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瑪麗跳過了剩下的驚叫,忙著在濃密枝葉之間找出拉弓的空隙。
那些類似掘土的聲響並非偶然,在某個時點轉變為令人在意的生物低吼。
她一開始還未意會過來,而晨霧遮蔽了事實,但當第二個十字架鬆動倒下後就沒有機會猶豫。

從不同方向緩緩爬來的"人"衣著殘破如乞丐,但牠們連皮膚都無法覆蓋全身 - 條狀肌肉下的白骨清晰可見。
魔物的特徵:血紅眼睛在黑夜即將退去的時刻顯得格外兇惡,因此瑪麗在看到打前鋒的兩隻接近時,當機立斷扔下果子和布巾,以一腳踢開壓下妨礙射程的樹葉迅速進入攻擊姿勢。

瑪麗從未想過會對付人形魔物,過去雖然遇過哥不林類的魔物,但因其外型顯得"非我族類"而使她不在意。
在愛爾琳的世界中武器是人類為了生存而造,她也記得爺爺說過人與人之間的戰爭最好不要再度發生。所以當發現魔物類似人的形體時,瑪麗的確掙扎了一下,直到確認為魔物。然而攻擊要領是一樣的,瑪麗在旅途中已經學會了以本能戰鬥:分辨出要害加以攻擊,適才她便選定頭部射出穿心。

所有領教過瑪麗的穿心箭威力的魔物幾乎都沒機會品嚐第二次,但瑪麗發現這次的魔物相當不同。牠們前仆後繼,絲毫不畏懼瑪麗一次又一次逼走牠們的穿心箭力道,在完全停止前對接近他們的執著前所未見。

瑪麗並未仗恃著特拉克留下的咒符圈而對牠們手下留情,她僅視其為最後防線,而的確也是:當第一隻抵達的魔物明顯因魔法的力量被檔下,使瑪麗有餘裕在解決完手上的另一隻後再來專心對付牠。

情況尚非危急,只是背上箭筒裡的箭遲早會用完,瑪麗抽空看了特拉克離去的方向,
只能在心中希求他能在艾維卡的力量消失前回來。

「真是的!如果魯艾利在....」
他鐵定會用風車掃出一個更安全的範圍。
瑪麗嘆氣,心中第一次懷念魯艾利的可靠。


「咦?!!」
但低下頭察看的瑪麗沒在樹下看到魯艾利。


「啊----放開他!!」
語聲未落一箭已射出,瑪麗焦急地抽出下一支,她明白在阻止牠們之前得耗上許多。

眼下最大的威脅並非來自圈外,而是圈內。
特拉克留下的咒符保護顯然只能防止地面上的魔物自外侵入,卻不能防範來自地下的魔物。
在保護圈內部分土壤已經鬆動,也因此破壞了一小部分的咒符文字,兩隻魔物正在用此縫隙拉扯著魯艾利的腳拖離圈內。

「放開!!----」
在連續穿心卻只是讓牠們藉著力道把魯艾利拖得更遠後,瑪麗想過要直接對牠們拖拉著的手進行攻擊以迫使牠們鬆手,但是魔物的手爪已成白骨,箭矢的破壞力恐怕會直接傷害到魯艾利。
近戰是瑪麗沒有嘗試過的技能,她早已習慣在遠端把魔物解決,然她身上也沒有武器。

怎麼辦?
瑪麗發現她再度陷入束手無策的狀況。
上次特拉克及時趕回,這回似乎沒那麼幸運,藉著在樹梢上的視線優勢卻仍無法搜尋到特拉克的身影,剛剛露頭的日光也不能成為助力,這群魔物並不害怕陽光。
藉著陽光,瑪麗看清了魔物的意圖,距離圈外不遠是牠們原先棲息的墳墓,牠們想將魯艾利拖進去。

「不行!!」
瑪麗因此發現而氣憤得發抖,
「他還活著、你們休想帶走他!!」

瑪麗做了從未想過的事情:扔下一直不離身的弓箭、跳下樹,死命拉住魯艾利還留在圈內的手。
雙腳努力地踏住任何障礙物,只要是能緩和或甚至阻止前進速度的瑪麗都願意嘗試。
一開始魔物拖拉的力量並未太大,瑪麗一度害怕牠們會轉而衝過來攻擊她,但牠們在發現受到阻礙後更使勁地進行拉鋸戰,力量之戰上瑪麗從未佔過上風,此次也不例外。

「可惡!」
但瑪麗也決不會鬆手,牢牢地抓住魯艾利。
她知道如果連自己也出了圈外便有可能遭受其他方位爬來的魔物攻擊,現在牠們沒有群體攻擊大半身體已露在圈外的魯艾利已是不幸中的大幸。
突然的一次強力拉扯令瑪麗大為吃驚,魯艾利半身落入魔物們挖出的坑道中,瑪麗完全不懂為何魔物想拖拉人回墓穴,但是她直覺絕對不會有好事。

「魯艾利大笨蛋!為什麼這種時候你還能睡?」

力氣總有用盡的時候,瑪麗感覺到那時候並不遠了。
無人能倚靠,甚至連自己也不行,
她懊惱地大罵魯艾利,斥責他在關鍵時刻的無能。

如此無濟於事,瑪麗也明白。

「你就這麼想離開我們嗎?!-----」
如果魯艾利的頭就在瑪麗伸腳能及之地,她大概真的會踢下去。

然而不知是否是魯艾利真的聽到了瑪麗的呼喚,一直被瑪麗牢抓的左手突然有了一絲回應。
接著是動了動他受傷的右手臂,摸索地面上堅實的存在後開始試圖撐起自己。
半身已經陷入坑道泥土中的魯艾利首度以自己的力量對抗著魔物的拉扯。

「魯艾利!」
眼淚險些因驚喜而湧出,瑪麗放開讓他自己使力,然後她站起想從另一個方向協助魯艾利。
「快、快爬出來!」

「嗚喔喔----」
察覺情況不對的魔物終於有所反應,從墓穴中探頭、伸長了手爪打算終止魯艾利和瑪麗的努力。

「嘎啊--」
被白骨搭上的瑪麗驚叫,但在被抓住之前即被魯艾利以左手手臂隔開,向後跌開。
雖然魯艾利此一舉動暫時確保瑪麗的安全,卻也使自己更落入險境:頓失支撐點的他瞬間被拖往墓穴更深處,彷如陷入流沙,僅剩肩膀以上還在地面上。

魯艾利奮力掙扎著,手指在地面上劃出了痕跡,可惜以範圍能及之處未有任何可供他抓取之物,他能感到土裡的魔物在醞釀下一步,然他所能做的也僅是在魔物將他傷到鬆手之前僵持在原地而已。

『走、去找..特拉克...』
魯艾利低低說著,他很努力才把這幾個字擠出來。
他不懂為什麼特拉克不在附近,但是他相信比自己謹慎行事的特拉克能做到他現在不能之事。

「怎麼可以?!」
瑪麗抗議,急忙翻身起來拾回弓箭,她相信現在只要魯艾利能撐住,她就能繼續發動攻擊。

『牠們、跑不過你...後面那些也是、
找特拉克...去--』
魯艾利的語氣是從未有過的嚴厲,他看到了瑪麗忽略的事實:除了正在土裡的兩隻以外,其他方向的還有三隻威脅在朝他們的所在地緩緩前進,他不知道還有多少隻魔物在附近蠢蠢欲動。

瑪麗這才意識到情況,的確魯艾利說得沒錯,以她的機動性絕對能遠遠甩開這些魔物,但是她能就這樣拋下魯艾利去求救嗎?
手裡握著弓箭魔物卻在土裡面,該攻擊還是求援?那邊比較有效?

瑪麗從沒這麼無主過。

『他能保護你、快去!!』
似是最後通牒的吼著,魯艾利同時踢動正受到拉扯的腿,處於下落姿勢的他除了雙手以外並無施力點,但此舉也同時是找尋一線生機。


「魯艾利笨蛋!!」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