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突發的一篇,即便如此我依然磨了兩天半OTL
女性向,但是沒有下品(謎)



事情的發生很突然,不過也不是無跡可循。
                                                                               
真選組的鬼之副長土方十四郎一日早上,一手扶著微微偏頭痛的額頭醒來,他動了動整晚因為姿勢不良而僵硬的肩膀與脖子,覺得格外沈重,土方下意識地摸了自己的耳後和脖子,尚在昏沈的腦袋開始回想昨晚的酒會最後是怎麼結束的,卻摸到了出乎意料的東西。


『這、這是、怎麼回事?!』
即便在夏天也很清爽的削短髮尾沒有如預期的在脖子上止住勢力,土方順著撫順下去,另一手則在腰際接到了髮梢。


一手挽起髮絲,土方起身找了最近的鏡子來看,鏡中呈現的是一名清秀而表情驚疑的青年,長髮及腰。
若不是確信自己仍在真選組屯所自己的臥房,土方會以為自己回到武州的時代。
但這一切仍然無法解釋,晨練、早餐與一日的繁忙公事在即,土方只得先設法找出髮帶好將頭髮紮起,準備開始日常作息。


「笨蛋土方先生、近藤局長說---」
紙門猛然被拉開,總悟平板的聲音在看到長髮土方後嘎然止住,停頓兩秒之後倏然抽刀砍向在櫥櫃翻找物品的土方。


躲避得倉皇的土方只能任總悟砍倒他辦公用的小桌,公文四散。


『總悟!你幹什麼?!』
總悟沒有回答,只是又一次進攻;
翻過障礙拾取自己的刀的土方,最終以相當驚險的方式架住總悟的攻擊。


超S的眼神在直視了土方的眼睛之後收斂了,刀一收又回復日常的模樣,
「沒什麼,只是想起以前武州的一個混蛋而已。
  近藤老大想在晨練前跟土方先生商量些事情,在他房間,我已經來轉告了。」


踩過幾張公文紙之後,在帶起門之前又微笑地叮嚀,
「喔、對、另外請轉告土方先生,如果他想剪髮的話我會很樂意操刀^____^」


『你只是想把我的頭一起砍下來吧。』
熟知總悟的動機的土方苦笑,看著房內的慘案也只能先不處理,將儀容整理好後走向近藤的房間。


要說起因的話,應該、就只有昨晚跟真選組的大家喝的酒了。
問題是其他人並沒有什麼異狀 - 土方特地繞道道場看隊員晨練的場景 - 只有自己不一樣?


「唷~十四!換髮型啦?
  這樣也不錯喔~讓我想起我們在武州的時光哪~」
近藤豪邁地拍了拍土方的肩膀,對於土方的轉變似乎完全不以為意。


 - 一般人都會覺得奇怪吧?頭髮會在一夜之間長長數十公分嗎?
默默在內心吐嘈的土方在聽見近藤說「有時也會一覺起來在奇怪的地方長了奇怪的東西呢~或者是身高縮水30公分之類的」之後,覺得自己的認真思考真的很沒必要。


不過,近藤的態度倒讓土方安定了點:不管成因為何,找時間去理回原先的髮型就好了。


「那麼不好意思十四、這次還是要拜託你...」
近藤所說要商量的事情,還是阿妙的事情。


對於自家老大總是闖禍之後請自己幫忙收拾也習慣了,土方答應在出外巡邏的公事之餘幫近藤去跟阿妙交涉。

真選組內對土方的新髮型評價不一:新進隊員沒看過武州時期的土方,對新髮型感到新鮮;另外部分資深隊員則表現出懷舊的情緒,紛紛講起真選組剛創立時的一路風雨。


當然這一切都沒有傳入鬼之副長耳中,他有著其他事情要煩惱。
本來巡邏這種小事在街上碰到萬事屋的那個人之後都不知不覺地會變成大事。


「啊、喔!我還以為是你們這些稅金小偷又招募到新人,原來是我的多串君啊!」
含著冰棒的銀時在炎熱的夏日街上與土方不期而遇。

『誰是你的...走開、我要執行公務!』
眼見惱人的自然捲湊近東看西看,土方一手按在刀柄上,以恫嚇的語氣說著。

「耶~這就是以前的十四的模樣啊?
  想到以前的十四就這樣跟其他人打架真心疼~*」
『你!你怎麼會知道以前的事情?』

土方的詫異來自他不曾跟銀時提及過去的自己,就算是銀時拿自己的過去來作交換也不曾動搖過。
然而銀時只是笑笑、在土方還未設防時解開了髮結。
原本的馬尾散了下來、披垂在肩上增添了幾許嫵媚的氣息,比往日稍長的瀏海遮住前額,其下寶藍的眼瞳雖如往常充滿敵意,銀時仍捕捉到在他稱讚「很好看」時閃過的羞澀。


發窘的土方想抽刀時,發現銀時的手早已牢牢地扣住鐔的部分,動彈不得。


『你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嚴厲地提出疑問。

「啊就是嘛~
  昨晚阿銀我睡前向天上的星星許願說想看小時候的十四,沒想到星星准許我的願望啦!
  看來誠心果然很有用呢!」
照樣用不可能被相信的輕浮語氣說出不可能的內容,但是銀時的萬事屋身份又讓土方覺得他就算回答"我是拜託銅鑼燒天人給我一塊錢如果電話亭讓時光倒退"之類的鬼話也有幾分可信度。


土方向旁邊退了一步,並舉手格開銀時,
『看夠了的話就別妨礙公務!』
舉步離開,內心盤算著明日或今晚一定要去剪掉,不然再這麼熱下去自己也受不了。


「十四如果想剪頭髮的話,阿銀我可以代勞喔~」
『我沒有--』
土方反射性地想回話,但隨即止住這份衝動,
『要剪也不會找你!!』

「別這麼說嘛!阿銀可是拿過大江戶剪吹燙比賽的亞軍喔!」
銀時追上,雙手做出拿著梳子和剪刀的姿勢。
「拜託咩~十四的髮質很好啊~是理髮師傅夢寐以求的呢!」


本來還想早點剪髮的土方被這麼一激之後又覺得如果真的就這麼剪了就稱了銀時的意了,究竟是天氣熱比較嚴重還是讓那個囂張的傢伙稱心如意(被纏過的土方領教過阿銀無孔不入的stalker能力)比較嚴重、之間該如何取捨,土方覺得早上的偏頭痛又加重了不少。

「不然我要跟十四拿剪下的頭髮喔~」
似是至此才說出真正目的的銀時一臉誠懇。
「這麼好的素材不作假髮真的太可惜了~
  世上絕無僅有的、用十四的頭髮作的假髮耶~」

假髮?
土方隱約知道最好的假髮的確是用人髮做成,可是連接起來的意象卻讓大熱天的自己毛了起來。
到底...?

儘管想要知道答案的土方,卻又被本能制止了。


「阿銀我一直希望能變成爽朗的直髮啊~~」
拉了拉自己的自然捲,一臉苦惱的模樣看著土方。
「十四都不知道身為直髮者有多幸福!」

 - 那就去燙直啊!
內心這麼叨念著,突然想起來那個令自己發毛的畫面是什麼。

聽說人的意念也可以藉著頭髮傳遞,在鬼怪故事橫行的大江戶就有好幾個、假髮相關的鬼故事流傳...


土方打了一個寒顫,但隨即振作,那些嚇人的意象和畫面可以是反擊的絕佳素材,因為、眼前是這個人...跟他一樣畏懼鬼怪的人。


『想要我的頭髮?可以啊~
  之前不是流傳了故事嗎?在......』








至於土方何時剪掉長髮的?
那是後話了。












阿銀「好吧、不剪也行!
阿銀我也想看散髮的十四在我懷裡狂亂的模樣!一定超性感!>////<b*拇指」

阿土『去死吧你!!!\△/*砍』




最後是因為這樣去剪頭髮的(煙)




推 surfrider:大江戶剪吹燙比賽是什麼XDDDD 阿銀你是真會剪還是假的啊 06/10 23:59
推 Nighttide:我也不知道*掩面*這女婿超會胡說八道的(毆)         06/11 00:00
推 surfrider:最近第一次讓熟人剪頭髮、感覺倒是意外的好(毆)副長就 06/11 00:00
推 surfrider:讓阿銀剪看看嘛>/////////< 呼呼呼~                   06/11 00:00
推 Nighttide:另、如果有人問冰棒的去向,第一句話後被阿銀直接吞下XD 06/11 00:02
推 Nighttide:我必須老實說我也想看散髮的十四在阿銀懷裡狂亂的模樣   06/11 00:05
推 Nighttide:這是撰寫本篇時的最大動力OTL (宿舍熱死了我該出門避暑 06/11 00:06
→ kiro:我我我我也想看...(害羞舉手)副長你就讓阿銀看一次嘛....     06/11 00:07
推 kiro:話說副長你自己說了鬼故事,自己不會嚇到嗎XD                06/11 00:08
推 Nighttide:就是已經被嚇到了才要嚇別人啊XD 最後兩人一起抖這樣    06/11 00:10
推 kiro:討厭啦這樣好幼稚又好可愛~XD副長你好可愛~~~~>//////<       06/11 00:12
推 Tatsuma:唔居然是這個...要推長髮的土方好啊!!!                   06/11 23:37
→ Tatsuma:另外我也想看長髮土方在阿銀懷中狂亂(敲碗)  (被兼定插腦)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