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4

大家好,今天给各位奉上世越号之谜合集... 来自我就是李三水 - 微博

看了很難過,特別是睡前,可是就是會想看完。



本应是在第一时间对乘客进行的疏散工作,却由于船长李俊熙的疏忽,没有在船尚未严重倾斜时进行船内通知。
而当船开始逐渐增大倾斜角度至45度的时候,此刻尽管环境已经变得困难重重,但事实上还是有疏散部分乘客的可能性的。
然而,船上的管理人员们却还在盲目地相信“海警们来了就会有办法”,反而采取了安抚乘客、防止乘客慌乱的手段。


这无疑是船组成员,以及清海镇海运公司的严重失职。而无论是接到报警的木浦海警,还是珍岛VTS、济州VTS,都没有在早期通过无线电询问过船长,是否已经对乘客进行了疏散
—— 因为按照惯例,疏散乘客的通知义务是由船上发出的,这些机构都想当然地以为“乘客已经疏散至海面,等待救援”。


正是因为救援方和船方两边的执行疏忽、职责不清、未按照流程进行疏散,才导致了几乎全部乘客都被困在了世越号船体里的困境。

真正有能力去救援这些被困在世越号船上的乘客们的人,此刻不仅丝毫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也没有责任心去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
他们心里的念头,其实都是一样的:

肯定有人会去救这些乘客的。

然而并没有:即将到达现场的海警123号舰,以及已经赶到现场的海警B511直升机组,都对于海上大规模救援毫无经验;
到达了事故海域,随时准备救援乘客的“杜拉高手号”,却不明白为什么乘客们还没有从船里疏散出来;
原本可以通过船内广播,号召乘客们自救疏散的船长李俊熙等人,面临着船上300多人的生死关头,此时又在干什么呢?


知道大事不妙的李俊熙船长,带领着之前已经集合在三层船员通道里的8名船员们,纷纷从驾驶室跑了出来,准备弃船。
他们在离开之前,并没有通过广播通知乘客们弃船,也没有尝试进入客舱,去口头通知乘客们尽快离开。


“船一下子歪成了那个样子,脑子里只有着赶快跑出去的想法,后来就什么也顾不上了。”
李俊熙船长之后承认说,自己根本没有想起来去进行广播。


在这一系列“本部”的成立背后,我所看到的,并不是各个相关部门之间的协作,而是机构乱立、彼此毫无协调。
和海警中央救助本部在9:10发布的“全体总动员”的命令一样,所有认为自己有能力“帮一把”的机构,都纷纷立起了牌子,派出了人员参与救援。

但最大的问题是:
到底谁有能力来调配这些来自不同机构的力量?谁能够对现场救援进行整体的规划?谁又能在现场制定出切实可行的方案?

换句话讲:到底听谁的??

10:21,最后一名幸存者被全罗南道渔业指导船救了起来。

10:23,倾覆的世越号开始迅速下沉。
船只下沉形成的巨大水压,把那些侥幸跳出船体,但并未来得及被救援小艇打捞起的乘客们,再度吸回了沉没而形成的漩涡之中。


第一批专业救助人员,此时才刚刚到达现场。

隶属于海洋水产部的全罗南道渔业指导船,搭救了53名落水人员,绝大多数是檀园中学的学生。

其余63名幸存者,被闻讯赶来的其他8艘民用渔船所搭救。
看到这个结果,我觉得应该说,123号舰和两个直升机组上的海警们,虽然并不专业,但是在有限的条件下,可以说是尽了相当大的努力了。

 


10:25,青瓦台召开紧急记者联络会。在会上,总统府发言人向媒体传达了总统朴槿惠对于世越号海难的指示:
“尽最大努力,不要丢下一名乘客”。

讽刺的是,此时世越号已经带着船舱里的大约300名乘客,向着大海的深处沉了下去。

安全部部长姜炳圭,作为灾难安全对策本部的最高责任人,在10:09发布了“已经迅速赶往海难现场”的通告。
然而此时,他其实还在警察学校的毕业典礼上喝着香槟。直到当天12:20左右,他才从首尔乘车离开。


海洋水产部部长李俊勇,也在11:10宣布“已经赶到出事地点”。
事实上是,他到达现场的时候,已经是当天下午13时50分的时候,世越号的大部分船体,在那时已经从海面上消失了。


另一架由消防系统派出的直升机,是从光州市消防署派出的光州一号机组。
这架直升机其实早在9:30就已经从光州出发升空,完全可以赶上世越号倾覆之前的救援工作。
但是在光州一号机组飞往海难现场的途中,距离海难现场只有15公里的位置时,接到了全罗南道消防厅长朴清雄的指示,要求他们掉头飞回木浦市,接上全罗南道的行政副知事后,再前往海难现场。
于是在这样的耽搁之下,光州一号机组到达的时间已经是10:37,世越号真正需要航空援助的时间窗口,早已关闭。


这样的行动换来的,是“作为行政区的领导,全罗南道副知事率先到达海难现场”的政绩。
而失去的是什么,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清楚。



14:00,在珍岛的岸边,再次发生了冲突。

安全部、教育部和消防厅成立的“重大事故处理本部”,对媒体发布了“乘客477人,其中368人获救,2人死亡,其余下落不明”的消息。
由于获救数字远远超出了在场人员的预期,这一消息公布之后,使得人们对于世越号的搜救工作提高了预期。


但是几分钟之后,在现场一直在牵头进行救助的黄海地方海警,也发布了“船上人员476人,已经有168人获救”的消息。
这一消息与安全部的数字明显不符,让在场的安全部的姜部长极为不快。


姜部长立即责成海警对他们发布的数字进行更正,并且提出“368人获救的数字就是来自海警的报告”。
然而在事后的调查中,检察人员发现,海警仅仅在当天11:25向外宣布过“目前为止有162人获救”的消息,从那之后从未公布过其他数字。
而“重大事故处理本部”,也并未对自己的误报进行过订正。


教育部在之后也进行了紧急记者会,在会上公布“已经确认救助学生77人。”
(事实证明,海警的报告数字确实是相对准确的)

姜校长在世越号倾覆时,被从船舱中抛到了甲板上,但穿着救生衣的他并没有直接跳海求生,而是转过头来把四层右舷的船舱门打开,和在事件中遇难的梁太弘一起,将学生们用消防栓拉到了甲板上来。
直到世越号大幅倾覆的那一刻,他被抛进了大海后获救。
但最终,身为教师、校长,却没能挽救孩子们生命的负罪感,还是让他亲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军方情报机构对“积极参加游行活动”的遇难学生家属,开始了秘密调查。
根据朴槿惠的指示,军方的“安保支援司令部”开始组织旗下的情报机构,在网络舆论上控评,并且质疑遇难学生家属的“游行动机”为“想要从政府多讹诈一些赔偿金”。
而一些处于观望状态的民众,也在控评的影响之下,开始攻击那些参加了游行的人“居心不正”。


而为了让政府早日公布真相,在青瓦台前宣布绝食抗议的学生家长,在不久之后却被人在网上爆出“其实他早已抛弃了自己的女儿”、“把女儿交给别人,自己只按月给生活费”等等负面消息,使这场绝食不了了之,草草收场。

韩国社会的舆论,呈现出了复杂的分裂局面。

写到这个结尾的时候,我其实是有些不舍的。
但是有些事情,该过去就应该让它过去,该完结就应该让它完结。
其实最初我想要写“世越号事件”的初衷,是由于我实在是对各种“邪教祭祀说”忍不下去了。


忍不下去的原因是,如果人们都相信了“邪教祭祀”,那么造成了世越号这起惨案发生的,藏在背后的种种政府机关不作为、机构协同混乱、利欲熏心的资本家、苟且偷生的船长、甚至是将总统傀儡化的小团体,这些真正造就了惨案发生的问题,就都会被一句简简单单的“邪教祭祀”,而掩盖住了。

这会让我们离真相越来越远,也会让我们对现实生活中真正存在的黑暗丑恶,丧失原本应有的警惕之心。


在這事件很多人都會因此下地獄,我很確信。
我原本信了邪教說的,可是我也想看看有沒有真相。
然而真的有,更難過了。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