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能維持起承轉合QWQ

字數炸開了就是OTL

 

這是個異常清爽的早晨,銀時睜眼時發現要"回想昨晚作了什麼"的困難度不高,但內容卻是相當可疑的一片空白,正確來說是某處之後一片空白。

啊、就、萬年不運男長谷川難得賭馬小贏了一次,抓了自己和幾個一起倒楣慣了的老面孔連喝了好幾攤,回程時看到多串,按照習性應該會很高興地撲上去,然後......然後?
記憶怎麼中斷了?
為什麼身邊沒有十四一起睡的痕跡?
阿銀我就算爛醉如泥也不可能不誠實面對/實行自己的本能吧?
話說明明喝成那樣子為什麼沒有宿醉頭痛?

銀時用指節敲著頭,看到和室小桌上的草莓牛奶"屍骨"稍微提醒昨晚的慘烈應屬真實,而門外的聲音更似是間接證明這點。
心裡開始明白要面對什麼的銀時非常不甘願地把門拉開一小道縫隙,緩緩流動的空氣、逐漸清晰的抱怨還有被清掃了大半的客廳讓腦中殘留的影像越來越鮮明。

「啊!阿銀,拜託你也為神樂、我還有大姊著想一下好嗎?」
綁著頭巾拿著掃把很哀怨地收拾殘局的新八停下動作,神色為難的他使用的句子卻相當簡潔。


昨晚,嚼著醋昆布的神樂乘著定春從庭院闖入,向志村姊弟哭訴阿銀害他的月九才看一半而已。
一問之下是銀時又帶著土方回萬事屋,
「美奶滋妖怪說他只是來借地方吃飯可是銀ちゃん好過份把電視關掉就把定春推出門了!」。


「新ちゃん,麻煩你明天"一大早"去一趟萬事屋,告訴自然捲不可以這麼晚還放小孩子在外面遊蕩。^_^#」
一邊遞給神樂安慰用仙貝,阿妙微笑著對新八這麼說,也很客氣地讓新八看清楚她臉上的青筋。

「姊姊我不能中午再去嗎?萬一...」
先不管阿銀,萬一土方先生還在的話,連他也會想砍我吧?!

「新ちゃん~^_^####」
「是Orz......」

阿妙笑容的甜美程度也和怒意成正比的。


原本抱持斷腕壯士的覺悟走進萬事屋的新八,沒在玄關看到除了銀時的靴子以外的鞋;戰戰兢兢地踏入客廳後被美乃滋和草莓牛奶布置的塗鴉震撼,更別提東倒西歪的家具都是一副劫後餘生的模樣,被打翻的食物殘渣散播的氣味明白顯示它已成為釀造萌菌的新樂園......等等什麼是萌菌?!為什麼好像名字看起來很萌系卻直覺上絕對不是這麼回事的名詞會滑進腦袋給我振作點志村新八!

看到萬事屋的慘狀,推測土方已經離去,新八放心一半,心想只要應付銀時一人的脾氣就好了。
不過看到銀時像是不願意相信柵門已開可以投奔自由的天竺鼠怯生生地只把門開一道縫看外界,看向自己的眼神盡是失望後,新八也喪失了原先打算長篇大論檢討自家老闆的心情。

「總之阿銀醒了的話...」
「不、我宿醉頭痛要繼續睡...」


『有俺在,你不會宿醉的。
  順帶一提,你體內的紅豆毒素俺都清除掉了,別再隨便增加俺的工作量,不然俺會要求增加餐量!』
冷不防被旁邊的一個聲音冷冷打斷,銀時看向身邊那個靠坐在棉被邊緣的小小身影。
雖然知道不可能,銀時覺得它剛剛在抽煙。

...不行不行!不可以一直想著那傢伙!


「什麼毒素什麼工作量?是說你為什麼還在啊?」
『俺是淨化神!說過了今天..啊不是昨天開始住你家!』
「怎麼可以隨便住到別人家!萬事屋可不是旅館、給我出去!」

在新八眼中,銀時很明顯在跟床邊的其他人 - 而且不是土方 - 爭吵。
雖然腦袋一瞬間跑過了針對種種跡象的推論(例如銀時帶回來的顯然不只是土方先生所以客廳的慘狀就是爆炸後的結果),還是先把剛剛才想起來的重要事情說一下。
「阿銀、冰箱的紅豆麵包已經通通發霉所以我全部丟掉了,下次要注意食用期限啊!」


聽見新八也突然提起紅豆,銀時想都不想抓起一旁的美奶滋瓶子,無視它的哀嚎拉開門問道,
「新八新八、你看得到我手上的東西嗎?」

『好痛!除了宿主以外看不到啦!』
「寄生蟲嗎你?寄宿的是我腦袋吧?拜託給你三百圓滾出去吧!」


很好,銀時要嘛還沒睡醒,不然肯定是捲入了麻煩事件。

對之前仙望鄉的事件心有餘悸的新八,心裡默默地慶幸自己的確看不到銀時手上的不管什麼東西,打算等等假借丟垃圾就迅速離開可能會成為鬼屋的萬事屋。
「我什麼都沒看到,阿銀還是先回去睡吧!睡醒了再跟土方先生道歉。」

「新八你根本預設了做錯事情的一定是我!」
被美奶滋...淨化神咬痛了虎口而鬆手的銀時非常不服氣,一邊設法把它抓回來一邊反駁。

「因為阿銀道歉的可能性比較大啊!土方先生自尊那麼高,肯定不會低頭的。」
何況交往中發生的爭執不管誰錯,要先道歉的是男方是眾所周知的隱藏規則了...雖然土方先生也是男人...唔...
覺得再想下去自己腹部安危會不保了的新八自己停止思考,將手邊的垃圾都清掃入袋,說著要提出去就走出玄關。

「什麼跟什麼!
  阿銀我也是有自尊的!這回一定要他先道歉!」
越想越不服氣的銀時對著新八的背影大吼,刷地一聲關上門,回頭捲了棉被準備睡回去。


『哼、果然是那傢伙的前宿主。
  那種脾氣其來有自嘛哼哼哼哼~』
趁機爬到和室小桌下的淨化神靠著桌腳坐下,摸了摸自己扁平的肚子,心想等銀時起來第一件事就是要他補充美乃滋。


☆      ★      ☆      ★      ☆      ★


『所以你的主要工作內容是?』
「將一定程度的幸運帶給宿主,像是做蛋拌飯時多送一個蛋黃之類的。」

『那種程度的幸運根本不必要吧?!』
轉頭反駁時,嘴裡的煙被肩上坐著的福神推開了點,土方頗不甘願地將煙滾至右邊咬住。

昨晚一手持刀,一手拎起草莓牛奶盒去詢問其他路過的隊員,結果是證實福神所言不虛:只有宿主看得見,摸得著,且重點是,「我以什麼形體出現,與宿主的心理組成有關」



『你別胡說!!!』
瞬時羞紅了臉,下意識抽刀劈過,卻被福神輕巧閃開,再一次、依舊如此,惱羞成怒的他對一個其他人看不到的草莓牛奶盒展開了追殺。



深夜鬧劇吸引好奇的總悟前來,鼻子甚靈的他判定,「土方先生出現幻覺與幻聽,故不適任真選組副長,在此予以解除職務」地送上一個超近距離砲轟。
時機和距離都掌握得過份精確,讓土方幾乎相信自己這次躲不開,至少不能全身而退,卻是腳下一落空,踏進了榻榻米年久失修的一處陷落,跌下的深度恰好避開直擊,將粉塵碎末留在後頭無辜的斷垣殘壁中。


在其他人嘖嘖稱奇聲,以及總悟「看來現在的土方先生不好殺,暫時休兵」的宣言中,土方也不得不略微接受了福神的說法。


『總之不要妨礙公務就好。』


雖然福神真的沒有重量,他的實體的確坐在自己左肩上,總讓還不習慣的自己抽動肩膀。
此舉早上被總悟發現,譏笑「土方先生終於開始覺得肩膀重了點嗎?」,他只得沈住氣沒有回話。


看著福神趴在肩上無精打采,土方努力不讓心頭的一絲愧疚擴大,
『你不會被風吹掉吧?我可不會回頭去撿哪!要掩飾看不到你還真麻煩。』

「等宿主習慣了應該就看不到了。」


『神明都是這樣隨便亂跑的嗎?』
土方想起昨天晚上他說的是"這陣子打攪了",顯然之前在其他地方。


「一般來說是違反規定的......」
福神臉色黯淡下來,
「不管那傢伙了!你何時才要幫我補充草莓牛奶?」


『等下經過超商再說!』
小傢伙從昨晚起就吵肚子餓,只是已經太晚,要山崎特別出去買又覺得解釋起來很麻煩,所以拖延到隔日的例行巡邏時間。


「哪、這家沒有賣我喜歡的明○牌,去下一間吧!」

叨唸著『神祇還挑什麼嘴?』還是看在是自己把它餓到有氣無力的狀態,在下一間超商拿著指定牌結帳 - 剛好買一送一。


『這是公器私用吧?』
為避免被人目擊跟草莓牛奶自言自語,土方提著購物袋進入附近小巷。


「嘿嘿~快喝快喝~」
明顯興奮到發抖的福神雙眼放光,催促著土方。


『等等、是我要喝下這玩意兒?』
至此稍微弄懂用意的土方,火氣明顯上來了。
被催來購買這麼違反本性的物品本來就已經很過份,在發火界線上的土方手裡緊緊捏著其中一盒,
『我不能把你打開然後倒進去嗎?或放著你自己喝?那張能吃柏餅的嘴巴明明不是裝飾用的吧!』


「不不不不行!一打開我的魂就會飛走了!絕對不行!」
牛奶盒猛烈地搖著頭,
「只能由宿主攝取養分,我才能吸收。」


雖然說本來就是寄宿,這回感覺可真的像是寄生蟲了。


「拜託啦~肚子餓我根本無法上工啊~~」
福神軟趴趴地抓在土方肩頭撒嬌,
「把我設定成這樣的你該要負責的嘛~~~」


守護神的型態決定了能量來源而且更改不能 - 在得知是心理組成相關後,土方已經試驗多次,失敗。



反正不過是糖份!
這麼想著地拉開盒口,土方皺眉啜下幾口再一鼓作氣全部喝下。


「啊啊別喝那麼快、要細細品嚐美味啊!」


『囉唆!咳、』
被冰鎮得有點難受,土方讓餘下幾滴回歸大地隨即把盒子壓扁。
牙齒發酸的感覺讓土方只想速戰速決回屯所刷牙之類的,到底這麼難喝的飲料是怎麼會誕生的?!
『這罐也要喝掉吧?買一送一還真討厭!』


要一口氣灌下將近一公升自己討厭的飲料絕非易事,不過這點小事做不到的話就不是讓攘夷志士聞風喪膽的鬼之副長了。
如臨大敵的土方倚靠牆邊略做休息和等待味覺回復正常,而狀似"吃飽了"的福神則果然起了變化。


「啊呼~~~~呼呼呼~~」
彷彿進入無重力狀態,福神彷彿是幸福到,實際飄了起來。
而且,明明是粉紅色外表卻還是看得出臉上有著幸福的紅暈。


『喂喂、別這麼誇張!』
土方已經不知道該吐什麼嘈了。
那種至福滿足的模樣一瞬讓他聯想到那個也很喜歡喝草莓牛奶的傢伙,喝完也是這種可愛的表情...不!不對不對、這根本是毒品等級了 - 土方緊急修正思考方向,他絕對不會承認那叫做"可愛"。


「咩呼~~你也應該感受得到啊?
 我們的心情會直接影響到宿主喔~」
自由自在地漂浮著,福神儼然把空氣當成水池般地於其中翻轉。



『那種麻煩的影響就不用了!』
一聽說會受到影響,土方內心的矛盾立刻減輕許多。



原來是這麼回事。
所以剛剛會突然覺得漂浮的福神很"可愛"、或者那個自然捲突然沒那麼可恨都是被影響的。
至少自己腦袋還很清醒。


土方拿起剛剛放置在一旁的煙,伸手拉住把自己當成雲朵或浮游生物的福神回自己肩膀上。

『給我乖乖坐好!我還要巡邏。
 真是的、之後三天內不准再跟我提起這東西! 』


「是~~呼呼~~」

 

 

 


小劇場(?)

『可惡、好難喝!
   下次我要加美乃滋進去!!


「不不不不不要啊啊啊~~~
   我又不像是那傢伙可以過濾食物千萬不要加入其他雜質啊!*聲淚俱下」

    全站熱搜

    草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