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說這篇磨了四天以上(默)原本以為可以四小時KO的。
而我因為個人每年生日前後都會特別倒楣,所以自己都會花錢消災或者想要低調度過,也因此我幾乎從來不寫生日賀文的,今年的阿土那篇跟現在阿銀這篇都是純粹例外。
字數被出場的眾人弄得暴漲,甚至還連OMAKE都寫出來了(默)

總之阿銀生日快樂OTL
這篇(目前破萬字還在增加中)的誠意應該很夠了吧OTL


本篇特別感謝名單將與後記、註解一起PO上。

 

 

事情的走向要急轉直下的話,其實就跟冰箱裡的食物有了腐敗跡象接著是準備向垃圾桶或廚餘箱賽跑一樣的:擋都擋不住。

這天是週二,難得認真工作的銀時到天亮很久了才拖著疲憊步伐回萬事屋,嘴邊唸著『下次絕對不要接跟監的委託』,爬上二樓的階梯後發現裡面異常熱鬧。

「要帶這個對不對?我們會去海灘對不對?」
「神樂,那邊火山溫泉跟海灘都有可是應該不需要直笛...」
「汪!」

『喂喂是怎麼回事啊?』
瀰漫著歡樂的氣氛,是發生了什麼阿銀我沒有預期的事情嗎?

「啊、阿銀你回來了。」
看起來表情比日常更爽朗的新八笑臉迎來,
「太好了、本來還怕真的要留字條了呢!」

『留什麼字條?冰箱裡的草莓牛奶又過期了嗎?』
銀時本能上感到不對勁,趕快推出自己一時能想到發生的最糟糕預測。

「不是啦!是大姊頭要帶我們去宇宙旅行!!」
神樂蹦蹦跳跳地拿起醋昆布塞進背包,
「而且我要帶定春所以沒位置給阿銀了!」

「汪汪!」
一旁的定春彷彿聽懂似的猛搖尾巴,在銀時還沒有把這一切連結起來前湊近他的臉舔了好幾下。

『定春不要這樣!』
本以為定春是要咬他,結果是舔...這是什麼變相安慰嗎?!
『為什麼我不能去?』

「我仔細解說一下吧!
姊姊是在町內會的抽獎中拿到大獎:五天四夜的宇宙旅行四人一匹份。」
盡責的新八還在背景描繪、重現當時的景象,只是畫面上的阿妙明顯是押著主辦人的頭拿來彩券的。

『那個"一匹"是怎麼回事?』
可以吐嘈的地方太多了,銀時選擇跟切身最相關的議題進攻。
畢竟四人的話,阿妙會帶誰去其實推算一下就很清楚了。

「是我和大姊頭一起抽的!所以定春也要一起去!」
神樂追加了註解,在新八的解說背景中多了神樂的影像 - 掐著協辦人的脖子。

所以"一匹"是這樣來的,銀時想到兩位暴力天王聯手起來的威力就為主辦單位的感到同情。
所以阿妙會帶著新八、神樂去旅行,第四人...當然不會是近藤而是九兵衛吧!

「雖然覺得有點對不起阿銀不過我們週日晚上就會回來啦、不用擔心~」
就算是跟兩位暴力天王同行,新八還是掩飾不住興奮,催促著神樂趕快打包完畢出發。
「會帶土產回來的啦!」

『我沒有在擔心土產的事情...不管是什麼都要是甜食喔!』
臉沈下來的原因當然不只是自己被留下來的事實,
『結果這週大家都要出去啊?』

銀時想起來昨天中午出門時發現登勢跟凱薩琳也在收拾店裡,而非開店準備。

『員工旅行?』
「是啊~有個久未聯絡的老友來信邀請一起去日光走走。
想想小玉也好久沒放假,就乾脆把店關了放心去玩一週好了。」
登勢用著疼愛自家女兒的慈愛眼神看著正在店內忙著把物品歸位的小玉,然後話鋒一轉,
「自然捲你的房租下週一要交出來,兩個月份,不然小玉會在你門前唱歌。
還有我們不在的時候要記得掃地灑水,回覽版要確實傳好!」

零碎地交代一些事情,說得銀時都想藉口要去賺房租而逃跑。
也許即將的旅行使得她龍心大悅,而願意放走他的登勢突然想起什麼而叫住了銀時。

「......沒事。」
是什麼事情呢?
靈光一閃而過卻沒抓到端倪,登勢的確看到轉頭的銀時帶著一絲期望回看著自己,然後又失望地離去。
嗯、應該不是什麼大事,還是去準備雙能走山路的舒適鞋子比較正確。


不想目送小鬼們的興高采烈,銀時抓了衣物毛巾草草地沖澡,睡前交代新八要把電話線拔掉便糊里糊塗地倒下去。
夢裡的眾人都縮小了圍著圈圈跳舞還唱著奇怪的歌曲,銀時本能地拉起枕頭蓋住頭直到發現那是外頭的電話鈴聲。

『可惡啦不是叫新八把電話線拔掉嗎?!』
拖著腳步爬出和室,坐在地板上抓起電話粗魯而惡劣的招呼嚇壞了委託人。
『所以要改變範圍?是新增地點?等等、我拿紙筆...』

隨手從桌上抓下紙條和筆,卻是新八留下的叮嚀「阿銀就算不接新委託,也不可以不把剩下兩件工作做完喔!別忘記房租要準備兩個月份。別擔心我們,有姊姊跟九兵衛在沒問題的。」

『我才不擔心你們呢!』
結果也不是那種訊息,最後一點希望泯滅。
銀時賭氣般地咬開筆蓋,開始記下委託人的更正事項。


§      §      §      §      §      §


天氣刷地轉涼,說變天就變天。
銀時拿衛生紙塞住鼻孔,連兩天晚上在外跟監,突如其來的濕冷讓他有點吃不消。
好不容易確定目標物進入預定場所,銀時在筆記寫下足以結束夜晚觀察的活動紀錄。

下次絕對不接這麼累人的委託!
銀時重複著這句快念到爛的台詞,在察覺有任何異狀前去質疑委託人的動機不是作這行該多管的閒事,何況根本沒心情...是的,沒‧心‧情。
雖然其他人也並非刻意,只是巧合般的在這時離開。就算說秋天本來就是適合旅行的季節也太剛好了。

不行!阿銀我要為自己作打算!
打定主意的銀時想先確保週末的福利,決定等等去北斗心軒吃早餐時跟幾松借用電話一下。

「我說銀時啊~
身為萬事屋的你也該弄個手機吧?對生意應該有幫助?
我這邊電話可不是免費的啊~」
幾松一邊切著薑絲一邊看著銀時不知道第幾次按著號碼,看到都快要將那幾組數字背下來了。

『這個是半聲切掉、那個是關機,還有存心想讓它響到天荒地老的傢伙到底是怎麼樣啊這些稅金小偷!』
不耐煩地掛上,又不由自主地想要拿起重打。
銀時明顯失去細嚼慢嚥的耐性,一碗拉麵十分鐘內清空留下飯錢在桌上就準備告別幾松。

啊啦、原來是這樣啊。
明白銀時的動作跟什麼模式很相像的幾松露出釋懷的微笑,輕聲告知銀時下次借用電話要收費:在旁邊聽他發牢騷的心理諮詢費。


『又沒聽到什麼討伐大活動,總不成連稅金小偷都去度假了吧?
這對我們小老百姓還真不公平啊!你說對不對大叔?』
騎車往屯所的路上牢騷不斷,在紅綠燈路口大聲喝問著旁邊開車的司機大叔的情況好像以前也發生過,銀時想不出除了上面兩個解釋以外怎麼能說明吉米、大猩猩、總一郎小弟弟當然還有撥最多次的真選組副長土方十四郎的手機為什麼同時都找不到人。

而最後最瘋狂的那個解釋在銀時抵達屯所的時候自動煙消雲散。
比往日冷清而戒備程度減低不少的屯所讓銀時輕易地從門口長驅直入,迷路在走廊上時才被攔住。詢問之下得知真選組為了保護想去群馬(志賀草津高原、白根山)欣賞今年最早的楓葉的將軍一行,已經於週一先行出發,預計一週後回。

所以連這裡也唱空城計了?
還都唱得時間剛剛好喔喔這一定是有什麼在作祟對吧?阿銀我今年是觸怒了什麼神嗎?
幼稚得想直接走到土方的房間去親眼證實土方真的不在,銀時還是被不怎麼友善的隊員粗魯地推拉出大門,還附贈一張違規停車的罰單。
想直接把單子撕碎,可轉念一想到時再扔給土方處理就忍了下來,揣進懷裡騎車離去。

銀時努力想把這一週開始以來接收的壞消息轉為比較正面的能量,而最簡單的方法莫過於:忘記它。

『對了、JUMP還沒買。』
一忙起來就忘記精神糧食了怎麼可以呢坂田銀時!要作個身心都健全的大江戶人啊!
然後,是在走進第一家便利商店就有的預感:自己肯定要跑五家以上才會看到那個"最後一本JUMP",而且......

「『啊!』」

又是一次似曾相識,手還抓在與上回同一邊的地方。
銀時不禁想埋怨自己怎麼跟這個看不見眼睛的忍者這麼有緣,大江戶這麼多便利商店就是會來搶到同樣最後一本JUMP。

「又是你?怎樣?還要把上回同樣的台詞再跑一次嗎?」
『我想不用了我們都是成熟的大人了不是嗎?』

說歸說,兩人都沒有放手,僵持在書架前。

身為前任忍者,目前偶而在忍忍PIZZA打工的服部全藏突然嘆了口氣,
「其實這本是我要買給...」
『夠了、別提出那個五歲兒子還是兩歲女兒的故事了,換點新故事吧!』
「有啊換了你聽我說嘛!是要買給一個孤苦無依的小女孩的。
從小經歷很多事情的她對世間人情冷暖都參透、看開了,可是就執著於JUMP上的連載無法預測啊~
所以老兄你就好心鬆手讓這小女孩重溫JUMP三大原則吧!」

怎麼聽起來有點可疑不過又熟悉?
銀時打量著眼前這個仗著別人看不到他的眼睛就猜不出來他真正情緒的可疑男人現在展露著過份的誠懇,該不會是真的吧?
而兩人的平衡被一通手機電話迅速解除。

「阿國?啊嗯、沒事別擔心、我馬上過去。
喔?會碰到麻煩?不會不會,我服部全藏說到做到,絕對會把JUMP送到你手上的。
上次不也把夢雜誌的特典帶給你了嗎?要相信我!」

啊啊那副模樣、擺明是接到喜歡的人的電話了!
看不到眼睛就表示臉上其他部分看得很清楚啊!那可疑的紅暈真噁心!
要買給孤苦無依的少女的說詞,一瞬以一種讓銀時很火大的事實證據迫使心軟,進而同意。

於是銀時很有風度地鬆手,
『拿去吧!好好看每一個地方還要記得寫回函喔!』
「啊、謝謝啦!
對、阿國、再五分鐘....」

看著全藏興奮地去結帳,銀時卻一點"做了好事"的感覺也沒有。
啊嘛反正阿銀是成熟的大人了,不會跟退化成高中生的忍者計較什麼的可惡!
摸著錢包估算重量,銀時決定去魂平糖把精神食糧化為實體。


好不容易用糖份驅逐些許累積的不快,看到門口的回覽版時還是呆了一下。
下一個是隔壁的花店鄰居,經歷最初的可笑事件之後,雖然明白屁怒絽是個一身怪力心地善良的天人,對銀時來說那根基於幼時記憶的恐怖面容還是很難平心靜氣去接觸。
把回覽版送完就可以回家睡覺等晚上去進行委託的最後一晚跟監,好大的誘惑喔~
趕快傳遞過去就可以避免想著"屁怒絽會入夢"而去休息了,不過如果先去又被嚇到也會入夢吧?
還是要留著晚上出門跑委託時才送,可是這樣萬一受到驚嚇可是要待在外面一夜的這個絕對比較可怕!

「晚安,坂田先生,每次都麻煩你來送回覽版真不好意思~」
『啊不、不會!屁怒絽大人..』
客套到不行的招呼語還是讓銀時在接近他時發了抖,自從初回在屁怒絽家作客鬧出那麼大的烏龍後,神樂和新八就怪罪到銀時的小題大作上而連陪他來送回覽版都不願意,銀時只好都自己來。
『那麼、我回去休息了...』

「請等一下!坂田先生!!」
『?!是..』
被相貌兇惡的天人以如此中氣十足的雄厚聲音喊住很難不乖乖從命,銀時甚至反射性地看了自己腳邊有沒有踏到花草蚊蟲。

屁怒絽回店內摸索了一陣,捧著一盆看起來像是石蓮的仙人掌出來,
「之前就想拿給坂田先生,希望還不遲...還不遲吧?」
『什什麼不遲?』
就算現在看起來那盆很無害不代表等等牠不會變身啊!

「坂田先生的生日啊?」
『你你你你你怎麼會知道?!』
屁怒絽看起來在笑,不對他本來就一直笑著的,只是那張臉感覺不出來變化。
啊不重點是阿銀我再怎麼跟別人厚臉皮討禮物下去都絕對不會跟這位隔壁鄰居透露半點訊息的!

「呵呵開花店的一定要有些本領才行啊」
頭上的花兒飄動,難道是特殊感知?

開花店的果然都很恐怖嗎?
銀時想起之前聽說有個家裡開花店的少女能夠跟植物說話的故事,題外恐怖的是那少女的老爸。

「照顧這盆很簡單,放在窗邊定時澆水曬陽光...然後一天最多不要給牠超過一品脫(pint)的鮮血就好了。
牠有時會很貪心、跟你撒嬌要多一點,別太寵愛牠喔~
希望哪天可以看到坂田先生養出的美麗花朵~*」

『謝、謝謝屁怒絽大人....
如、如果我活得過今晚的話...』
才剛捧著手指就被咬住吸血而開始感覺暈眩的銀時虛弱地回答著。

一品脫?那是多少?天人的規格嗎?
我可不可以把手指抽出來了?啊喔好痛痛痛------
嗚嗚雖然是今年第一個生日禮物而且可能是唯一一個可是阿銀我可不可以不要這種的----




§      §      §      §      §      §


「這次真的謝謝萬事屋...老闆,您的臉色看起來很糟糕...」

『沒、沒事!我、嗯、吃點東西睡一覺就好...』
指節敲著太陽穴附近,不過抓不到痛處,因為貧血而頭痛聽起來很窩囊,問題是事實。
銀時右手手指有三根包著OK繃,並不是第一天晚上他就真的太寵愛那盆禮物,而是他在嘗試把食指拔出來時,那盆狀似無害的石蓮張大嘴巴把旁邊的手指一起咬進去。後來還是抽出菜刀想把牠斬斷時才鬆開嘴巴。本想說就這樣順勢從脖子(?)切下去,殊不料才剛碰到葉子,石蓮就發出很驚悚的尖叫,而銀時幾乎是立時聽到隔壁鄰居衝到與銀時家相鄰的巷子上叫著「坂田先生!!你在對牠作什麼?」。於是銀時只能暫時把牠忘在辦公桌上,把傷口包紮起來去洗澡睡覺。

「那麼請趕快把我送的草莓大福吃下去吧,多少補一點...」
『好的好的謝謝...』
聽到禮物是草莓大福稍微恢復點元氣,銀時送走委託人結束了三天的夜晚大作戰,打算找間路邊的喫茶店好好放鬆、享受一下。

「這位施主,您的臉色看起來不怎麼好啊~」
戴斗笠穿袈裟的長髮男子壓低了聲音說著,擅自在銀時旁邊的座位坐下。
「今天電視上的運勢說巨蟹座會遇到人生的抉擇,主播說要選右邊。
施主你覺得這個季節去沖繩是不是一個右邊的選擇呢?」

『假髮你的前言跟後語完全沒有關係啊!我的部分像是順帶提到的一樣!』
右邊?什麼右邊?
應該說的是英文的Right吧?為什麼主播要用英文說那個字呢?

「不是假髮,是桂!」
每回總要來上這麼一次的桂卻從來不厭煩糾正銀時。
「說真的銀時,沖繩是右邊的選擇沒錯吧?」

『煩死了啦為什麼是沖繩?』
「我跟伊莉沙白要去探親。」

『探親?!』
就算原本已經有點打瞌睡,銀時可也嚇醒了。
『假髮你何時有我不知道的親戚了?』

「不是我的,是伊莉沙白!
雖然我有點反對交筆友這件事 - 並不是我不信任伊莉沙白對攘夷大業的保密程度-  不過看伊莉沙白那麼高興就算了。」
桂的表情還算平靜,一腳抖著的拍子卻透露著他的不安。
「只是前陣子發現筆友好像是他失散多年的同父異母妹妹,總之要去親眼看看,所以這週攘夷活動暫停。
如果真的是家人,得要想好以後的生活才行。」

『我說假髮啊、你乾脆...』
還說暫停就暫停的喔?
攘夷大業可不是學校社團活動啊!

「不是假髮,是桂!」
又再次無交集地喊出來,伊莉沙白拿著牌子介入,寫著「火車要開了」地催促桂離去。

看著兩人倉促離開的背影,咬著草莓大福的銀時突然覺得大江戶雖然常常陷入各種毀滅危機,其中不乏有攘夷志士的活動導致的,卻會覺得他們是天平得以平衡的重要成分。所以如今真選組離開江戶一週,桂也宣布本週沒有攘夷活動,還真的很歡樂啊!大江戶。

所以就暫時原諒你這個認識我這麼久的笨蛋也忘記我的生日吧!


銀時努力地把自己的胃、甜食胃跟巧克力冷糕專用胃都填滿了之後才拖著腳步回家。
發現,有人已經等在門口。

「唷~剛剛好、阿銀你的包裹、請簽收!」
『長谷川啊~現在改行作快遞?』
接過感覺還蠻有份量、算起來應該有兩盒12粒裝櫻花麻糬的包裹,看了郵寄地址,宇宙?
是辰馬那小子啊?還用特急快遞,很有誠意嘛!
『對了、你週五有沒有空啊?
聽說二丁目那間小鋼珠店要新增機台了、可以...』

「抱歉阿銀!我、跟人有約、啊、也許有...」
長谷川很不好意思地摸摸了自己的臉和墨鏡,
「阿初...說要帶孩子去箱根旅行幾天,所以我想應該能一路打工過去,在那邊跟阿初...」

『是喔、祝好運啊~』
真的是神奇的秋天,連MADAO也能有旅行啊?
『箱根,聽起來就很不錯呢!
這次要好好表現給老婆看喔!』

「我會的!謝謝阿銀!」
想到能夠追上妻子,長谷川臉上一掃常見的陰霾,說著要回公司報備並辭職之後揮別萬事屋。


『好囉~看看辰馬這小子送我什麼吧呵呵~』
拿著包裹興致高昂地到客廳,三兩下拆開外包裝,黑色外盒帶有金屬光澤使得整體顯得很高級,
『還包成這樣、到底是什麼呢~~~這是什麼?!!』

三秒內抖開最後面紗,一套白色且頗具份量的衣物還有一對黃色的蹼滑到桌上。
銀時自然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伊莉沙白的外型套裝,辰馬才絕對不是寄來這東西送給他的!
怒罵著翻開外包裝把辰馬的紙條拿起來看。


金時:

不知不覺又到楓葉的季節了呢!
真懷念以前用落葉生火烤蕃薯的日子,那時山本總是會去偷拔隔壁田裡的玉米一起來烤,而某次快被大人抓到金時你還用特殊的方法熄滅火苗,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那天哈哈哈~

最近都在忙著運送的事情,下次經過地球不知道樹葉落光了沒啊!
再一起去喝酒吧!要請律子小姐等我回來喔!

PS.對了、以前那個常常在10/10請吃蛋糕的傢伙生日要到了,不知道還活著沒、以前我們很受他照顧啊!金時記得要送人家生日禮物喔!
PS2.因為阿桂沒有固定地址所以我把要給他的東西寄給你,請你轉交,不可以自己先偷偷拿去穿囉!


『混帳名字寫錯外加那時熄滅火苗的明明是你律子小姐是誰啊明天就是十月十日了現在提醒有什麼用而且明天生日的根本是我一直都是我啊!!!』
臉很紅氣也很喘地怒吼完這麼一串,
『可惡啦阿銀我可是一個人去大江戶遊園地也可以玩得很盡興的人呢!!』

決定明天一天不接工作,忘掉一切去找樂子。
反正自己有權力這麼做!!!至少生日那天自己最大!

生日什麼的、不本來就是可以做任性事情的一天嗎?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