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第一、二次打是跟阿紀子+香草甜筒,那是幾週前的事情。
因為我第一次一樓斷第二次三樓斷所以做罷。
阿紀子姊姊修練到雷擊9,並且和朋友過了他的G3之後,我一直在想我是不是要做出更大的犧牲才能夠過。

所以我把治癒退到B - 服務最後一天恰好抽到膠囊 - 重生、點雷擊到A,到昨天為止也都僅是如此。
的確、雷擊不到9是雞肋(笑)
一度我非常沮喪,發了脾氣,有了那種「大概要六月吧」的覺悟。

然後我從樓梯上摔下來,有了藉口、請假、拼週三。
原訂從早上十一點開始,搭檔是凝僪跟艾絲塔西亞,不過弄一弄是一點二十開始。
這次的停止是因為一點小意外外加我自己LAG到極恐怖的地步,
當時三點半,預備等五點阿紀子上來繼續。

阿紀子大概在七點上來,當時我正在與希斯特+凝僪這對搭檔打第二次(是的我有準備墨鏡和可魯*3*)
然後因為凝僪要吃飯、小希也是,當時考量到我可能再度斷線、而且LAG到越來越誇張了、
所以開始把「去網咖」列入考慮。

我詢問考慮換搭檔一事,我不知道弓箭手要怎麼快速打巴爾4F5F的、但是我見識過雷擊9的威力,
如果不想打超過五小時(這是一火球9、一強近戰、一雷擊9打出來的結果)太多,我會選擇雷擊9,
那時我本來預備要隔日恢復上班的。
我自己不能取代那個火球9、所以在七點半時我知道必須當機立斷,所以開始打包東西往網咖走。

小希本人是不希望換搭檔,而且因為一開始是他找凝僪的,某種程度上的對不住,
我也擔心她會在意,道歉後,他本人的感覺給我是「不在意」,在感激她的諒解後、
於是我轉向小希道歉這樣。
與阿紀子、白之舞月(第一次見面)打1、2F時我是這樣道歉過的。

網咖煙味極大、頭一直在痛、一開始給我的電腦跟螢幕還有位置都很爛、還好有得換,
旁邊WOW的小弟還讓我觀摩WOW之奧妙了幾小時。
然後、是我完全的失策,導致我最後極端遺憾的事情。

我應該、一開始就問管理員存取檔案的問題。
因為當初我在台北的那幾間都沒有存取限制、可以任意存,於是我一開始沒想到要問。
是的、這家竟然限制在C槽無論如何無法存入任何檔案,而MABI預設抓圖路徑就是C槽。

我是在開王房預備抓圖前先CHECK檔案會不會超過我的隨身碟容量時發現的、
因為不能重來不能重開、所以當下是一整個囧滿天的幹。
我是個非常吵的人、當晚不知道罵了多少聲幹、用各種我所知道的語言(含古語?XD)
在打鬥的過程中吱吱喳喳個不停、整間就我最吵XD
吵到隔壁保全大哥都來看我到底在玩啥XD
不過得知怎麼樣都無法存取時、是真的很想大罵「﹍﹍﹍」撞螢幕了。

王不能不打,雖然阿紀子姊姊說他都有拍對話,問我要不要。

該怎說,這應該是個人精神潔癖問題。
打比方好了、
那時的像是、去了一場期待許久菁英盡出的CW,回來發現自己相機裡拍的全部都是空片的
無語問蒼天的感覺。

照片拍得再好、不是自己的話,我不會愛。
而且我相信本命不同拍的角度不同timing不同、愛不同。
瑪奇的鏡頭會轉的,而且我一直想要挑戰去除對話框的拍法(之前成功過、可以看到小魯的腰)
不管最後成品如何、我都想自己試試看。

過了快十分鐘調適完畢後,我以自己的面目,沒有變成聖騎士。
預備好重擊,而不是雷擊,去見小魯。

真正看到時眼淚還是飆出來了,這一幕我等太久了。
我重擊暴擊點到這麼高、索格之所以會轉魔戰,都是因為愛上小魯,想要向他致敬。
所以我用盡全力重擊下去,一點都沒有猶豫、我愛小魯,我想要知道、
這麼長久以來我一直追逐的對象、到底有多強、到底我們的距離有多少?

而他、損血幾乎看不到、我也沒機會抓圖、比對當初我打了啥數字,
但是看到他沒事一般的時候、我就有種「你真的好強!不愧是我的小魯」的感動(雖然是系統設定)
被他一擊殺、釘錘還掉了(笑)進動畫。

動畫、沒有魯艾利的部分我都快轉(笑)
因為沒有必要抓圖了。

當小魯N+1+1(犯規!XD 神刃是二擊武器啊)錫古時我在網咖大聲叫好、
當他說「特拉克快走!現在的我、贏得了!!」時、
我也願意相信他、儘管我久遠之前就知道結局了。
我愛他、他的一切我都願意相信、就算是錯的。

網咖的聲音很大、我把喇叭也開很大聲,所以聽見了小魯被殺時的音效,好刺耳(苦笑)
被打之後沒有安排他的任何掙扎、話語,只是被直接進下一步。

遲到大王茉莉安,與其說是他遲到,我依然覺得他是故意的。
他是復仇女神,對於一個曾經仇恨過他(就算是知道他被誤導)的人類,讓他被內訌中
自己人幹掉也是省事一樁。
當時我在網咖大叫「茉莉安就憑你這點我發誓我一定要在G3S4轉闇騎!!!e04!」(苦笑)

原來小黑是被小特幹掉的,見鬼啊他不是魔法PD嗎?
後來就一直躺在地上跟FF7 AC的RENO、RUDE一樣賺取演出費。
不過、的確、我覺得他一直在等待這樣的事情發生。

我相信他是以結果來論事情的人。
所以他才不阻止自己女兒會變成瑪夏容器的事情,因為真正的契約是簽在魯艾利身上,
一個現成的契約、沒有人知道的契約。
而他也知道,這個還不夠絕情的年輕人還會被過去束縛、被曾經的情感牽制,
這個變數足以讓他可以放心看戲,反正他一點損失都沒有、錫古不會知道他曾意圖背叛、
他女兒也會完全無事。

他要犧牲的只有魯艾利,這個從一出生就是父親的棋子、在成長過程間奮力遊走於危險邊緣、
企圖想要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向父親爭取到一點認同、最末卻仍被命運捉弄得很徹底的、
什麼也沒得到的、好孩子。

但又如何呢?小黑知道他一點都沒有損失。
所以他安心地看戲,看魯艾利的動搖、看錫古親手殺掉魯艾利來解除封印、
看說謊的女神面對錫古拆穿真相時的嘴臉。

關於龍所說的事情,我是贊同的。
看到ED中,地靈爸爸包紮著自己受傷的孩子的模樣,我也很難過。
一樣的,那種想活下去的心情,跟人類是一樣的。
只是人類太過自私而愚蠢了,所以無謂的犧牲戲碼不斷重演。

最後一張圖、是三勇士的和樂圖,而且不是放左邊,是置中。
那三個人都走了,不會回來了。

愛爾林的世界裡,圖得南死掉的時候,去了哪裡呢?
是個好地方嗎?
一定、是的吧?

打了六小時,從八點20-兩點20,感謝阿紀子姊姊跟白之舞月的全力支持,雖然我一張圖也沒留(苦笑)
感謝之前陪我打過的艾絲塔西亞、希斯特、凝僪
感謝網咖一直沈默地任我看他打WOW還一直說話吵的小弟弟沒打我XD
感謝當晚遠羽的工會朋友們、一起練功的、兼職的、生產的、發呆的、一切、謝謝。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