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副長生日文、這次大概也會很有誠意OTL

 

一切怪事的開始,是在街上巡邏,順手停下來在販賣機前買煙時,注意到的可疑身影。

說起來其實應該不會特別在意,外表看起來很無辜、很普通。
如果不細心去分別,它看起來根本是街景的一部份。
畢竟有誰會去在意一個路上的草莓牛奶盒?頂多會想發揮好市民的精神順手壓扁扔去資源回收箱罷了。

然而,一般來說也算好市民的土方十四郎,被那粉紅色澤攪起了前日的不快,他決定跟其他人一樣:無視。

昨日才剛巡邏完提著遲到幾小時的晚餐準備回屯所時,被說著「好久沒看到多串君了」的自然捲纏上,三拐兩不拐地進了萬事屋。
也許是被比往常喝得更醉的自然捲毛手毛腳得不舒服,也許是身上攜帶的美奶滋量不足,而萬事屋裡竟然也沒得補充;或者是被發酒瘋的自然捲拿著草莓牛奶加進自己的豬排飯的舉動搞得一肚子火,所以在自然捲還醉醺醺笑瞇瞇地對他掏出三個用草莓牛奶盒改裝的投幣箱晃著說「多串君今天想做半套、全套還是做完+全身按摩呢?投完我會唱歌喔~」時,毫不留情地出腳踹壞了他的小學生等級勞作。

半是藉機哭鬧的銀時隨後也不遑多讓地對他摔出幾瓶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來的美奶滋把房間弄得狼狽不堪,兩人重演了當年在蒸汽浴間的幼稚對話和全武行後不歡而散。

就算兩人間一直不算平順,像是這麼卯足了火氣的大吵還屬少見。
平時隔日就會低頭回來道歉的銀時此次罕見地沈得住氣,反正土方自己也有尊嚴要顧,按兵不動才會是最後贏家。
然而正是這份期待的心情,讓他會在意到與那個人相關的訊息。

晚飯後仍獨自在房間裡辦公的土方工作告一段落,把筆墨用具收好,拿起放置到快燒完的煙準備好好放鬆一會,
轉頭在房間角落裡又看到那不尋常的身影。

草莓牛奶盒...更正,看得仔細一點便會發現它身上並無應有的廠商商標,除了色澤以外並不會聯想到是草莓牛奶。
而它很安穩地正座在榻榻米上捧著小盤子吃......小柏餅。

『你你你你-----你到底是什麼?!』
隨即轉身跪地抽刀指向草莓牛奶盒不管吃柏餅算不算有威脅的舉動總之先發制人...盒再說!
『攘夷志士的刺客嗎?奈米兵器!?』


「沒有兵器會自己帶食物來目標物家裡吃吧?」

對方慢條斯理地吐嘈,一邊嚼著比麻糬更有嚼勁的和果子,土方這才發現盒子有五官...而且還是蠻標準的死魚眼,怎麼連這點都會像那傢伙?!


「總之我是福神,這陣子要打攪你了。」


連語氣都這麼理所當然的欠揍是怎樣?!







☆      ★      ☆      ★      ☆      ★






一切怪事的開始.....銀時也不知道該從何處算起。

回過神來時已經和好不容易拐進自家的戀人大打出手,而脾氣本來就很硬的土方更是氣得頭也不回地離開。

雖然把戀人拐回來本來就不是在計畫預定...
早就想加一次草莓牛奶到十四的飯裡誰會知道十四還沒吃飽生那麼大的氣做什麼嘛!
嗚嗚十四踹的可是阿銀我一個禮拜的心血呢!
當初為了加裝可動關節和S2機關,可是喝了好多好多草莓牛奶才能有足夠的原料實驗測試呢!
討厭的十四嗚嗚.......


一邊碎碎唸著,捧起殘骸鎮重地走進和室小桌放好,才出來準備收拾殘局。
由於中途兩人一度拿起美乃滋亂噴以致房間看來慘不忍睹,黃澄澄的色澤此刻看在銀時眼裡只是心煩而已,他隨便起腳踹開地上礙事的美乃滋瓶,竟聽到瓶子發出聲音......更正確來說是慘叫。

『喔痛痛痛!!!!
  你這天殺的自然捲為什麼這麼粗魯!!!』
差點被踹至玄關的瓶子用手扶著頭..瓶蓋部分,搖晃了會兒像是要除去頭暈,隨即在拍掉身上的毛屑時一邊跳動一邊尖叫,
『唔哇!!好髒、好髒!你都不打掃的嗎?!』


蹲著的銀時手停下動作,眨了眨眼。
很好,這個美乃滋瓶有手有腳也有臉可能還有腦袋(雖然都是美乃滋)....那種不屑的表情跟罵人的語氣怎麼跟那傢伙那麼像?

「嗯、看來今天真的喝多了。
  這可不是我太想念十四所以出現的幻覺吧?
  阿銀我可是打定主意了喔!
  十四不對我道歉的話,我可是不會先低頭的!」

『俺不是幻覺啦!給俺道歉!!!』
美乃滋瓶子小歸小,從玄關處走過來也有點耗時,但是嗓門還是夠大的,震得銀時耳膜有點痛。

於是他倏然站起,拍了拍身上、跨過一片狼籍的現場。
「看來我還是喝點牛奶刷牙睡覺好了,很多難題都是這樣迎刃而解的。
  這邊說不定只是一場夢吧哈哈哈哈哈~~~」

『不是夢啦給俺回來!
  這麼髒亂怎麼安心住下去!?』


「你很吵耶幻覺夢!」
就算是說著要刷牙睡覺的銀時直奔的是自己臥房,進行三秒內鋪好床鋪的睡眠專用MODE。

『還合體了?!你把名稱給俺統一...
  不對!重點是、俺乃是淨化神!今天開始住你家....
  喂喂別睡!別給俺冒鼻泡啊!!!!』




即便是神明,也有落難的一天。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