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蠻喜歡我家三葉的,很S(喂)

 

在發現自己身處漆黑的空間後,銀時索性停了腳步。
左看右看上下前後看都是不透光的純黑,可是看得見自己,這就絕對不是大喊救命或者四處狂奔能解決的了。

把手放回衣服裡,銀時回想自己到剛才都在做什麼。
明明記得很認真地清理房間和把土方送上床之後又把客廳弄到自己能鋪棉被睡的程度才倒下去,所以現在是夢遊嗎?
還是......

疑慮中,眼前突然有著飄落的櫻花花瓣,陣陣、將微風帶出形體。
不存在於過去自己記憶中的房子輪廓浮現,自己站在走廊上,面對著明明沒有櫻花樹卻飄散著櫻花的庭園,而且、還是夏天的景致,聽得見蟬鳴。
眾多季節徵兆衝突,卻都濃縮在一起,在小小的空間裡展露和諧。

於是,當終於看清旁邊坐著的人是誰時,也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


『唷~』
如同對老朋友般的招呼,銀時其實有點高興能再見到她。

「唉呀~坂田先生看到我不怕?」
咬著仙貝的三葉甜笑,顯露出調皮的一面。

『我應該嗎?』
「我以為坂田先生是怕鬼的人。」
『我只怕溝通不能的那種。』
「呼呼~十四郎可是什麼都怕呢~就連我亂編出來的都會~」

原來十四怕鬼從武州時代就確定了?
三葉小姐還是始作俑者嗎?
果然有著人畜無害天使臉孔的人都不可貌相啊!特別是姓沖田的!

三葉招呼銀時坐下來陪他,而在銀時說配美景最好的不是酒而是草莓牛奶之後,三葉貼心地在清酒專用的杯子裡倒上草莓牛奶,盤子上也除了仙貝外增加了巧克力餅乾。

沒想到還能這樣跟三葉聊天,一些沒能從土方口中問出來的事情,三葉完全無芥蒂地替銀時解說。從故事的另一端來看土方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就像是美式足球場上兩個敵手突然發現彼此都崇拜過同一個棒球明星一樣,以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心情來回顧過往的瘋狂事蹟。

土方果然是個很容易讓人擔心的孩子哪~
銀時心想,不然三葉也不會特地來請他喝茶...草莓牛奶。
所以、還是別讓人家太擔心得好。

『對於十四...
身為過來人的三葉小姐有什麼秘訣可以教導阿銀我的嗎?』
「這個嘛...呵呵、我以為坂田先生已經很內行了呢~」

『是嗎?...對不起哪...』
聽著三葉的笑聲,雖然覺得不可能,銀時有種"也許她早就知道了"的感覺。
原本可能有的愧疚或是不好意思,在得以面對本人的時候心情反而輕鬆了許多,解脫了一般。

「坂田先生不需要道歉的,那是他的選擇。」
穩定的口吻說出,三葉看向庭園不斷散落的花瓣,心頭浮現的是當年土方的模樣。
說著要請她到廊下來看螢火蟲時明顯不會說謊的笨拙、陪伴著她閱讀父親留下的書籍時眼中流淌過的疼惜神情、被自己捉弄時發窘的模樣以及最後,告知即將去江戶發展時故作堅強的姿態,一切。
「而我相信,他這次也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謝謝。』
因為自己不可能會放棄十四,除非未來土方真的不選擇他,可那是未來的事情。
於是現階段唯一的"敵手",就是在土方心頭佔了極重份量的三葉。

能夠做出這種程度的"豁達宣言",實在是很了不起的女性啊!

「我才要謝謝坂田先生,
謝謝照顧小總,還有、謝謝把他帶來見我。」
催促著銀時把餅乾吃完,三葉拿出手巾預備著。

『小事、小事!
以後只要你一聲令下,我馬上就會押著他過去。』
"很有禮貌"地拿了三片一口氣吞下,銀時灌完那一壺草莓牛奶後說著『感謝招待』,接下了三葉遞過來的手巾。

「呼呼~
那就說定了喔~萬事屋的坂田先生。」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