辦的宴會應該也不會出幾年前賞櫻時的程度啦!」
山崎補充說著今年找了很多老闆的朋友,也提醒賓客記得送禮,所以老闆應該不會感到寂寞了。


『......好吧!你暫時繼續假扮總悟,晚上閉幕時幹部一定要出席。』
不知為何在聽及"寂寞"一詞時心頭抽了一下,土方衡量輕重後把脾氣壓下去,吩咐屬下晚宴時的保全要從廚房開始的確實。
外頭天色漸暗,晚霞餘暉一視同仁地鋪蓋在海、陸、空、建築之上,從天空看下整個大江戶的確是不同感受。
手指敲著觀景窗,就算可以說服自己現在的些微焦慮是因為這一樓層不能抽煙,土方很不甘願地讓"若那傢伙能看見這番景色也許不錯"的想法掠過腦海。


「啊、副長!そよ姫找您。」
拿著晚宴菜單給土方的部屬傳達將軍妹妹的訊息,對命令感到詫異的土方按禮敲了將軍休息室的門,卻立刻被探頭出來"噓—"的公主要求要低調行事。


『公主?』
「我有東西想請你轉交給歌舞伎町女王^-^//」


下午的大江戶遊樂園除了熱鬧以外更是混亂,畢竟麻煩人物聚在一起和分散是同等意義。

大部分的遊客被總悟駕駛(?)的遊園恐龍逼得四處逃竄,園內不時傳出驚叫或是詭異煙霧,然而不管多麼不合常理的事情,例如在大怒神區開歌迷同樂會的特別來賓阿通,能夠讓罰乘十次的歌迷視死如歸;或是在旋轉杯區把器材弄成碰碰杯(?)來進行危險對決的神樂和總悟;甚至是因為銀時擁有優先乘坐的特權(各器材區前也都貼著銀時照片以供辨識),導致園區內突然出現各種尺寸的大小銀時搶奪優先權......這些仍是大江戶的眾人習以為常的一景。

把園內大部分器材都巡迴一圈後,本以為再也沒新鮮事的銀時,一轉眼就看到每個遊樂園都具備、讓小朋友大朋友們拍照握手的吉祥物出巡 — 卻竟是再度假扮成水管工兄弟的桂和伊莉沙白。

「你為什麼來應徵這個工作!?」策劃者可是真選組、是追捕你最力的總一郎小弟弟啊!
「既然是遊園地,散播JOY(=攘夷)也是不可...噗喔———」

結果還是在大庭廣眾下動手了,還引起不小的騷動。
所幸在恢復一般市民入場後帶來的人潮,足以掩護這位真選組長年緝捕的通緝犯,在揮別水管工粉絲後從容離去。


警察和恐怖份子可以在同一個遊樂園握手合照留念,大江戶到底能和平到什麼地步呢?
無奈地把玩辰馬委託桂帶來的禮物,上面署名的卡片終於不是寫給金時,而是「金艮時」。
PS中的正文問銀時為什麼要改名,「叫金時明明不錯!」,看得銀時是直搖頭,打算下次寫信時也亂寫他的名字算了。

持著兩枚甜筒招呼銀時在附近長椅坐下,新八看起來是超越甜食補充後的滿足。
「姊姊跟九兵衛玩得很開心,她說如果每次都能如此,阿銀可以一年多過幾次生日。」

「阿銀我還想永保青春咧!謝謝好意!
  我這邊可是欠一大份人情啊!」
在心裡慢慢描繪戀人得知一切時的模樣,會被總一郎弟弟氣到發抖,然後看到自己會臉紅、還會說著許多彆扭的話語吧?

「等土方先生從上面出差回來,我也來謝謝他好了!」
「上面?你知道他在哪?」
喂喂不是機密任務嗎不是連阿銀我都沒有透露隻字片語嗎為什麼新八機會知道—————

新八手指著不遠處的大型飛船,
「在上面唷!真選組負責「宇宙友好運動會」的警備,我想這是土方先生沒辦法出席的原因吧!」

夕陽餘暉下,應是鋼鐵打造的船身也看來溫和許多。
銀時突然笑出來,雖然與自己無關,戀人還是能從空中看到整個大江戶的美景,如果這曾經是願望,就算打了折扣,可也已實現了吧?

「啊、阿銀今天還沒吃到蛋糕呢!
  等等買一個?我可以用廣播把大家叫來。」

「不用不用~今天吃太多甜食,生日蛋糕就太多了。」
擺擺手,銀時看著天上的飛船,像是感應到什麼,站起。
「吃太多就想睡了,新八、晚一點你帶神樂回道場吧!」

「咦?壽星竟然要逃跑嗎?」
對於喜歡熱鬧的銀時想偷溜的想法感到不解。
按照行程,土方先生可是至少要後天才回得來耶?

銀時沒有回應,只是揮手致意,在大江戶的暮色中信步回家。




「唷~發現怠忽職守的真選組副長!
  就我所知,現行犯連一般市民都可以逮捕的對吧?」
因為是走路回家所以並不是從大街的方向而是自後頭小巷繞上樓梯,於是當迎面而來的是陣煙味,進入視線裡的是與夜色幾乎融為一體的戀人時,驚喜程度翻了好幾倍。

『我才沒有怠忽職守,是來執行將軍家機密任務的。』
說著聽來像是彆扭藉口但其實也是實情的土方不知道自己臉微紅了,把手上的提袋交給銀時。
『そよ姫委託我將船上的零食帶來給中國女孩。』

銀時莞爾接過,連藉口都要找得這麼冠冕堂皇,戀人臉皮真的是薄到不用風吹就破了啊~
「明明就還有其他東西...哪?這是什麼蛋糕?」

『將軍晚宴上的。
  反正浪費食物也不好,就把廚房剩下的收一收過來,你隨便湊合著吃吧!』
說明自己該要回去崗位的土方把煙捻熄,要銀時讓路。

「不~行~這幾天對阿銀這麼好的多串君帶來的蛋糕怎麼能夠不一起吃呢~
  何況阿銀我今天還沒吃過生日蛋糕呢!」
迅速拆開包裝,把手掌大小的精緻草莓蛋糕放置在旁邊的欄杆上,再從身上掏出今日信手拈來的一根蠟燭插上。
「多串君,借個火吧?」

對銀時隨身攜帶蛋糕用蠟燭這點些微驚訝,聽及他要借火時,隱約想起去年銀時在小巷裡悲傷地點火柴玩的事情,便掏出身上的打火機預備給銀時。

「喔~竟然還是帶這個!
  阿銀我真的高興得不知如何是好了耶~」
是自己送的許願火柴,這可是過生日時再好也不過的道具了。

『我、只是剛好一時找不..』
同樣是實話,只是真的很像藉口的一句,土方怪罪一定是因為銀時生日所以所有的狀況都向著他。
懊惱間對方的手握了過來,緊緊地包住自己的,在微涼的秋夜晚風裡顯得格外溫暖。
銀時閉上眼睛點了火,一陣靜默似是在許願後,拿起在土方面前吹熄。

「謝謝......十四不好奇阿銀我許了什麼?」
故意還不放開手,近距離看戀人臉頰泛紅是今日最享受的地方。

『還會有什麼...//
  何況,說出來就不會成真啦!』
還不放開喔!再握下去手汗都會出來啦!


銀時的笑意味深長,把土方拉近了。
「那可不一定~」




因為、阿銀我想要的,已經成真了喔!

生日快樂,我自己。





----


— 尾聲



『總悟你這個混蛋!!!
  真選組的名聲都..你還....*氣結*』

「這麼說可不對喔~
  下午我就改變入園方式啦:喊"土方先生去死吧"*10 就可以免費入園,
  沒想到大江戶的市民還蠻踴躍的呢~*遞給入園統計數字*」

『混漲!你對不起全天下的土方先生!』

「不不、我可是讓他們對著土方先生的海報喊的喔~
  你看、上面還有口水~」

『*&&%︿%$##......』


---

我果然最寵總悟啊XD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